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次日清晨,天还没大亮,徐楠就被楼道里的吵闹声给弄醒了。

    很多人奔走相告,楼上楼下的骂娘声不绝于耳。

    “怎么了?”昨晚孤高的那位问道。

    其余人还没缓过劲儿来,就有人来砰砰砰的敲门,徐楠离得最近,就去开了个门。

    门口站着个大裤衩胖子,是徐楠的同学。

    “消息出来了,今天上头透风头要成立新部门,国内首次什么测试程序就要开始了。”

    “就今天,咱们学院是下午!”

    “你们看群里的通知,辅导员和院里的老师都已经反复确认了。地点是小剧院!”

    胖子报完消息,又气喘吁吁地跑下一家寝室去通报了。

    众人一脸懵逼。

    好半天,才有人打开手机,看了半天,吐出一缕凉气:

    “变天了。”

    ……

    的确是变天了。

    之前网上吵吵闹闹的超能力者说,本来已经引发了公众们的好奇心和种种热潮。

    世界各国不知道是提前打过招呼还是约好的,大家几乎是同时默不作声地默认了普罗世界的存在,以及认可了职业者的诞生。

    具体时间大约是早上六点左右。

    有人在刷微博的时候,发现了千芒社的官网,顺手点了进去,顿时发现了新世界!

    千芒社的官网是独立开来的,目前主页面还挺简陋的,只有一些简单的文字说明,以及对普罗世界的简单介绍。

    按照小道消息,上面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对普罗世界紧急事项应对小组】,里面大部分人都是千芒社的高层。

    晚上七点新闻联播会正式宣布相关事项,之后可能会有与之匹配的新闻发布会。

    徐楠看了一眼,其实网上真正有用的信息只有千芒社的官网,官方对此还并未正式发声;但既然千芒社的官网出现了,证明离正式发声的时间也不远了。

    外媒消息,米国、鹰国等国家也推出了专门负责管理职业者的机构,只不过,西方国家政府机构也罕见地低调,官方发言人哪怕被新闻媒体围追堵截,暂时也三缄其口,任凭舆论在网上发酵。

    倒是民间有人在瞎爆料,甭管真的假的,总能吸引一批吃瓜群众围观。

    徐楠研究了一下,发现最瞩目的,还是全国首次职业者注册程序的启动。

    没办法,大家再喜欢吃瓜,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利益。

    职业者这个称呼在网上已经传开了,新的世界即将降临,谁不憧憬着拥有超凡脱俗的力量?

    按照官网上的说法,全国首次职业者注册程序将以撒网式进行,从一线大城市开启,进而辐射周边地区,争取做到网罗所有已觉醒的职业者。

    当然,那些未觉醒、但拥有职业者潜质的人,也在这次注册范围之内。很多人摩拳擦掌,既兴奋又紧张地等待着测试的来临。

    比如徐楠所在的商大,就接到了通知,每个学院必须要保证全员都在,以学院为单位,分时段在小剧院进行职业者注册程序。

    徐楠的学院是下午四点入场。

    中学、小学也是类似。幼儿园……暂时还没有进入千芒社的测试视野。

    毕竟这次注册对象的适龄范围是7岁以上。

    “说到底,还是没改名啊,我就说,龙组什么的,肯定只是大佬的一时恶趣味嘛!”

    徐楠的关注点异于常人。他看了一会儿,觉得没劲,就关上手机,云淡风轻,准备继续睡觉。

    可惜寝室里的其他人却不如他所愿,三人都不是职业者,大家都在班级群和学院群里很热情地讨论网上的这些消息。

    “真的有一个奇幻世界和地球融合?我怕不是在做梦?”这是后知后觉者。

    “为什么都是这么西方的名字?法师?盗贼?牧师?为什么没有剑仙?!好气啊!我不服。”这是杠精了。

    “大家说说,最想觉醒成什么职业?官网上目前的职业已经有二十多种了……”毫无疑问这是娴熟的节奏党。

    这个问题一冒出来,众人的议论就开始无限刷屏。

    寝室长跳下来,照着镜子看了半天,问其他人:“你们说我这魁梧的身材,高考720的智商,混个术士不过分吧?”

    上铺的兄弟盯着手机瞅了半天,才闷闷道:“翔哥,按照官网的说法,术士的话,对魅力的要求有点高……”

    寝室陷入了迷之沉默。

    翔哥捋了捋堪忧的发际线,怒道:“你在质疑我的人格魅力吗?”

    “徐楠你怎么看?”

    徐楠想了想,委婉一点:

    “我觉得,法师看着更厉害一点。”

    翔哥欣然接下了这个台阶:“我也觉得法师好,适合我的学霸气质。”

    “你们可有异议?”

    另外两位自然是一通马屁,并无异议。

    三人兴高采烈地讨论了一波,到了后来,大家都分配好了职业,一法师一射手一坦克,刚好可以组团打个3V3啥的。

    在那一瞬间,徐楠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这三个家伙搞不好真的以为自己拥有职业者的潜质了。

    可惜,职业者的潜质在普罗世界都是百里挑一的,地球刚刚融合了普罗世界的部分力量法则,这个比例说不定还得调低些!

    徐楠他们是一个例外。吕军毅的医院是一个BUG,至今他们还在和温馨扯皮呢,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捞回来一点好处。

    到了下午,大家摩拳擦掌在小剧院里排队。

    经过一早上的舆论,大家心头都有点发凉。

    商大七八个学院至少上万人经过了测试,觉醒的职业者不超过六十个,拥有潜质的人倒是相对高一些,大约有两三千人“有可能”引导成为职业者。

    可惜的是,从张璎珞那边徐楠已经知道,千芒社目前还没有掌握这方面的确切办法,只能给出一些粗浅的引导技巧。

    到了徐楠所在的会计学院,因为女生很多,大家讨论起来也相对矜持一些——

    “哎呀,我肯定不行的呀……”这位眼睛扑闪扑闪的姑娘你既然觉得自己不行为啥拳头攥那么紧?

    “雅雅你这么漂亮,肯定能有潜质成为术士什么的……你看看宣传手册上写的,术士貌似就是负责貌美如花的……”塑料姐妹情无疑了,表面上是恭维,实则话里话外都在暗示你就是个花瓶别想太多了。

    “小钱你别怕呀,你学习那么好,混个法师不是轻轻松松。”说这话的姑娘,赫然是入学考试分数最高的那位。

    呵。女人。

    男生们就直白许多,大家都表明了自己对成为某种职业的愿望,还有想法比较独特的,表示想要成为一名巫妖!

    你问他为什么?人家是呜喵王的死忠粉啊!

    徐楠冷眼旁观,在一群女生中发现了一个明显不太合群的姑娘。

    那姑娘的长相也不错,装扮简约朴素浑身上下就黑白二色,散发着性-冷淡的气息,就差没在脸上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字了。

    她一个人抱手靠在墙角,也没人搭理她。

    “那姑娘谁啊?”徐楠轻声问道。

    常年不住校,他对学院里的消息有点迟钝。

    孤高那位看了一眼,低声说:“大二的一学姐,以前听说挺活泼开朗的,后来听说为男朋友打了孩子,休学了一年,留到我们班了。”

    “我见着她的时候,就是这自闭模样,谁也不理,估计是心理受伤的厉害。”

    徐楠有点气愤:“那她男朋友呢?”

    “死了。”孤高解释说:“官方解释是,他男朋友抑郁症服药自杀了;私底下流传着一个比较恐怖的版本,说是这学姐做完人流手术二话不说就拎着板砖找他算账去了,俩人在小白杨广场那边吵了一下午,她男朋友被她打的头破血流,后来回宿舍就服药自杀了。”

    “上一届的人都说,是她杀了她男朋友来着……总之,她这一身黑寡妇气质,大家也不太敢靠近就是了。”

    寝室长忽然冒出来,厉声呵斥:“造谣不要成本的吗?你见过人做完人流手术还能拎板砖拍人的?”

    下一秒,他的声音忽然压低了一点:“我听说的版本是,她当时拎着的是棒球棍来着……”

    “反正就是给她男朋友锤的头破血流,估计他男朋友回寝室想了半天,觉得自己打不过一个女人也太憋屈了,于是就……”

    “怎么?徐楠你看上人家了?后宫团恭喜再添一员?”

    徐楠忍不住翻白眼,这些人说故事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明明很夸张,却说的跟在现场见过似的。

    等待的时候,大部分的女生都已经排队进小剧场的入口了,很快一些人陆续出来,脸色都不好看!

    有消息传出来。

    徐楠学院的职业者一个都没有,有潜质的人倒是挺多的——但这年头,大家都不看什么潜力股了,看得都是实实在在的实力。

    隔壁女生同样众多的外语学院开启嘲讽模式了,毕竟两个学院最近在各种活动都是竞争关系,大家表面上姐妹学院其乐融融,暗地里实则撕逼无数。

    后面那些女生进去的时候,都背负着众人殷切的目光。

    毕竟外院人口不过八百,已经爆料出来的职业者足有七个了。

    大家眼巴巴地期盼着本院能出几个职业者,压一压外院女生的妖气!至于男生,呵呵,会计学院就这么几个男生,一般时候都当牲口使,这种时候,压根就没人指望他们好吧!

    可惜事与愿违。

    伴随着女生队列的不断缩短,迟迟没有第一个职业者的爆料。

    过了很久,才有探子在学院群里来报:

    “报!”

    “姜苑迟成为我院第一个注册职业者!还是很强力的施法者!”

    大家都愣了一下,觉得姜苑迟这个名字有点陌生。

    半晌,还是孤高反应的快:“是那个传闻克夫克子的性-冷淡学姐!”

    刚巧那位学姐从门里出来,看了孤高一眼。

    众人一脸尴尬。

    姜学姐面无表情地打了个响指,一朵烟花忽然在小剧院上空升起,然后砰然绽放!

    好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老娘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孩子休学一年你管我干嘛去了造谣的死一户口本!!!】

    粉红色的烟花在魔法伎俩的加持下,在小剧院上空,足足绽放了一个小时,引来无数人围观。

    众人真的意识到——

    魔法时代,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