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被她说的好像自己见不得她们好似的。..

    “呵呵,那可能是我眼花看错了。”

    蜜桃见她态度软了,就露出甜甜的笑容:“那李婶还是早点回去歇着吧,别太累了着了。”

    说完也不再搭理李氏,直接去了一旁菜地摘菜。

    李氏看看她又看看那院墙内依然在的桂花树树梢,暗自嘀咕:难道真的是自己太累眼花了?

    石柳在里面自然也听到了外面两人的对话,忍不住冷汗。

    看来自己是非得将事情搞清楚不可,至少得会控制啊。

    要不然就当自己没有,不要像现在这样莫名其妙的自己面前的东西就消失了又莫名其妙的出现。

    这幸好桂花树又回来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村里人的愚昧石柳这几年算是看的清清楚楚了。

    赵慧珠最近一直感觉有点不得劲,怎么莫名的就消失了呢?

    自己当初又是为什么一定要想办法回去见王慧珍呢?

    这会好了,简直坑了自己。

    空间总不能是被那大蛇给吓跑了的吧?

    可是王慧珍也没对自己做什么啊,总不会就这么丢了吧?

    让她再去一次,她一方面是因为有那大蛇在不敢去,另外方面则是赵家也不允许她再跟王家有什么纠葛。

    上次出去还是找的其他的借口好不容易走了那么一趟的。

    而且她就这么来回一周时间,她那弟弟就被骄纵的不成样子了。

    虽然那随身空间对她来说有点鸡肋,可是真的不在了以后又一天比一天更不得劲。

    “大姐,大姐,看看我让人给你做的。”

    赵家小少爷献宝似的将一块芙蓉糕给递到赵慧珠面前。

    虽然这个弟弟有千般毛病万般不好,可是对她倒真真是有心的。

    捏起芙蓉糕,心里想着:要不就这么算了?可是好不甘心啊。

    “大姐,快吃呀,尝尝好不好吃。”

    “好。”

    赵慧珠知道自己不会就这么甘心不明不白放弃的,心下已经在盘算到底让谁去查这件事情了。

    石柳可不知道赵慧珠找人来查证随身空间是否在她身上的可能了。

    就算知道她也表示不虚,毕竟知道又怎样?

    能拿回去吗?

    只是石柳终归是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否能够主动控制它的。

    要是不能主动,那要它何用?

    还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如此又过去两年,到了石柳现在这副身体及笄的年纪。

    王阿龙此刻在镇上跟一个比他看着大十来岁的男子在茶馆李坐着,两个脑袋抵得很近,时不时还能听到他们发出阵阵奸笑声。

    那个男子要是让石柳看见,就能够知道那是前世原主所嫁的那个烂赌鬼加醉鬼。

    此刻两个人也不知道怎么会聚在一起,难道是密谋着什么?

    “娘,快点吧。要不然赶不上明天表妹的生辰了。”

    “行了行了,都已经过了一多半路了,你急什么。”王谷香总算是买好要送给石柳的东西之后才出了商铺的大门。

    张乐诚自从那年梦到表妹之后就不怎么随她娘过来了。

    只是这次知道表妹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知道肯定很多人会打他表妹的主意,他才耐不住催促他娘快一点。

    这两年他也是多少知道他爹娘的态度,所以他对于能够跟表妹在一起是很有自信的。

    看到儿子那焦急的样子,王谷香就想笑。

    她其实也知道儿子对侄女的想法,可是她之前试探过侄女,小珍只怕是因为身边没有长辈教导,这方面根本一窍不通。

    这次去,她一方面是给她办及笄礼,另一方面何尝不是想将她跟自己儿子定下来。

    再拖下去,儿子年纪就实在太大,只怕是找不到好姑娘了。

    到了小王村,就碰到了绪大娘和她的儿媳妇。

    没错,绪大娘怕喜子对石柳太上心,早些年就早早给他定了亲事,去年成的婚。

    绪大娘看着坐在牛车上的王谷香说道:“你这每回来都是大包小包的,装的牛车都要装不下了为止啊。”

    王谷香让儿子停车,将牛车上一个小包袱拿下给绪大娘:“你这是不是巴巴的就在等着我过来的。喏,我可没忘记给你带来。”

    绪大娘接过包袱高兴地说到:“就你懂我。那我也不耽搁你,晚点我跟我媳妇一起过去帮忙。”

    不在意的摆摆手:“又不是大家小姐做那及笄礼,我们就是怎么简单怎么来。你明天只管过来吃一顿就是了。”

    “行。知道你满肚子话要给小珍说。我今儿就不去打扰你们了。”

    等到王谷香他们牛车走远了,绪大娘才开心的拿着包裹回家:“走,这可都是这边难得能够买到的海货。还好你王婶子在那边还方便托人捎带过来。”

    绪大娘的媳妇温和的笑笑没说话,摸了摸肚子,幸好自己肚子还算争气,嫁进来不到一年就怀上了。

    想到自己男人对那王婶子的侄女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里面,想着明天还要过去祝贺她心里就一阵不舒服。

    石柳一边帮着拿东西一边抱怨道:“姑妈,早就给你说了,我什么都不缺,不用每次过来都买这么一大堆。都没地儿放了。”

    “胡说,我这买的才多少东西啊。何况很多还是自己做的腌菜,又花不了几个钱。说不定我还没走远,你就吃光了呢。”

    “,腌菜又不是零食,真没那么大胃口两天就吃光。

    王谷香将所有东西都给分门别类的放好了之后才拉着石柳的手坐在院子里新搭的葡萄架子下面。

    “上次你来还有点不舒服,这会可好全了没有?”

    石柳囧了一下,都两个多月过去了,早好了。

    何况当时就是突然来月经了,她有点没反应过来而已。

    毕竟来到这里这么多年,因为年纪小,根本就忘记女人还有每个月要流一次血的事情了。

    “好了,好了,早好了。”

    张乐诚端着蜜桃泡好的花茶过来,放在一旁的大木墩上,就看着石柳嘿嘿傻乐。

    “表哥有什么吗?”

    “没有没有,你喝茶。”

    石柳接过茶杯总觉得他这次过来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