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姜苑迟火了!

    作为第一个在小剧院公开使用魔法伎俩的施法者,再加上姜苑迟自身的争议性,整个商大都在讨论这件事。

    学院里学姐们的期望倒是达到了,毕竟姜苑迟这一手,几乎是一个人就压住了外院那些职业者的妖气。

    但她们都挺尴尬的。

    大部分的人,可能没有造谣,但都有传谣。否则关于她休学一年到底是因为什么的故事也不会流传出这么多版本了。

    而她那句横幅式的魔法伎俩,不仅宣告了新时代的到来,还狠狠地给了那些造谣传谣的人一巴掌。

    徐楠寝室里的孤高同志还有寝室长同志,都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关键是一般人打完脸就走了,这位姜学姐还蛮有个性的,作为会计学院第一个职业者,她干脆就坐在小剧院门口的小台阶上不走了!

    不走了!

    她就这么盯着排队的大军,很多女生被她看得毛骨悚然,有个女生被她的恐怖眼神看得当场急哭了,现场出现了轻微的混乱。

    有个微胖的女生有些气愤填膺地过去,指责姜苑迟:“你干嘛这么盯着小薇看,她又没背地里说你坏话!”

    姜苑迟双手环抱坐在台阶上,两眼无神冷漠无比地看着凡人们。

    她的反应明显有点迟钝,过了一会儿,眼神才聚焦在眼前的胖女孩身上。

    “你在说我?”这是徐楠第一次听到姜苑迟开口,声音糯糯的,很好听,一点也不像能打出“老娘……”这句话的霸气女孩。

    胖女孩儿皱眉道:“当然是你,她都被吓哭了,你以为会点魔法就能乱来了吗?这里是学校……”

    姜苑迟挥挥手:“我没看她。”

    胖女孩有些气愤了。

    姜苑迟揉了揉眼睛:“隐形眼镜掉了。”

    “我近视八百度。”

    众人:“……”

    胖女孩悻悻地走开了。

    徐楠有些惊奇地发现,这位学姐貌似也不是那种南极冰山啊,只不过有点迟钝而已。

    “到我们了!徐楠快跟上!泡妞一会儿再说!”

    寝室长招呼徐楠进去了。

    ……

    小剧院里有很多小房间,外面有武警部队帮忙维持秩序,但里面的人,貌似都是千芒社的工作人员。

    有些人其实不是职业者,但也能在注册程序上帮上忙。

    十几个小房间里,时不时传来惊呼声,也有叹气声,后者占了大多数。

    当然也有这样的——

    “放开我!放开我!再测一遍,老子高考740分,德智体美劳全优,怎么可能连个法师都混不上!”

    “哈哈哈!我是远程专精的战士哎!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标枪没白练啊,你们这些凡人吃我一矛!”

    闹事的无一例外吃了个闷棍被抬走了。

    众人看着千芒社那个专门负责敲闷棍、在小剧院里跑来破去的鸭舌帽青年,一阵毛骨悚然。

    他只是嘿嘿一笑,手里的短木棍被他玩出了花儿,不怀好意地看着众人。

    就差来一句“兄弟,闷棍了解一下?”了。

    徐楠猜测,这家伙的职业多半是盗贼,或者游荡者的其他分支,这闷棍技术硬是了得,轻重把握的极为到位,绝对能晕人,而且不伤人。

    比秦乐乐那只会偷内裤的咸鱼盗贼强多了!

    男生们被分配在了一个小房间,有了闷棍哥的震慑,有闹事想法的人也少了很多。

    会计学院的诸位不负众望,男生之中除了徐楠之外,只出了一个职业者。

    此君顿时被喻为会计学院的独苗。他的职业是狂战士。

    小房间里。

    众人盯着那位身材高挑、衣品不错、五分钟前还在对化妆镜修眉的同学看了足足五分钟,看得后者脸上的粉都抖了三抖,声音发颤地像娇-喘:“你们干嘛!”

    “阿威真的是狂战士吗?”寝室长小声抱怨道:“咱们这一届是不是最差的一届?唯一的独苗是个娘娘腔?”

    阿威听了,怒目而视,风情万种。

    大家有点吃不消,扒着窗户吐了一会儿,有人才诧异道:“对了,徐楠还没出来呢!”

    徐楠在测试房留了很久。

    一般来说,如果是职业者,会直接进入注册程序,每个职业者都能拿到一本专属的注册证书,网上已经流传起来了,俗称“小黄书”。

    潜力者就差了点,只能拿到一本黄色的资质证明书,封面是黑色的,大家称之为“小黑本”。

    徐楠不一样,他提前进入了千芒社,而根据千芒社目前的意思,他们这一批人,是准备隐藏对公众的身份的。

    事实上,大部分千芒社的正式成员都做了必要的伪装,徐楠琢磨着这也算是衙门对千芒社正式成员的一种保护了。

    毕竟新时代来了,怎么小心都不过分的。

    徐楠在小房间里多呆了一会儿,主要还是和负责测试的人扯皮。

    “这玩意儿真能测试一个人的职业?”徐楠好奇地看着那一片片闪烁发光的树叶。

    “这是普罗世界的世界树分支的叶子,可以直接鉴定出每个人的职业。你别看我,反正你晚上去训练营也要测试的,别浪费组织的资源。”

    吴三炮懒洋洋地问:“晚上的训练营准备好没有?有没有信心,给那些看不起咱们的职业一巴掌?”

    徐楠老实交代:“没有。”废话,他都做好了划水准备了,最多只能浪一下,不好打人脸的。

    吴三炮恨铁不成钢地给徐楠做思想工作。

    两人扯了半天,吴三炮才开正题:“门口那个小姑娘,是你们学院的吧?”

    他指的自然是姜苑迟。

    “是。”徐楠说。

    “让她把烟花撤了,这样太离谱了,小剧院外面听说里三层外三层都被人潮围堵住了,不利于我们工作。”

    吴三炮说。

    “我不行吧,我又不认识她。”徐楠有点虚,毕竟刚刚自家寝室的人说姜学姐的谣言来着。

    “你是术士,职业技能干嘛用的?说服她。”吴三炮言简意赅地说。

    徐楠还是犹豫:“我的口才很一般的,不一定能说服她。”

    “那就睡服她。”

    吴三炮盖棺定论。

    做姜苑迟思想工作的秘密任务,就这么落到了徐楠头上。

    ……

    徐楠离开了测试房,和众人汇合之后,暂时隐瞒了职业者的消息。

    众人一阵扼腕叹息。但究竟有几个人是真心实意地为徐楠感到惋惜就说不好了。

    短短一天时间,新时代的到来不仅振奋人心,也在众人之间隐隐划出一条看不见的沟壑来。

    职业者们高高在上,隐约已经被网上的人追捧成了明日的主宰者。

    潜力者们不甘落后,他们也组成了自己的圈子,讨论着怎么把自己的潜力发挥出来。

    更多的是落寞的凡人们,新时代的热闹即将来临,但这一切都别人的,和他们无关。

    生老病死、柴米油盐,仿佛这一切才是他们的最终归宿。生活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网上的热议,职业者们的狂欢,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了。

    很多朋友之间都出现了些许隔阂。

    整个学校都泛着一种浮躁的气氛,似乎只要成为职业者,好像就什么都有了似的。

    徐楠好不容易找借口推脱掉男生们寝室的聚餐,绕了个小路,跑到小剧院前头。

    会计学院的人都已经走完了,姜苑迟学姐还双手环抱,很冷酷地坐在那里。

    魔法伎俩化成的烟花,仍然闪烁不定,来往之人,无不议论纷纷。

    姜苑迟冷着脸,宛如冰雕一般肃穆。

    徐楠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学姐你好,我是今年的新生我叫徐楠……”

    嗖。

    姜苑迟一把抓住了徐楠的手腕,徐楠一惊:“姜学姐?”

    “别说话,自然些,带我走。”姜苑迟语速很快,声音很低,但徐楠还是听清楚了。

    下一秒,清亮的触感传来,姜苑迟握住了徐楠的右手。

    在众人的侧目下,徐楠硬着头皮牵着姜苑迟的手离开了小剧院,来到人烟稀少之处,徐楠不禁忐忑问道:

    “姜学姐有什么事情么?”

    姜苑迟斜眼看着他:“为什么这么问?”

    徐楠想了想:“你刚刚坐在小剧院门口不走,是想给那些造谣的人一点教训吧?不过这么做虽然解气,但很伤人缘吧。话说为什么现在肯走了呢?”

    姜苑迟纳闷道:“你内心戏很多啊。”

    “我都说了我近视八百度,斜着眼睛才勉强看清你的脸,根本看不清路。”

    “我就想找个人扶我走,你是第一个凑上来的。”

    徐楠沉默。

    “那我带你去配一副眼镜吧!”徐楠还是很善良的。

    “不用了。”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副眼镜就戴上了:“我有。”

    徐楠诧异:“那之前为什么不戴?”

    姜苑迟回了一句:“人多的地方不戴眼镜。丑。”

    徐楠再次沉默。

    “谢谢你帮忙解围,不然我估计要等到人都走光,才能戴眼镜离开小剧院。”

    姜苑迟戴上眼镜之后,眼睛明显有神,整个人都活过来似的。

    “对了,刚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鱼腩?”

    徐楠彻底沉默。

    “我姓徐!”他强调。

    “哦,徐鱼腩……还挺拗口的啊这名儿。”姜苑迟若有所思。

    “加个微信吧鱼楠学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