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仲康!”许褚话音一落,李杰便抽出手来,随手空中一捞,一方白玉匣子便被他拿在手中:

    “这里面有仙丹一枚,你先拿着,等下李某请人帮你开灵!”

    “谢主公赏赐!”许褚被李杰突然抽手,本来还愕然,但看到李杰凭空一捞,便拿出了白玉匣子,这等神仙手段,让许褚很是吃惊,看到李杰将那是仙丹的白玉匣子递给他,许褚顿时两腿一软,一边激动不已地双手接过白玉匣子,一边拜倒在地。

    “仲康,这仙丹你等下再服用,李某的事先交代你听!”李杰一边扶起跪拜在地的许褚,一边抬头望了望天后便道: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这是去年张角以太平道在冀州涂炭生灵的口号,虽说他已授首,然其所言非虚,这苍天确实已死,这天下已经大乱!”

    “许诸听令!”李杰简单地开了个头后,便对着认认真真听着他说的许褚猛然喝道:

    “今日,李某以仙书太平要术三卷传于你,你当终身奉吾为主,以天下苍生为念,替吾断了这汉,灭了这刘家血脉,替吾此大仇,许褚,你可敢接令?”

    “许褚接令!”那许褚被李杰一喝,顿时立马跪伏在地:

    “主公有令,许褚当万死不辞!”

    “许褚,你且先听李某安排!”李杰嘴里说传许褚太平要术,但却并未拿出来,反而没有扶起许褚继续说道:

    “李某有三件事交代你,第一件事便是你先前放走的褚燕乃是黑山军的将领,李某命你将此太平要术研读后,传于褚燕,并与褚燕一起,兴兵反汉!”

    “第二件事便是你与褚燕,略有所成后,那怕不惜代价,务必将京师的曹孟德请到军中,那曹孟德有先天头风之疾,李某赐你丹药数枚,以便助你收他为己所用,让其做你军军师,如他不从,务必斩杀,你可记清楚了?”

    “第三件事,便是......”

    李杰开了头,这一连串地命令便行云流水一般地跟许褚交代完毕,随即,李杰又将他置于墨玉手链里的那三本太平要术和替许褚准备好的丹药杂物,一股脑全部拿出,摆在已经被惊呆的许褚面前。

    “许褚遵命!”许褚可从来没想到,李杰会有如此作法,直到李杰将一本用蔡伦纸叠在一起的册子递给他时,他才蓦然反应过来,望着李杰的眼神都变了。

    “仲康,李某刚交代你的事都在这本册子里面,而且里面还有更多的做法都在里面,这本册子你可要好生保管,今生今世,不得有他人翻阅!”

    “许褚遵命!”许褚将李杰递给他的册子一边揣入怀里,一边对着李杰道:

    “有主公如此安排,许褚必不负所望,许褚发誓,必定早日按主公要求,断了这汉朝,灭了他们刘家的血脉,待那日到来,许褚便可追随主公安心修行了!”

    “如此!甚好!”

    .......

    胡军长老将吓得近乎尿裤子的褚燕丢给李杰时,李杰已经交代完许褚,在李杰的蛮缠乱打下,胡军长老实在没有办法,也用金长老给李杰的开灵丹,将许褚开了灵。

    趁着胡军长老开灵之际,李杰又略施他那炼气层的手段,将几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的褚燕给收拾了当,当褚燕在听到许褚也将成为仙人后,褚燕当即便同意追随许褚,再等他听到李杰说到许褚将传他仙书后,褚燕顿时激动得无以复加,一个劲地跪在地上一边道谢,一边表忠心了。

    李杰弄完许褚和褚燕,又央求胡军长老直接出手,将几乎已经好了大半的方达几人给强行祛除了病根,在胡军长老出手之际,李杰便取出他的石针,以他炼气五层的修为,用他熟练之极的炎灸针灸术,三下五去二便将黄叙的病根也给褪除。

    黄忠自然而然,甚至说是借机拜谢,以兑现承诺为由,同样拜李杰为主,只是李杰却在胡军长老觉得莫名其妙的眼光中,交代黄忠和方达几人,均要以许褚为首。

    用李杰的说法,以后许褚的话就是他的话,这李杰作为主公把话当面都交代得清清楚楚后,黄忠等人自然应诺,于是在众人的跪拜当中,李杰便上了胡军长老的耀阳宝剑。

    “胡长老,小子的事已经全部安排妥当!”望着一脸不高兴的胡军长老,李杰此刻却满脸讪笑,心里犹如落下一块大石。

    “哦,你这样就妥当了?你就准备这样去陪那胖狐狸闭死关了?”见到李杰一副轻松的表情,胡军长老的耀阳宝剑却没有朝正一元皇派飞去,反倒依然朝北飞去。

    “还有什么不妥?”李杰被胡军长老问的糊涂了,当下便不解地盯着胡军长老问道。

    “哈哈!你果然还是个雏儿!”胡军长老此刻却放声大笑道:

    “就知道你会丢三落四,你家的那胖狐狸临出山门时,传音给老夫,要老夫替你把你那相好的给带上,哎呦,这一来一去的可真要了老夫的命啊......”

    .......

    日月似箭,光阴如梭,这时间就如白马过隙,弹指间中平二年就过去了,这一年天下大乱之势越发明显,在圣令之下,天下炼气修士一个接一个地参与到争霸天下,逐鹿中原的这场游戏里。

    此时的许褚一众人却在李杰的安排下,在冀州太行山脉里,悄然地发展着黑山军;

    中平三年,许褚已经悄然上京师,在曹公公家里,半夜里掠来了曹孟德;

    中平四年......

    汉朝积弱多年,天下群雄并起,何进被杀,董卓专权,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一切似乎都在历史既定的轨迹上行走。

    三国鼎立,攻吴伐蜀......

    “哈哈!哈哈!”这日,身着亮橙色道袍的胡军长老蓦然昂天长笑,大踏步地朝着已经闭门多年的金长老小院走去:

    “胖狐狸,你给老夫留下的真雷符今日算是总算派上用场了。”

    站在小院门口的胡军长老一掐指决,他从怀里取出的那张金黄色符纸便嗖的一下钻到了那徽派小院里面。

    ......

    刘邦的汉朝这次不再如王莽当年,只是中断了,就是刘家的血脉也被斩杀的干干净净了,而且这逐鹿成功的功劳,也在使用真雷符后的胡军长老的主持下,全数归真正的幕后之主李杰所有。

    .......

    “主公!”正一元皇派里的徽派小院此时却换了个主人,这主人的名字正是多年不见的李杰。此刻还是那青年模样的许褚,他却带着年近花甲的几人一同跪伏在徽派小院的茶厅里:

    “许褚幸不辱使命!”

    “哈哈!如此甚好!”此时的李杰的模样也和那日却月城外没什么两样,只是眼神沉稳了许多,他的身上也不再是普通道袍,穿着的却是亮橙色的道袍了:

    “仲康,辛苦你等了,来,来,来!咱们喝茶!”

    “主公,这就是孟德先生!”许褚此时却一站起来,神色中颇有敬意地朝着其中一名长须老者一指,认认真真地对李杰道:

    “这些年,天下各大门派能人辈出,幸亏孟德先生天众奇才,不然主公之事,许褚怕也没办法办好啊!”

    “哈哈,好,你们的事,李某都知道了!”许褚话音一落,李杰连忙从那鸡翅木大板桌的主位站起来,几个疾步连闪,一把扶起跪伏在地上的长须老者,头却朝着那茶厅的后面喊道:

    “雯瑜,孟德先生来了,你还不快点出来!”

    .......

    曹操曹孟德争霸天下有功,李杰在其要求下,赐予其后代登基,曹操本人也被已经成为长老,有收徒资格的李杰收为徒弟,甚至在许褚的强烈要求下,曹孟德成了李杰的开山大弟子.......

    历史似乎与后世记载没有不同,唯一不同的是,此时的魏国却奉太平道为国教,定都洛阳,尊奉李杰为开国始祖,为万民敬仰.......

    但历史就是历史,就如天注定一般,在曹操后代曹丕登基后不到四十年的时间,李杰开创魏国的历史很快就被洛阳城里莫名其妙的一场天火给抹去了痕迹。

    与此同时,司马家族却乘机生事,于公元266年建立晋,在史官的刻意编撰之下,直接删去了李杰开国始皇的称号,称曹操后代建立的朝代为曹魏,并封杀了太平道。

    而曹操在李杰的告知下,并非不知道司马家族会将他后代的魏国取而代之,只是已经成为修士的他,也已经看淡了这世俗之事,还不说他曹操在修士中并不出色,就算他有遮天之力,他护得了后代一时,也护不到天荒地老。

    而李杰在知道曹操的想法后,越发地对他照顾,只是可惜一直还在闭死关的金长老还未修炼到元婴,没有办法神游鸿蒙界,所以李杰也只好带着他门下的七名弟子,凭借着替正一元皇派夺得一场论道之战胜利的功劳,天天呆在这徽派小院里一边修炼,一边喝茶。

    历史的车轮就如李杰没有到达汉末一般,轰隆隆地朝前碾去。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