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涟漪惊呼一声,转头却见到柏遥笑的一脸无谓。豪迈开口道:“你小子受伤就受伤了嘛,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叽叽歪歪的弄得像个娘们一样,让人看了笑话。”

    元铭冷哼一声,似乎对柏遥的嘲笑很不满,别过头去不再看柏遥。

    寇姝一怔,自己来皇陵的事情虽然众人都知道,自己皇城离皇陵毕竟相隔甚远,没想到柏遥居然会到这里来:“柏副将,怎么有兴致到这儿来?”

    柏遥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元铭,你过来,我跟你聊聊。”

    元铭皱眉:“我们有什么好聊的。”

    “哎呀!”柏遥叹气,上前想要搂住元铭,被元铭一个闪身多开,受伤的手却还是猝不及防地被柏遥抓住:“你中毒了?”

    寇姝点头称是:“如今已经解开了。”

    “那你这一脸丧气干啥呢?”瞪圆了眼睛,柏遥皱眉反问。

    寇姝刚刚想开口:“此事——”

    “娘娘是为了他才到这里来的,元铭觉得拖累了娘娘,心里愧疚!”寇姝本不想提起此事,更一步伤害元铭的自尊心,没想到涟漪倒是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个清楚。

    柏遥哈哈大笑道:“想我当年跟着主子南征北战,不知道捅了多少篓子,最过分的一次误传军情,差点延误了战机。不过后来那场仗还是赢了,事情也就过去了。”

    元铭皱眉,似乎在想些什么。柏遥一拍元铭的后背,朗声一笑道:“男子汉大丈夫,要拿的起放的下,错了就错了,下次注意不就好了,事情都这样了,再责备自己还有什么用?”

    见元铭不说话,寇姝适时开口道:“柏副将,你为何前来,还没告诉本宫。”

    柏遥刚刚就回避了这个问题,此刻寇姝又开口,柏遥知道自己避无可避,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我听说皇后娘娘前来守皇陵,还以为皇后娘娘做了什么得罪皇上的事被罚至此,想着你们是被赶过来的,可能需要些东西……”

    寇姝一怔,才看见柏遥身后的不远处,放着大大的两捆棉被和炭火。

    涟漪惊呼起来:“柏副将,你也太夸张了吧,现在才是春天,你送过冬的东西过来干什么?”

    柏遥却是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我公务繁忙,倒是忙起来,一整个夏季都没有功夫过来也是正常的,所以想着提早把过冬的东西给你们拿来……”

    “不过,”柏遥挠了挠头:“我刚刚听你们说,皇后娘娘是因为元铭主动来守皇陵的,既然不是被罚,东西应该都齐全,我今天来是做了无用功了。”

    寇姝只觉得心中一阵暖意流过,自古以来,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自己如今到了这皇陵,原本的花团锦簇,倒一下子就冷清了不少。只是这也不是坏事,什么人是真心,什么人的假意,她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只是这被褥和炭火,她抬眼,看着柏遥身后的棉被,有些哭笑不得:“这些东西冬日里用得着,我让丫头们拿到耳房去吧。寇姝先行谢过柏副将的好意了。”

    “嗯……”柏遥不好意思地点头:“既然皇后娘娘不是被罚,那末将心中也就放心了,今后若是有什么事帮得上忙的地方,娘娘只管派人来找末将。”

    寇姝刚想开口道谢,随即脑海中闪过一丝想法:“柏副将,本宫这里倒还真的有一件事要麻烦你。”

    柏遥点头,抱拳道:“皇后娘娘请说。”

    “兖州有一位隋大人,乃是我的师兄,我二人每月都会来信几封,如今我到了这皇陵,事发突然,来不及通知师兄,若是柏副将方便,可否让驿站之人把信送到此处。”寇姝开口道。

    柏遥一听,拍着胸脯道:“皇后娘娘原来是担心和令兄失联,好说好说,这样的小意思,包在柏遥身上。”

    柏遥本就是个粗人,在习武之人眼中,师门的兄弟姐妹和自家的亲兄妹并无差别。寇姝说的十分含糊,是以柏遥还以为寇姝只是单纯担心,自己师兄联系不上自己。此事也是情理之中,柏遥满口答应下来。

    “另外……”寇姝欲言又止,似乎还有话想说的样子。

    “皇后娘娘,您有话就直说,我柏遥既然说了,竭尽全力帮您,就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寇姝点头,继续道:“柏副将,实不相瞒,寇姝今日,确实还有一事相求。”

    元松如今在歃血阁探查爹爹之死的真相,但是寇姝还记得,当然遇见元松,就是在寇家,那日几人一同下了爹爹的书房,见到了天机匣。皇上把御书房中藏着的天机匣钥匙的三中之一给了自己,就是暗示自己找到剩余的两柄。昨日自己收拾那东西的时候,才依稀觉得此物的触感极其熟悉。

    刚刚自己方才记起,想极了爹爹自小就给自己把玩的一柄短剑,只是自从自己入了青城门,青城门乃是江湖医药宗门,普度慈航,不得伤人,那柄短剑就因此一直被自己留在了闺房当中。

    爹爹的心思百转千回难以捉摸,或许那柄剑上,就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要自己多找到一柄钥匙,那天机匣之中的秘密就多安全一份。不管里面究竟是什么,寇姝没明白,总归是不能被人看见的东西。

    柏遥点头:“皇后娘娘请说”

    “我要你回寇家,帮我取一件东西。”寇姝的声音掷地有声。

    “寇家?”柏遥皱眉:“寇府不是被封了吗,如何进去。”

    “我去——”一旁一直沉默的元铭忽然开口:“他是个粗人,不懂潜行。”

    柏遥不满,大声嚷嚷起来:“你小子瞎说什么呢,我在军中也是要经常潜伏进敌营的。”顿了顿,正色道:“皇后娘娘,您放心,既然您开了口,柏遥就一定帮您做到。”

    “还是我去吧,”元铭冷眼瞥了柏遥一眼,似乎很不信任柏遥。

    柏遥嗨了一声:“你都伤成这样了,还去什么去,真的要去,跟我一起去!”

    元铭还想开碍口拒绝,却听寇姝开口:“元铭,你若是真的闲不住,便和柏副将一道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