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二天一大早,绝倾颜从雪园里出来的时候,黎王府里已经肉眼可见之下少了好多人,就连她还没见几面的玉画和玉灵也都不见了,唯有玉琴还老老实实的待在她身边。

    “小姐,您不奇怪吗?”

    绝倾颜没开口,倒是玉琴耐不住性子先问了出来。绝倾颜接过递来的手帕,擦拭干净手臂,笑着说道。

    “奇怪什么,你家王爷干什么我又不是不知道,只是未经我允许带走我的侍女这点,等他回来我需要找他好好聊聊,你要是用,就拿走,我不要一仆二主的人。”

    玉琴的脸色渐渐变白,小姐是知道什么了吗?还是在警醒自己,虽然当初对于自己被选给绝倾颜做侍女是有些埋怨,但接触下来发现,小姐并没有那些官门家的闺秀那样不讲理,相反,平常给够她们自由,也从不过问她们去干了什么,玉灵和玉画都有自己的一技之长,自己却…

    “你不用想太多,等黎王回来了,你就去告诉他,我的侍女只要玉琴你,那两个他自己解决吧。”

    绝倾颜上辈子的生活环境就注定了她接受不了不忠心的人在她手底下做事,总觉得下一秒会被人卖出去。心理阴影比较深,不好改。

    “可是,小姐,玉画她们…”

    “再说下去,小玉琴,你可就要跟她们一样了。”

    玉琴只好悻悻住嘴,她和玉画,玉灵都是王府的家生子,从小一起长大,玉灵会武,玉画会医,自己学的只是如何照顾好别人,唯一拿的出手的,也只有女工了。

    “玉琴,跟我去书房转转。”

    绝倾颜觉得,再放任玉琴想下去,就能脑补出一幅别人如何如何强,自己如何如何弱的狗血大剧了,怎么这脑洞比她一个前现代人还大呢?

    “来了。”

    绝倾颜没有对玉琴说实话的是,玉画和玉灵被借走是她主动提出来的,玉画会医,便让她跟着大哥去杞县,玉灵会武,便跟着易霈佑也好有个照应。自己在王府里又不出去,又有护卫守着,让玉画和玉灵跟着她,平白埋没了人才,玉琴性子沉稳,只是爱胡思乱想,正好留在这里陪陪她。昨晚也问了楚彦黎,书房里书随她自己挑选,有什么找不到的只管去问福叔。

    “小姐来了,王爷跟小老儿说了,您要是有哪里不清楚的,让玉琴来找我就行,不用拘谨的。”

    书房门口,福叔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只是看那表情并没有什么不厌烦。

    “我知道的,福叔,麻烦你了。”

    绝倾颜今天穿的是一件粉色对襟小褂,配雪白色纱裙,走来还带着阵阵香风。

    福叔满眼都是欣慰的笑意,别人不知道,他最清楚,王爷也算是他从小看到大的,老王爷在世时,王爷看着还是挺活泼的,每日与易家公子吵吵闹闹,还有些孩子气,自从老王爷走后,王爷的脾气就变了,变得不再爱说话,每日闷在书房里,太妃娘娘本就因为老王爷的过世有些心悸,再加上王爷突然间被放到永州,直接病倒在床,没过多久也就随老王爷去了,如今这府里,唯一能说得上是王爷长辈的,也就自己和太妃的贴身嬷嬷吴嬷嬷了。

    王爷不爱与人打交道,尤其是女孩子,都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虽说是挺招女孩子喜欢的,但不喜欢女孩子这,让他们也是愁的不行。只是自从这绝小姐来了之后,不说其他的,单就能抱着人家出来就不一样,更别提大半夜的待在人家姑娘房里守着了。(福叔福叔,明明还有其他人在的好吗?)(不知道,没看见。)

    “福叔?福叔?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绝倾颜摸摸自己的脸有些疑惑,玉琴也没有说啊?怎么福叔一直在盯着自己,还有种特别欣慰的感觉。

    “恩?恩!没事没事,快进去吧,有事让玉琴去叫我就行,我那边还有事,先去忙了。”

    看着福叔落荒而逃的背影,绝倾颜又看了一眼玉琴,这才转身迈步进去。前几次进书房都是在夜里,灯火照不全,也看不太清楚,白天倒是跟夜里不太一样。入眼的就是楚彦黎那个红木的大方桌,上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折子和书,挡风后面是楚彦黎的书架,第一次进来的绝倾颜就被那触目望不到头的书惊住了,她料想到楚彦黎的书会有很多,可也没想过是这么多。随手拿起一本人文地理,直接是坐在地上看了起来。

    玉琴不能进入书房,便在书房外守着,本以为绝倾颜一会儿就会出来,谁知道这一守就是一天,午饭时因为绝倾颜没有吩咐,也不敢轻易敲门打扰。

    傍晚时,楚彦黎和绝牧逸从杞县赶回来,楚彦黎想着先把今天的事记下来,也就没有先回房间,直奔书房。书房门口,玉琴不知道多少次想敲门又把手放下,如若不是不能进,她又怎会如此焦急,小姐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甚至连一点动静都没有,想到此,准备冒着被罚的危险也要敲门的玉琴终于看见楚彦黎走了过来。

    “王爷,小姐从辰时进去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午膳和晚膳都没有用呢。”

    “恩,我进去看看。”

    楚彦黎以为,昨日绝倾颜那样说,会把书带回到雪园看,谁知竟然窝在书房没有动。兴许是推门而入的声音惊到了绝倾颜,绝倾颜终是把头抬了起来,有些酸涩的双眼看不清是谁,凭感觉,能不敲门进来的估计也只有楚彦黎了。

    “黎王?”

    一天滴水未进,绝倾颜的声音透着些许沙哑,再加上大病初俞,脸色还透着白,怎么看都像是下一秒就会晕倒的样子。

    楚彦黎大步走过去,伸手将绝倾颜从地上拉起来,由于坐的时间太长,站起来的那一刹,腿一麻,竟直直向前栽去。惊呼声还没出口,就被某人抱了个满怀,绝倾颜的脸,唰的,红到了耳朵根。

    ------题外话------

    嘿嘿嘿嘿嘿,昨日断更,出去买去厦门的东西了,不好意思啊,小可爱们,可爱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