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五零俏军嫂养成记 > 第643章 小鬼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1_1022/647298.html
    ,最快更新五零俏军嫂养成记最新章节!

    车文峰点点头,回头便见经理站在门口,“正好你在,你们饭店有没有铁锹什么的?拿来给我用一用?”

    那经理之前便被李沉舟那一手给震住了,后又见车文峰的恭维,这会儿只连连点头,“有的,有的,我这就去拿。”

    说完转身就跑下了楼。

    “经理经理,上面出什么事儿了?”工作人员一下子围了上去。

    经理看了他们一眼,“这事儿不易生长,上面有专业人员在处理;你们赶紧去拿根铁锹来,上面的人要用。”

    “我这就去。”

    有人主动去拿,其他人又围着经理问了起来。

    经理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不耐的并着眉头,“都别问了,一边儿等着去,不该你们知道问了也白问。”

    这话一出才算是堵住了他们的嘴。

    “经理铁锹来了。”一工作人员拿着一把铁锹走了过来。

    经理接过铁锹便上了楼,那拿铁锹的人回头便问之前留在这里的人;只是,经理一个字都没透露,自然是什么都没问出来。

    经理上了楼,走进209包厢,“两位,铁锹拿来了。”

    “谢谢。”车文峰道谢接手铁锹,转身便去锹那地板,撬了一下,地板纹丝未动;又连连撬了好几下,依然如此,甚至在地板上留下了一道痕迹,“前辈,这东西撬不开。”

    李沉舟不耐的翻着白眼,“这地板是被那降头师加持过煞气和阴气的,普通铁锹要是能撬得动,他能放心?”傻不傻啊!

    车文峰抱着试一试的心理甩上驱邪符,果然不出片刻,那地板便呈现出一种似动非动之态,“还是前辈见识广。”

    “恭维的话就别说了,赶紧撬开。”

    “是。”

    这次车文峰用铁锹一锹便开,地板之下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隙,里面躺着一只小鬼,那小鬼陡然睁开眼,杀气冲天,煞是邪门儿。

    车文峰大吃一惊,急忙在小鬼身上贴了一张镇邪符,将小鬼从那缝隙之中拿了出来。

    “前辈,是小鬼,而且是已经形成气候的小鬼。”若非手快,这会儿小鬼都能蹦起来和他干一架了。

    “嗯,用快布包好,这东西带回特殊部门去。”李沉舟转身扯下桌布扔给他,“包的时候小心点儿,别把符纸弄掉了。”

    “是是是。”车文峰连连点头,拿起桌布小心翼翼的包了起来;包好背在身上后方才松了口气。“前辈,那降头师在此地埋下一只成了气候的小鬼做什么?”

    李沉舟横了他一眼,“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走。”

    “是我失言了。”车文峰颔首,回身便于那经理道:“房间里已经没有其他东西了,只是这里需要好生打扫通风。”

    饭点经理将全程看在眼里,虽然好奇那包裹之中的东西,却不敢多问,“是,我会让人好生打扫一番的,有劳二位了。”

    “走了。”李沉舟不耐烦应付这些,率先越过敬礼走了。

    车文峰连忙跟上,饭店经理则是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跟了下去。

    到了打听,那三名军人已经检查回来,“报告首长同志,我这边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点。”

    “我这边也没有。”

    “我这边也没有。”

    李沉舟听后只是点点头,“收队!”

    “是。”

    一行人出了饭点,国营饭店自行接触查封状态;在饭店外围观没得到什么八卦消息,自然便纷纷散去。

    回到特殊部门时已是下晌两点钟,武清璇、云虚子和纯德和尚因找不到李沉舟的人,只能暂时回来商量对策;却不想刚回来就和李沉舟、车文峰遇上。

    “前辈。”武清璇作揖,“幸好您无事,不然,我等难辞其咎。”

    “前辈。”

    “前辈。”

    云虚子和纯德和尚二人齐齐作揖。

    李沉舟摇摇头,不想多说,回头朝车文峰使了个眼色,“你们回来了,正好。”

    车文峰将东西从背上卸下来,打开了给他们三人看,“这是在那降头师藏起来的小鬼,这小鬼已经成了气候;当时我打开地板之时,自行睁开眼的瞬间杀气涌现,看来是个怨煞之气十分重的东西。”

    武清璇双手接过一看,“这是镇邪符?”

    “正是。”车文峰点头,镇邪符和镇鬼符的画法没多大差异,因此,在很多不知情的眼里就会被认为是镇邪符;武清璇能猜对,足可见其对玄学界的了解。

    “我还是第一次见小鬼,这东西真有你说的那般杀气冲天?”武清璇有些不信邪。

    车文峰颔首,“自然,当时前辈也在场,部长若有疑问可问前辈。”

    武清璇将目光转向李沉舟,只见李沉舟淡淡颔首,心下信了十分,“既如此,要如何消灭?”

    “烧了便是。”

    李沉舟不冷不淡的说完,车文峰呵呵笑了一声,“前辈,这小鬼已经成了其后,普通的火恐怕烧不死。”

    “不是有烈火符么,那东西也烧不死?”李沉舟翻了个白眼儿。

    车文峰摸摸鼻子,“自然是能的。”

    “能不就行了么,一张符的事儿;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就是你们的事情了,接下来我会带书宁到处走走看看。特殊部门没有特别的事情就别来找我了,找了也找不到。”李沉舟转身便走。

    “前辈,请等等。”

    李沉舟脚步一顿,回首循声看去,“武部长还有事?”

    “前辈,前辈,之前您用的秘术能否传给我们?”武清璇脸红了红,继而厚着脸皮道:“我知道者要求有点过分了,只是,特殊部门中若无人会这门秘术;往后的任务中恐会走许多弯路,若是有人会,以后前辈也能轻松点,您说对吗?”

    李沉舟定定的瞅了她一眼,仰头轻笑,“呵,武部长什么时候也是说这种冠冕堂话的话之人了?”

    “前辈.......”

    李沉舟定定的望着她,一股威压随之而来;秘术之事是各家不传之秘,武清璇开了这个口,便在某种意义上破了这个潜在的规矩。

    武清璇只觉身体沉如大山,生不出反抗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