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穿警服男子没想到黄依婷不仅不向自己赔钱,反过来还向自己要钱,脸色再次变得阴沉起来,道:“我看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不想私了,那就跟我一起回所里,到了所里,看我不拘留你们几天。”

    在穿警服男子的眼中,不管是黄依婷还是张曙光,都是刚出道雏儿,对付两个年轻人,他老人家有的是招儿。

    张曙光一直在冷眼旁观,此时见这警察素质如此低下,心中暗道,真是白瞎给你这张虎皮了,当下冷冷一笑道:“在省城,公检法司的部门多了去了,你确定你能一手遮天吗?”

    “嘿嘿,一手遮天我倒是做不到,不过,要折腾一下你们两个,还是手到擒来的!”穿警服男子脸变得更加阴冷起来,态度嚣张的说道。

    “大哥,你和他们纠缠什么?废话少说,赶紧的,把这两个撞咱妈的人带到所里去,好好收拾他们的一顿。”那个被穿警服男子称作老二的男子嗷的一声蹦了起来,大声的朝着张曙光和黄依婷两人呼喝道。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把我们怎样?”张曙光也彻底火了,冷声道。

    穿警服男子也从后边摸出一个手铐,在张曙光与黄依婷两人面前晃了晃手铐,威胁道:“如果你们不赔钱,我只有把你们铐到所里去!”

    这话对别人来说或许管用,但对黄依婷来说,一点也不管用,她冷冷的看了警服男一眼,厉声喝道:“你凭什么给我带手铐?把你的执法证拿来给我看看!”

    黄依婷的镇定和指责,让警服男不由一呆。

    尽管为虎作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眼前的两个年轻人似乎根本就不怕他,这反而让他有点无所适从了。

    再说了,他不过派出所的一名联防员,根本没有执法权,平时也就拿个手铐吓唬吓唬小偷小贼,去路边店抓个打野食嫖客小姐管用。

    “哥,你怎么了,你……你不会被他们吓倒了吧?就两个小屁孩,你怕他们干啥,你不是有手铐吗?直接把他们铐起来送进所里,好好收拾收拾他们,看他们还敢嘴硬不!”警服男的弟弟不管这些,气急败坏的冲警服男嚷道。

    三个女人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向黄依婷围了过来,做出一副武力胁迫的架势。

    张曙光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他没想到,这家人竟会如此嚣张,深深的吐了口气,决定将这件事往大里闹一场。

    不过,在动手之前,他必须保护好黄依婷,决不能让黄依婷受到半点伤害,因此,他快步走上前,把黄依婷护在身后,眼睛里射出一道比利剑还要冷的寒光,厉声道:“你们想做什么?”

    警服男的弟弟撇了撇嘴,“哼”了声,道:“干什么?你说我们想干什么?撞了我妈,不想拿钱就走人,门都没有。”

    张曙光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突然抬起手来,啪啪就给了这倒霉鬼两巴掌,打的这个倒霉鬼蹬蹬倒退了三四步才站稳,嘴角上却是鲜血直流,接着噗嗤一口吐出两颗门牙。

    警服男弟弟做梦也没想到张曙光会动手,回过神之后,指着张曙光破口大骂道:“狗……狗日的,你……你他妈的居然敢……敢动手打老子,老……老子跟你没完!”

    张曙光的手再次扬了起来,脸上依然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只是声音却冷得吓人:“没完是吧,过来啊!”

    警服男弟弟看到张曙光的目光突然射了过来,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感觉到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他突然发现,这小子看似文质彬彬,但是骨子里却隐藏着极大的危险,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知道再留下去自己也占不到便宜,便不甘心的恶狠狠瞪了张曙光一眼,转身退了出去,招呼医院保安堵住病房门,不让张曙光和黄依婷离开。

    警服男也意识到遇到了硬茬,凭自己想拦下张曙光和黄依婷二人简直是女人的大腰裤子,门都没有,于是掏出手机开始叫人。

    十分钟中后,一伙人急冲冲赶了过来,为首的正是南湖区分局巡警大队队长朱云涛。

    朱云涛是在附近巡逻的,大概五分钟前,他接到医院的报警电话,医院里有人闹事,便率队赶了过来。

    一进门,朱云涛就看到张曙光和黄依婷二人。

    看见张曙光和黄依婷,他心里不由一动。

    那天在肘子酥酒店前面的大街上,见张曙光只身一人徒手打死打伤五名歹徒救了黄兴国一命,他就意识到此人绝非池中之物,早晚有一天会飞黄腾达,便起了结交之心,知道黄兴国的身份之后,结交张曙光之心更加强烈,如今见张曙光和黄依婷在一起,而且两人关系如此亲密,心中更是暗暗做出决定,一定要趁机结交上张曙光,再通过张曙光,走通黄家的关系。

    要知道,像他这样没根没底的小警察,要想再往上爬,简直比登天还难,一旦打通黄家的关系,那就等于寻到了登天之路。

    正因为如此,他一脸热情地冲张曙光和黄依婷二人道:“张老弟好,黄小姐好。”

    而就在这时候,警服男的弟弟见警察来了,以为来了帮手,胆气顿生,态度立即变得嚣张起来,指着张曙光和黄依婷二人道:“我说小子,识相的话,抓紧时间赔钱走人,要不然,看老子回头怎么收拾你……”

    本来就起了结交张曙光之心的朱云涛眼见张曙光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威胁,不由得大为恼火,当下朝那老二一指,厉声喝道:“你他妈的是谁,给我滚一边去!”

    见朱云涛并不买自己的账,警服男的弟弟心中不由一懔,不过随即想到自己的哥哥也是警察,腰杆立时又硬挺起来,并回了朱云涛一句:“你丫谁啊,说话简直是放屁……”

    还没等他的话音落地,一个大耳光就搧在了脸上。

    大为恼火的老二迅速扭头,吃惊的发现打自己的竟是自己的亲哥哥。

    还没有等他开口,警服男就已经厉声训斥道:“朱队长面前,哪儿有你说话的地方?给我滚一边去!”

    一听“朱队长”这三个字,警服男弟弟登时就蔫了,尽管不知道这位朱队长是什么级别,但是有一点他心里是清楚的,单单看哥哥毕恭毕敬的样子,就知道,这位朱队长不是他哥哥能惹得起的。

    再说了,他哥哥只是一名不在二十四节气的派出所联防员,就是想惹也惹不起人家。

    和弟弟相比,心里更加不安的却是那位警察老大,他认识朱云涛,也知道朱云涛和分局局长关系非同一般,没想到眼前这一对不起眼的青年男女和朱云涛这尊大神竟然是朋友,本来想讹这两个小子一大笔钱的,恐怕这次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正当他哆嗦着准备开口之际,见朱云涛已经走到张曙光身旁道:“张老弟,黄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那天在医院里由于人太多,黄依婷没注意到朱云涛,因此,她只是扫了朱云涛一眼,但没开口。

    通过那天的接触,张曙光对朱云涛的印象总体不错,同时也看出朱云涛和警服男不是一伙的,便指着躺在床上的老人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朱云涛诉说了一遍:“朱队长,这年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好人是真难当啊。我刚才和黄依婷路过前十街,见这位老人摔倒了,便一起把老人送来医院,没想到他们却倒打一耙,说是我们撞了老人,准备讹诈我们五千块钱。朱队长,还是你们警察厉害啊,为防万一,我和黄依婷提前准备好了证据,刚才也被他们烧掉了。”

    张曙光说话的时候,神情显得很是随意坦然,不过,却语带讽刺。

    朱云涛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就出了这档子事情,像黄依婷这种身份的女孩子,在这种事上受了委屈,岂能就这么善罢甘休?说来,这也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如果能处理得好的话,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因此,他立刻接过张曙光的话,道:“张老弟你放心,这件事情做哥哥的一定为你们处理好。”

    朱云涛话一出口,那警察老大的心就沉到了谷底,还没等他开口,张曙光就接着道:“朱队长,这件事我也不想过多纠缠,只希望你能还给我和黄依婷两人一个清白。”一旁的黄依婷也点了点头。

    这是结交上黄家的最佳机会,朱云涛自然不会错过,立马接过张曙光的话,道:“张老弟请放心,我一定把事情调查清楚,还老弟和黄小姐一个清白。”

    说完,转身冲两名跟在身后的警员道:“小孙,小李,小周,你们三人立刻去事发地寻找一下目击证人,找到后把他们带到这里。”

    安排完人员去现场调查之后,朱云涛走到老人床边,一脸威严地冲老人道:“老人家,希望你把当时的情况如实说一下,记住,一定要如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