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路上螟都拿着手机看舌尖上的中国,上次来看了不到一集他就喜欢上了,各种各样的美食,各种各样的烹饪方式让他大开眼界。

    他并非只看美食,而是在学习东西,比如认识葱姜蒜,各种调料,像细盐一样雪白的糖……

    沈欣坐在旁边给螟解释,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脸上。螟认真的样子很好看,特别是侧脸。

    汽车颠簸了一下,螟鬓角的一绺头发散了下来。沈欣不由自主伸出手去,给他把头发拢到耳后。

    坐在副驾驶的常香想让张小亮找个地方买点吃的,她们本想到了沈欣家再吃,可螟一直放舌尖上的中国,她越听越饿。

    可她一扭头,正看见沈欣给螟拢头发,顿时感觉被喂了一把狗粮,饥饿感大减……

    不到八点,车开到山脚下,张小亮的电话响了起来。

    张小亮接通电话,嗯嗯两声,说了声我到了,然后挂断。

    前方一个大院子里停了四辆车,第一辆车里司机没在,只有黄冬雨和李瑶两人。

    “你个老污婆,就不能正经点,刚才林政还在你就胡说。”黄冬雨点了点李瑶的脑袋。

    李瑶撇撇嘴,说道:“那是个老司机!”

    “什么老司机?”

    “他一听就懂,不是老司机是什么?”

    黄冬雨还要再说,李瑶突然指着前面:“二货到了!”

    一辆七人座开进院子,刚停下一只二哈就跳了下来。

    “还真是二货!”黄冬雨一愣。

    李瑶哈哈一笑,刚要推车门,一眼看到了螟。

    “小明,他回来了……黄美女,你太不够意思了,知道他回来都不告诉我!”李瑶轻轻推了黄冬雨一把。

    “我也不知道啊!”黄冬雨疑惑地摇了摇头,然后板起脸说:“黄朗这家伙,我说他怎么变卦了,非要跟着来,原来如此!”

    李瑶一把推开车门,不满地嘀咕:“这小子,又跟那俩二货凑一块了,都不知道给我来个电话?”

    常香一下车,顿时冻的一哆嗦。虽然距离新县才一百多公里,但这是山区,温度要低好几度。偏偏她穿的少,肚子又饿,感觉冷的不行。

    “嘿嘿,冷不?”李瑶走了过来,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

    “你管得着吗?”她跟这讨厌的胖子死不对付。

    “管不着,反正谁冷谁知道。”李瑶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得意地从常香身边走过。

    常香重重哼了一声,拉开后车门又钻了回去,她记得车里有衣服,是二子的。

    翻了两下,她看到包裹野山参的小布包,突然想起螟说要分给李瑶一半。

    “死胖子,有你求我的时候!”常香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外面,李瑶正在质问螟:“你回来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螟抿着嘴唇,想了想,说道:“你,离的远!”他这次来要进山跟山娃爸爸学习种植,所以除了联系沈欣,只给张小亮发了短信,因为他觉得张小亮就在新县,离的近。

    李瑶盯着螟的脸,感觉他抿嘴唇的样子好可爱,不由自主伸出手揉了揉螟的头发,说道:“什么离得远,以后来了一定要给我发消息,知道吗?”

    螟有些不太习惯李瑶的动作,向后退了一步。

    李瑶有些遗憾地收回手,她本来还想捏一捏螟的脸呢。

    “李瑶……”螟本来想告诉她,常香那里有她一半人参。可他刚开口,张小亮从车前面绕过来,伸手拍了一下李瑶肩膀,说道:“你怎么都胖成熊样了!”

    “哈哈哈哈……”常香刚找完衣服,听到这句话笑得蹲在了地上。

    沈欣抿了一下嘴,又赶忙忍住。

    李瑶被这句话顶得好悬喷血,当时就急眼了,大声道:“你眼瘸啊,我是穿的厚,哪胖了,你……”

    这个时候,黄冬雨,黄朗,还有大姐黄蕊走了过来。李瑶立刻闭嘴,她有些怕闺蜜这个大姐,虽然黄蕊很温和,但她就是感觉有压力,都不敢与之同坐一辆车。

    张小亮,常香都安静下来,黄蕊仿佛自带气场,往那一站就是焦点。

    “大姐,你怎么来了?”张小亮笑呵呵凑了过去,小一辈里就他不怕黄蕊。

    “我调到岩市工作!”黄蕊笑着对张小亮点头。

    “大姐,这是常香,我哥们!这是小明,我兄弟。这是沈欣……”张小亮给黄蕊介绍。

    李瑶心里吐槽:“不要脸,小明和沈欣用得着你介绍吗?”

    黄蕊的视线一直在螟那里,上上下下打量,低声问黄朗:“这就是那孩子?”

    “嗯!”黄朗点头。

    “长得真不错!”黄蕊说道。

    黄朗十分无语,女人的关注点都是颜值吗?连大姐都这样,难道你不知道老爷子看重的是啥?

    黄冬雨则想起了李瑶在车上说的条件,赶忙扭过头去,怕笑出来。

    螟也在看黄蕊,他可感觉不到什么压力,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笑起来特别温和,也特别好看。

    随后大家彼此打了招呼,准备进山,黄冬雨带的驴友们也聚集过来。

    这里是山脚下的村子,再往前就没路了,大约要走将近五公里的山路才能到山村小学。

    一群人徒步往前走,张小亮拉着黄朗退到最后。

    “干嘛?”黄朗问道。

    张小亮压低了声音,在黄朗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阵。

    黄朗越听越惊讶,最后问道:“真的?你不是忽悠吧?”

    “不信回头你去问问二子,哥们昨晚一挑三,征战一整夜。早晨起来还在凯丽家园跑了十圈呢……”张小亮洋洋得意地说。

    “真有这么厉害的药,还一点副作用没有?”黄朗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看我现在的样子,像是有副作用的吗?你也不想想,小明拿出来的东西,哪有次的。翡翠都是玻璃种的。”

    黄朗点点头,这次冒险过来,就是奔着那些翡翠来的。当然,这次他不能买了,因为小明拿出来的都是翡翠根本不用开,当然不能赌。他就是想看看,这些碎料损坏的严不严重,如果翡翠上没有裂纹,做些饰品,价格一样超高,这可是帝王绿。要是能做出一串珠子,恐怕比他那个镯子价格都高。

    他喜欢翡翠,非常希望把这些碎料变成精美翡翠饰品。

    “又是翡翠,又是药剂,他这次带的东西可不少。”黄朗说。

    “这算啥,还有一株野山参呢,晒干了都有将近两百克。二子媳妇的爷爷是老中医,说这棵参起码两百年往上。”

    “我去~”黄朗一声惊呼,别看野山参的拍卖价格不像翡翠那样动辄几千万上亿,但这玩意比翡翠更少。

    黄朗声音太大,前面一群人回过头来看他们。

    “没事,没事!”张小亮赶忙摆了摆手。

    继续往前走,黄朗压低了声音,问道:“这棵野山参呢?”

    “小明送给常香了!”

    “给常香了啊……小亮,回头你跟常香说说,问她愿意把参卖给我不?”黄朗问。

    张小亮摇头:“你就别想了,小明送的东西,常香可能卖吗?”

    黄朗叹了口气,有些遗憾。接着又说:“小明每次离开都去哪里?会不会是山里的某个地方?”

    张小亮赶忙提醒:“你可别有这个心思,小明不说,肯定不想告诉咱们……”

    黄朗打断张小亮:“我知道,就是跟你说说,你就不好奇!”

    “有什么可好奇的。说正事,你回头问问程哥,他的病治得怎么样了。要是不行,就给他试试这个药剂!“张小亮说。

    “好!”黄朗点点头,笑呵呵地说:“不过回去之后我先试试,看看是不是真的一挑三?”

    “朗哥,不是我打击你,我觉得你够呛。就算有药剂也得看人的底子……”

    “滚蛋,你他么的底子还不如我呢!”

    走了半个小时,山路越发难行,坑坑洼洼的土道非常难走,有的地方斜坡陡峭,还有的地方挨着悬崖,非常危险。

    驴友们一边走一边说笑,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原始地貌。此时已是冬季,山中却并不萧索,远处看白茫茫的,都是雾凇,树枝上挂着白霜,很漂亮。

    李瑶则小心翼翼,一边走,一边发牢骚:“这么难走,怎么就不修条道。不是说要村村通吗?”

    黄冬雨说:“修路没你想的那么容易,特别是山路,花钱超多。”

    “五六公里而已,新县又不是没钱!”

    黄蕊走在最前面,跟着螟和沈欣。听到李瑶的话,她面露思索。

    这种环境对螟来说没什么吸引力,他那个世界,一年中的一半都是白的。

    不过有样东西却令他好奇不已。冰天雪地中,时不时看到平坦的地方有一个圆拱形的建筑。

    “那是什么?”螟指着建筑询问。

    “那是大棚,种蔬菜的。”沈欣说。

    螟惊讶道:“冬天也能种植?”

    “可以啊,一会儿回去之后,带你去山娃家,他们家就有大棚!”

    “好!”螟点点头,他很兴奋,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认知,而且冬天种植有巨大的作用。

    沈欣暗暗思量,螟下次再来,是不是该准备一些关于种植的知识和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