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灵侦鬼探 > 章节目录 第一回 真正的凶险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17_17173/7595677.html
    深入虎穴顾名思义就是到老虎洞里去,意指进入危险的地方。也是指带有危险的机遇。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便是类似的意思了。

    而此次我和慕子寒的金三角拔牙行动,意在就是深入虎穴,直捣黄龙,彻底消灭潜藏在金三角地区中的“蝴蝶”组织亚洲地区总部这枚毒瘤。

    ………………………………………………………………………………………………………

    在那带队的女国际刑警引路下,我们三很快来到了坐落在那边不远处群山中,一座十分隐秘的破屋内。

    而在我们抵达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停在破屋门前的那辆,看起来有点旧,可绝对很扎实的,且明显经过改装的越野吉普。显然,这就是林世轩安排给我们的配备。

    慕子寒仔细检查了整辆车子的性能,以及早就被准备在车内的那些武器等装备后,满意的说:“看来这次林世轩是有心了,不但准备的充足,而且也做到了不惹眼,便于我们低调潜入。我现在只担心,刚才的行动,会不会已经引起金三角内那些势力的注意,毕竟,此地已经离金三角不远,难免可能已经有他们安排的眼线。”

    “这个你尽可放心,我已经从领导那边知道,为了不引起那些势力的主意,你们甚至都放弃让警方护送过境,所以,我们此次在接到你通知,需要行动的时候,也特意注意了隐秘性,更是再三确定了没有那些眼线,才通知你动手。”女国际刑警自信的说。

    见慕子寒点头,她又补充说:“现在我们最担心的反倒是你们,虽然这辆车上准备的装置配备十分齐全,可是,那里毕竟是金三角,凶险异常。别说你们是要去有所行动,就算是那些纯粹寻找刺激而玩乐的人,也都有很大风险。而且,我还不得不提醒你,等你们进了金三角地区,一切只能靠你们自己了,我们不可能再像这次一样支援你们,充其量也只能做到暗中支援。甚至……”

    “甚至,我们如果和你们接触过多,反而会引起对方怀疑,增加我们的危险程度。”见她絮絮叨叨的说不完,慕子寒笑着打断说:“好了,这些我都知道,只不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是啊,其实谁不想暇逸的宅在家里,看看电视,睡睡大头家,或者兴之所至,出去旅游旅游。没事,谁喜欢找死玩?”我也苦笑的应和:“只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是箭在铉上不得不发,总不至于都已经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却打退堂鼓,导致前功尽弃。”

    “最主要的是,假如我们这次不去找‘蝴蝶’组织,不趁机把他们彻底铲除,即使国内的拔牙行动成功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充其量也只能在短时间内打击他们的气焰,可用不了几年,他们又会卷土重来,甚至更加难缠。到时候,主动权就又落在他们手上了。”慕子寒一脸严肃的说。

    见我和慕子寒一唱一和,且句句在理,女国际刑警也终于彻底放弃了劝阻,只是低叹一声说:“那你们一切保重。”不过,就在我们点头,准备上车直奔金三角的时候,她却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向着我赶上两步,一拍我的肩膀说:“对了,你就是覃思远吧。”

    听她居然喊出我的名字,我微微一愣。不过,随之想到她毕竟是这次国际刑警小队的带队,知道我和慕子寒的真实身份也并不足为奇,于是点头回答说:“没错,我就是覃思远,还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私事,是帮我朋友转告你一句话。”她突然一条,眼睛里闪过一丝调皮的神色:“她让我告诉你,你提过的事,她可以答应,只不过,前提是你要安然无恙的回去,要不然,一切免谈。”

    “什么我提过的事?你朋友是谁啊?”我被她没头没脑的话,说的有点摸不着头脑,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这你就不必知道了,只要记住我今天的话,为了你,也为了她好,你一定要安然无恙的回来。”说完,她也不等我们上车,反而直接走回到之前载着我们前来的那辆车子,启动后隔着车窗,对我们俩挥挥手,说了声“再见,保重”后,就直接驱车离开了。

    她走了倒是干脆,甚至连她的性命都没留下,可是,她最后对我说的话,却让我困扰之极。一边坐在由慕子寒驾驶,直奔金三角的车上,一边看着车窗外那形形色色的异国风情,脑子里却挖空心思的在回忆和猜测女国际刑警的朋友到底是谁?

    不过,说真的,随着我们的车子越来越靠近金三角,路边的行人和各色建筑物也逐渐多了起来。不得不说的是,光是看这些,完全体会不到这里居然是被形容词“魔窟”一般的金三角。

    在我眼中,它更像是一个风景名胜区。有着各种打扮各异的人,也有着许多造型不同的房屋,虽然没有什么高楼大厦,但是很多却都独具匠心,充满了特色。而且,周边的环境也没有想象中的脏乱不堪,或者更应该说,几乎算得上整洁。真是奇怪,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会对它谈之色变。

    “你是不是觉得这里其实挺不错的。”慕子寒好似看穿了我的心思,突然开口说。

    “是啊,反正我是看不出这里有什么危险。”我回答。

    “哎,你啊。”慕子寒似乎有点无奈,苦笑着说:“思远,危险如果看得见,那还叫危险吗?难道你觉得非要是那种暗云密布、电闪雷鸣、阴气沉沉、魑魅横行犹如鬼蜮一般的地方,才叫危险吗?我告诉你,恰恰相反,像这种表面十分祥和,内里却布满各方势力的地方,才更凶险。打个比方,一个凶神恶煞的人,拿着一把刀子像你走来;和一个身上藏着一把随时会先你射击,但是却笑眯眯走向你的人。这两个人,哪个更可怕,更危险?”

    “当然是后者。至少前者我看得见,就能防备,能跑。”我似乎理解了慕子寒的意思,心里也一下子沉重了很多,同样苦笑着说:“原来如此,那我们后面该怎么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