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病房内的血腥味充斥着龙熙凉额头里的神经,血液的味道如无形的触手包裹住龙熙凉的神经。

    大脑里又出现了异响,病房外面的声响,这栋住院大楼里的声音,他都能听得到。

    他向来是不喜欢来医院的。

    一到医院就会听到生老病死的声音,犹如黄泉地狱里的厉鬼在哀鸣。

    龙熙凉猛然闭上眼睛,额头上青筋鼓起。

    鹿小幽回过头,看到龙熙凉的情绪好像不对劲。

    她往前一步,走进龙熙凉的时候,那些嘈杂的声音瞬间消失了。

    “怎么了?”鹿小幽问他。

    龙熙凉睁开眼睛,漆黑的眼瞳,再强烈的光芒都难以照射进去,然而那双琉璃质感的眼球里却倒映着鹿小幽的身影。

    他把鹿小幽从病房里拉了出去。

    周启猛地反应过来,妈呀,他都忘了龙熙凉是不能来医院这种地方的。

    医院,这是人世间最吵,负面情绪最多的地方,龙熙凉要看医生,都是把医生约到指定地点,他从来不会踏入医院半步。

    今天他来医院,周启以为他的创伤障碍已经在鹿小幽的治疗下恢复了。

    然而现在,龙熙凉的病又复发了。

    燕脂从自己的病房里出来,碰上了鹿小幽,她还没开口,鹿小幽被龙熙凉拉向电梯。

    龙熙凉步伐很快,周启想跟进电梯里,男人抬头,晦暗的眼神阻挡了他的步伐,周启被生生的定在原地。

    “别进来,太吵!”

    周启:“……”他被龙熙凉嫌弃了!

    周启站在电梯外,含泪按下关门的按钮。

    “龙熙凉干什么走的这么急?”侯慕言走了上来,“他是尿急?”

    周启不敢对这位混世魔王翻白眼,只能道:“你见过谁尿急还要拉着另一个人去厕所的?”

    侯慕言不以为然,“我在学校里,大家都是组队上厕所的。”

    周启:“……”

    行,就当龙熙凉拉着鹿小幽组队上厕所吧,关于龙熙凉的病情,周启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

    燕脂见龙熙凉把鹿小幽拉走了,她没多想,只道:“侯少爷,我要出院。”

    燕脂眼角的余光,瞥见从另一间病房里走出来的男人。

    远远的就能看到时宴鼻青脸肿,衣服上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时宴一步步朝他们走来,燕脂看着他一身伤,眼里充满疑惑。

    时宴见她这副表情就道:“鹿小幽去揍我的时候,你不知道?”

    原来鹿小幽刚才离开她的病房,是把时宴给揍了,可时宴怎么会出现在住院大楼里?

    对了,唐酥心现在是在第二医院住院的。

    他来医院,是来探望唐酥心的呢。

    刚才,他也是从唐酥心的病房里出来的吧。

    燕脂没搭理时宴,她对侯慕言道:

    “你在公司见到小幽的时候,帮我谢谢她。”

    “那你也要谢谢我!”侯慕言说,“揍时宴,也有我的份~”

    燕脂手里提着装药的塑料袋,她对侯慕言鞠躬点头,声音很真诚,“谢谢你了。”

    侯慕言抬了抬下巴,学着鹿小幽刚才说的话:“我是正义的小公民,看到强(女干)犯,就忍不住上去踹几脚,这小意思,不用谢!”

    时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