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位面时间游戏 > 章节目录 第318章:决裂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18_18604/9672306.html
    “哦?真是荣幸,居然还记得我的友人。但是我想……”武藏说到这,对准苏航举起了手,手中的火球消散在半空中,下一刻万千绿色光点就出现在了苏航的周围。武藏的眼神越发森冷起来:“你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我可没空记住每个被我干掉的杂鱼的名字。”苏航冷笑道,暗自思考着对策。

    对方的这个能力就是所谓的“慢火”了,先用减速时间流影响火焰,然后将火焰消散开到肉眼不可见的程度,再在目标身边凝聚起来加速燃烧引发爆炸。

    这个能力的危险之处就在于火焰在再次凝聚之前都是看不到的,之前那一次是苏航用时间节点从这个能力的爆炸范围内逃掉了,但是现在时间节点已经用了,他必须用其它办法脱离这个能力的攻击范围才行。

    苏航很清楚自己的打法,用自己的高级能力交换敌人的高级能力,也就是说他并不需要被动的应对敌人的能力,可以占据主动,自己先开启能力强迫敌人交出高级能力。

    而这就是所谓的“主导战场节奏”,代理人的能力使用间隔在十几秒到四十几秒之间,所以他必须赶在这个循环结束之前将敌人的能力逐一逼出来,加快节奏是很有必要的。

    因此,苏航直接开启了闪电跃迁和闪电反应,然后站在原地等待,当那些萤火出现在他身边的一瞬间,他就向空中的武藏扑了过去。

    武藏操纵那些萤火爆炸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这大概和代理人的时间流释放速度有关,所以苏航在四倍速的情况下,完全来得及在萤火爆炸之前穿过这片“雷区”,然后向武藏发动攻击。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武藏显然属于远程攻击类型的。

    这表示,对方不会有闪电跃迁的能力,而是别的什么能力,他必须得小心。

    苏航这会儿仍旧有闪电跃迁的绝对速度在,因此很快就来到了武藏面前,不过这个状态下他在半空中移动其实很不灵活,因为不能用其它时间流影响自己,否则会覆盖掉闪电跃迁的效果,这就表示他在半空中的时候是不能转向的。

    好在武藏依靠那“风火轮”的移动速度也不是很快,苏航眨眼间就冲到他的面前了,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衣领阻止武藏逃跑,然后挥舞拳头打了过去。

    武藏这会儿在苏航眼中看来就处于减速状态,所以很难对苏航的行动作出反应,但是这时候武藏的身体突然缓缓的发红发亮了。苏航顿时暗叫不妙,不过好在他现在反应够快,在武藏的身体发亮的一瞬间,他就抬脚踹在了武藏胸口,借着反作用力向后退去。

    而武藏的身体也被苏航踹飞,随即变得更加耀眼,然后化作了一颗火球爆炸开。

    “啧,某种时间分身的升级能力吗……”苏航暗想道,开始寻找武藏的踪迹。

    不过,身下传来的火光出卖了武藏的位置。苏航向下看去,武藏站在风火轮上,向他扔出了一枚火球。火球的飞行速度在苏航眼中看来非常慢,他能很轻松的躲开。

    但是,通过之前的资料苏航已经了解到,武藏能够瞬间加速火焰的燃烧来令其变成一次可怕的爆炸,所以仅仅躲开火球的飞行轨迹是不够的,要避开爆炸范围才行。

    因此,苏航在自己脚下布下一片时间护盾,然后迅速后撤躲开火球的爆炸范围。

    然而武藏突然释放了时间节点,于是那颗火球突然消失了,然后出现在了苏航身后的位置,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下一刻火焰就将苏航的身形吞没了。

    “哼,毛头小子一个,也敢和凯撒比肩,下地狱后好好反省一下吧。”武藏冷哼道,双手重新合起,准备笼到袖子里,但这时候火焰中突然冲出了一道金色的影子,眨眼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他来不及反应,被对方一拳重重的打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武藏脸上闪现过一丝扭曲的痛苦之色,他没有多想直接利用时光回溯回到了四秒前的位置,从苏航面前消失了。而苏航则是抬头看去,这会儿武藏踩在风火轮上向后退去,捂着胸口面色痛苦,显然刚才那一拳的疼痛还没有消散开。

    “你刚才说什么?”苏航饶有兴趣的笑着问道,已经从闪电跃迁状态解除了。

    在最后爆炸的关头,苏航利用闪电跃迁和闪电反应最后几秒钟的时间选择好路线,然后利用一道加速带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不会被爆炸的火焰追上的速度。

    尽管闪电跃迁的效果被覆盖了,但是他的速度已经足以让他在被火焰吞没之前逃出来了,现在他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对方大部分高级技能都已经用完,现在就看谁手上的杀手锏会被先逼出来了。而苏航现在可以说占据了很大优势。

    因为对方尽管用时光回溯恢复了伤势,可是胸骨被击碎的痛苦可不是一般的,从武藏的表情看显然胸口里那难以形容的肿痛简直就像疼痛感要剧烈好几倍的腰椎病那般疼到骨头里。因此苏航穿过加速时间流向对方冲了上去。

    虽然没有了闪电跃迁,但在空中战的时候他不依靠闪电跃迁反而更加灵活,几次穿梭就来到了武藏的侧面,而武藏向后退去,只可惜他的风火轮移动速度很慢,很快就被苏航跟上了。而且从武藏的表情看,他似乎已经没什么可以用的高级能力了。

    武藏匆忙举起手,一片火幕从他面前张开阻止苏航靠近,但是苏航立刻两次腾挪来到了武藏右侧,绕过那片火幕挥拳打了过来,武藏仓促之下试图躲避,而苏航的拳头冷不丁穿过一道加速带打在了他脸上。

    虽然苏航的瞬时减速在对付这类远程类型的敌人时毫无作用,但是相应的他的瞬时加速却有着更好的效果,一旦靠近这些远程代理人就毫无招架之力了。

    这一拳就颇有些重了,武藏向后飞了出去,而且从他的风火轮上掉了下去,向下方坠落。苏航正准备冲过去了结他,但这时候另一道金色光芒从远方赶来。

    从那金色时间流的形成规模来看,显然就是暴君的移动方式。苏航顿时心里一惊,心知自己必须赶紧干掉武藏,否则就会让赶来的凯撒捡了便宜了。

    因此,苏航一次时间节点迅速拉近距离,然后向着坠落的武藏冲了过去。但是凯撒的身形也迅速靠近了,他加速向火之武藏冲了上来。

    但是,他的目标却不是武藏,而是苏航。

    苏航正准备向武藏发动攻击,但凯撒一次时间节点瞬间移动到了他面前,抬脚向苏航踹了过来。苏航暗骂了一句,一边向武藏发动攻击,一边用瞬时减速削弱了凯撒的攻击。

    凯撒的攻击被减速了,而苏航的拳头则是打在武藏的胸口。

    他能听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顿时心里一喜,而凯撒则是皱起了眉头,然后直接开启了闪电跃迁,迅速从苏航的减速时间流中挣脱了出来,向苏航发动了攻击。

    “这混蛋……”苏航暗骂了一句,不得不使用金刚不坏挡住了凯撒的攻击。

    但是处于金刚不坏的状态下,苏航就不能再用时间流影响自己了,否则会覆盖当前的静止时间流的加持,而凯撒这个闪电跃迁的状态下,金刚不坏是唯一的安全应对方式。

    因此,苏航挨了凯撒的一击后,尽管没有受伤,但因为冲击的原因飞了出去,然后向下坠落。苏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凯撒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虽然有些心疼武藏身上的时间流,但苏航转念一想,也许能把这当做一个“见面礼”,并且借此和凯撒谈判一番。

    然而,让苏航惊讶的是,凯撒的目的并不是杀死武藏获得他的时间流。

    相反,暴君凯撒举起手对准武藏使用了时光回溯,然后将他拎在手中,落在了东京铁塔顶端,一脚将地上的武藏踢晕,然后俯瞰着苏航,面无表情。

    这很奇怪,因为凯撒一向都是用一种傲慢的表情俯瞰着他,但现在却面无表情。

    这种表情既不像是敌人也不像是同伴,而且凯撒花费宝贵的时光回溯的机会救了武藏也让人匪夷所思。苏航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解除了金刚不坏的效果飞了上去。

    暴君凯撒也没有离开,因为他是暴君,他从不需要逃跑,他只击败敌人,然后大摇大摆的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因此苏航顺利的落在了东京铁塔的顶部,和凯撒面对面。

    对方的闪电跃迁的效果也结束了,但是凯撒也没打算离开,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苏航。

    “为什么这么做?”苏航看着躺在地上的武藏问道,“他是你朋友?”

    “别搞错了,我和这种病态的家伙谈不上朋友,只是受某个人所托而已。”凯撒冷哼一声,淡淡的回道,“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乖乖离开吧。你如果杀了他……”

    说着,凯撒身上散发出一股寒气,他的气势也变得格外可怕,就像是那个人人敬畏的“暴君”:“那么,今天能从这里活着离开的就只有一个人了……”

    “而那个人不一定就是你。”苏航不为所动,淡淡的回道。

    “也不一定是你。”凯撒呲牙笑道,“你要和我打这个赌吗?你赌的起吗?”

    “好吧,也无所谓了,你要护着这家伙随你。”苏航懒洋洋的挥了挥手说,“但是我可提醒你,现在可是难得的机会,错过了这一次,下次你可能就会后悔了。”

    凯撒呲牙笑了笑:“后悔?老子从不后悔,老子是凯撒,我要杀他随时都能杀。”

    “哦?是吗?”苏航嗤笑道,“就算在面对四巨头加上牌皇五个人合力你也能杀掉他然后全身而退?你信吗?嗯,我信了。”

    “谁告诉你牌皇和四巨头站在同一边了?”凯撒不屑的冷笑道。

    “你的消息很闭塞啊,凯撒君。”苏航讥讽道,“上次的新闻你没看吗?四巨头又集合了,他们可是支持公开派的。而别忘了,把水之安格从美国监测局救出来的人就是牌皇。”

    暴君凯撒的表情重归平淡,苏航继续道:“拜托,动动脑子好吗?别做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有脑子就时不时的用用他们,对身体有好处。”

    “你到底想说什么?”凯撒眯起眼睛盯着他问道。

    “很简单,四巨头和牌皇结盟了,支持公开派,要合力对抗监测局。”苏航淡淡的说,“所以我希望你能和我联手对付他,我说明白了吗?”

    “哈!你是在逗我笑吗?和你结盟?有什么好处?”凯撒不屑的反问道。

    “你看,道理其实很简单,我本来以为你稍微动下脑子就能明白。”苏航耐心的说,“他们的目标是公开代理人的身份,但是相应的四巨头和你的关系都不太好,你该不会觉得他们在达成目标之后会笑呵呵的跟你说‘交个朋友吧?’这种话吧?”

    “那么,你就不该动动脑子?”凯撒咧嘴笑了起来,然后踹了一下躺在地上失去意识的火之武藏,“告诉我,今天我为什么来救这个废物?是为了让他以后和另外四巨头以及牌皇联手杀掉我?有脑子就该动一动啊,新人。”

    苏航“呸”的啐了一口:“拉倒吧,我不认为你是支持公开派的。就算你今天救了这家伙也一样,告诉我,你有什么把柄被这帮家伙抓住了?是你在东京的女人吗?”

    暴君凯撒眼中闪过了一丝凶光,下一刻他就向苏航这边冲了上来,挥拳打向苏航的面部。但是苏航用一次减速时间流减缓了他的攻击,然后反身一拳打在凯撒的腹部。

    凯撒闷哼一声,身形缓缓淡去,变成了他的替身。

    “理智点。”苏航冷笑道向后退去,“你激动个什么?我知道你的女人在东京?你看,这个条件怎么样,只要你和我联手,我就帮你把你的女人从他们手上救出来。你也知道的吧?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和他们几个对抗的,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联手了。”

    凯撒拍了拍自己胸口,站起身看着苏航反问道:“你为什么要和公开派作对?”

    “不知道,其实没什么理由,我只是这样生活,而公开派看起来好像要来找我麻烦,我当然就得想办法应对了。”苏航说着,突然显得有了点兴趣,“为什么你们都问我这个问题?怎么,我应该支持公开派吗?”

    “你为什么会不支持?”凯撒用鼻子发出一声冷哼,“你这样的家伙,一般都会想要以一种更特殊的身份活着吧?不然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往上爬的吗?”

    “我不支持公开派但我也不反对,我只是过我的生活。”苏航淡淡的说,“你呢?你为什么不支持公开派?我本来以为我们两个的理由差不多。”

    “哼,有意思……意外的发展?还是说时候未到?”暴君凯撒笑了起来,“让我告诉你我为什么不支持……人愿意去做某些事一定是因为对自己有好处,这就是原因。支持公开派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处,虽然也没什么坏处,所以我不支持他们,当然我也不和他们作对。”

    说着,暴君凯撒咬紧牙关笑了:“所以,你明白了吗?你是不可能说服我和你联手的,因为你也给不了我什么好处。你太小看我了,那帮人还没有胆子动我的女人,他们在很久之前就和我定下协议了,不支持他们也不和他们作对,他们就不会来骚扰我。”

    “所以,看起来我是不可能说服你了?”苏航耸了耸肩问。

    “你觉得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吗?”凯撒摊手笑道,“我们之间最终会有一场决战的,你也知道,所以你我不可能达成结盟关系。你一开始就明白这点的,对吧?”

    “是的,我一开始就不想和你结盟。”苏航笑吟吟的说,下一刻他的脸色突变。

    一道金色时间流将凯撒身后的火之武藏的身体包裹住了,下一刻火之武藏就被时间节点传送到了苏航身后。凯撒虽然及时反应过来了,但他的时间流释放速度没有苏航快所以根本阻止不了,而苏航身后则是……

    火之武藏从东京铁塔的特别瞭望塔上坠落下去,而苏航则是和凯撒撞在了一起。

    “啊啊啊,不可以去救他哦。”苏航咬牙笑道,额头上青筋突突直跳,“就像你说的,谈判破裂了,那我自然就没有必要把这个见面礼送给你了对吧?我的性格可是很差劲的……”

    “你这混蛋……”凯撒咬牙切齿的看着苏航,表情已经气疯了。一股可怕的力量从他身上传来,苏航被凯撒推得硬生生向后退去。

    这也没办法,苏航本来就是靠六势的技巧战斗的,而凯撒则是单纯的依靠身体能力。

    “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苏航看了看身后,眼瞅着就要被凯撒从东京铁塔上退下去了,他突然双手发力将凯撒向一侧拽了过去,然后抬脚扫在凯撒脚踝上。

    凯撒被苏航扫到了半空中,然后伸手撑在地上用单手支撑身体,抬脚扫向苏航的面部。苏航摆好难知如阴的姿势,举起双臂挡住对方这一脚,与此同时右脚蹬在凯撒的腹部。苏航趔趄了两步,来到了瞭望台边缘处,晃悠了两下险些掉下去,但还是站稳了脚步。

    而凯撒则是摔在瞭望台上向后滑行过去,但身形突然和他的时间分身进行了交换,重新回到苏航面前,一头撞在了苏航的腹部,两人一起从东京铁塔上向下坠落。

    “虽说我的性格是挺恶劣的,但你也不差啊!不就是把见面礼收了回来吗!?至于这么发疯?”苏航没好气道,和凯撒在半空中扭打着,两人的身形分分合合不断碰撞。

    “啊啊!”但是暴君凯撒好像失了智似的,根本不听苏航在说什么,只是不断向他发动猛攻,不过说实话两人目前的实力还是比较接近的,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分出胜负。

    凯撒的每一个能力苏航都有相应的应对方案,而凯撒虽然能依靠和时间分身来调换位置发动暴风雨般的猛攻,但是苏航也能用瞬时减速来化解他的攻击,两人之间打了个不相上下,双方都挨了对方几拳,但在时间铠甲的防御下都不是什么重伤。

    然而,在他们两人落地之前,一大片时间流和时之砂就从下方飘了上来,然后进入了苏航的体内,很明显,在那之前失去意识的火之武藏已经先落地了。苏航见目的已经达到,没有必要再和凯撒纠缠,于是一个时间爆破将暴君凯撒逼退,然后自己向后退去。

    “谈判都决裂了你还指望我给你好脸色吗?”苏航没好气道,“就像你说的,我们两个之间最终是要来一场决战,那我还给你什么面子?!好好去跟你朋友道歉说你这个废物没完成他交代的任务吧,白痴!呸!”

    凯撒疯狂的咆哮一声,向苏航扑了上来,但是苏航这会儿在时间爆破?急速的影响下,他的速度是比凯撒要快得多的,因此赶在凯撒靠近之前就拉开了距离,然后从跳帧的静止效果下退了出来,穿过一道加速带后落在一栋居民楼的楼顶。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么后会有期。”苏航嗤笑道,然后向凯撒比出了中指,“很高兴你没有答应和我结盟,因为我真是从生理上讨厌你这个白痴!”

    说着,苏航迅速向后撤去,而已经被拉开距离的凯撒是追不上他的,在一次时间节点的传送后,凯撒就失去了他的踪迹。但苏航还是深深的叹了口气,暗自苦恼道:“虽说如此,但这下可就难办了。只能去找隐匿派谈谈,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