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53章 皇帝赏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1_1176/672972.html
    李家大院热热闹闹,这个来那个到的。

    都知道李逍拿回了大院,又收回了八百亩地,于是来的人更多了。既有李家过去的亲戚朋友,也有一些旧识乡亲。

    对于这些不请自来的人,李逍是没多大好感的。当年李家落难的时候,也没见有几个帮忙的,现在见李家翻身了,倒是都来了。

    李逍还留了几分情面,面上带着笑。李贞却是个率真的人,在屋里直骂这些人不配进院里来。

    “算了,心里有数就行,伸手不打笑脸人,咱们以后不跟这些人交心交肺就行。”李逍安慰着李贞,婉娘也在一边劝说小姑子。如今李家翻身了,也没必要还记恨着这些人,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闹翻了也没必要。

    “三娘,你看哥哥给你弄了什么好东西?”

    李逍笑着拿出两支钗。

    两支黄金打造的凤头钗,钗头是一只金凤,虽然比较粗糙简单,可毕竟是黄金打造的,还是值些钱的。

    “哇,凤头钗。”李贞一见金灿灿的首饰就移不开眼了,也顾不得埋怨那些人,高兴的抢过来就要往头上戴。

    李逍对婉娘道,“给你和三娘一人一支,你们戴给我看看。”

    李贞和婉娘这几年都吃了很多苦,身上荆钗布裙的,甚至还打着补丁,粗茶淡饭过尽苦日子。

    “家里现在也还这样,花那个钱干什么,我只要跟着三郎在一起就高兴,不求穿金戴银。”

    “以前苦了你们,对不住,现在怎么还能再苦你们呢。这东西也没花钱,是原来张超留下来的,如今就是我们的了。留着也是留着,给你们戴正好。”

    说是凤头钗,其实只是俗称,钗头是一只鸟,并不是真凤凰。但金钗却是没错,婉娘嘴上说不要,心里还是高兴的。等李逍帮她戴上,她也忍不住问好看吗。

    “好看,嫂嫂戴上这金钗整个人一下子就容光焕发了呢。嫂子,你看我戴着好看吗?”

    “好看好看。”赵婉笑着回应李贞。

    “库房里还有些丝绸布匹,回头我给你们拿过来,你们自己裁减做几套新衣服,这看着也要过年了,以后你们总不能还穿着这布衣布裙甚至打着补丁吧,那也太不符合你们地主家女眷的身份了。”李逍打笑道。

    “先给三郎做几套新的。”

    婉娘忍不住感叹,“这些天总感觉就算是在做梦,甚至我好几个晚上都是在梦里笑醒的。”

    “这不是梦,这好日子才刚开始呢。”

    住进了大宅子,身上的高利贷也没了,甚至还一下子多了八百亩地。

    可以说,现在李逍就算不再忙着去做什么赚钱生意,其实也能当一个逍遥的地主员外了。

    不过现在李逍要开班教学,一下子收了差不多三十个孩子读书,他答应了佃户们是免学费,还包他们吃住,等于一下子多了三十张嘴。

    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养这么多小子可不简单,何况家里现在除了这些小子,还有部曲、奴仆二十号呢。

    李家大院现在得有五十号人,光那院子已经住不下了,李逍打算再在外面搭两个小点的房子住人。

    处处都得开支,地主也不好当。

    ······

    帝都,长安。

    太极宫里,右领军卫中郎将今天被皇帝召见。

    大殿里生着许多暖炉,厚厚的帘子隔绝外面的冷气,殿内温暖如春。皇帝李治与薛仁贵对坐下棋。

    皇帝李治今年二十五岁,这位太宗皇帝的嫡三子已经在天子宝座上坐了四年。皇位本来怎么也轮不到他的,在他上面,还有一母同胞的嫡长兄太子承乾,和嫡次兄李泰。

    甚至在诸多兄弟中,李治其实也仅排到第九。嫡兄李承乾李泰外,还有诸如李恪等兄长都拦在他的前面。

    可最终太子承乾和李泰斗的激烈,结果太宗晚年太子被庶,李泰也跟着被废,皇位最终让所有人意料的落到了李治的头上。

    当了六年皇太子后,李治顺利继位,到如今已经稳坐皇位四年。

    这四年,李治没做什么,一切萧规曹随,朝中事务基本上交由了元老长孙无忌等大臣,朝堂倒也清平。

    不过李治骨子里也是个有抱负的君王,他的父亲是天可汗,为大唐打下了大大的疆域,李治向来崇拜他的父亲,也处处模仿他。

    “陛下。”

    薛仁贵见皇帝夹着棋子却久久未落,陷入深思许久不动,忍不住出声提醒。

    “嗯,薛将军棋力又见大涨啊,朕居然无处可落子了。朕认输!”

    薛仁贵忙道,“臣棋艺差陛下远矣,只是陛下今日似乎有心事?”

    “其实还是那件事情,高句丽人越来越猖狂了,如今在做困兽之斗,联百济、靺鞨攻新罗、劫契丹,这是欲从新罗和契丹人那里弥补损失。若是我们不阻止他们,那大唐这些年对高句丽人的袭扰战略就将失败。”

    “陛下,既然如此,何不发兵征讨高句丽人,高句丽人这些年在我大唐的攻势之下,已经是国势日衰,还深陷粮荒之中。此时若发兵,正是时候,还能召新罗与契丹等发兵协攻。”

    说完,薛仁贵起身跪下,“臣愿领兵东征,为陛下荡平高句丽,除此心头之患。”

    “仁贵以为此时正是东征之际吗?”

    “千载难逢之机,不可错过。”

    李治沉吟,“你之前上的那道出兵奏折,言东征必胜十条,朕认为很有道理。朕想不到,你能有如此谋略和如此之果决。若朕真派兵出征,你果真敢统兵东征否?”

    “臣愿立军令状,若不能得胜,愿听凭处置。”

    “好,有这句话朕就心安了,当年太宗亲征辽东,你屡立军功,太宗深为赞叹。有你出马,东征已胜一半矣。你回去准备一下,等候圣旨吧!”

    薛仁贵大喜,“臣谢陛下信任。”

    “起来吧,说实话,朕还真有几分舍不得你离京呢。本来羽林军建立在即,朕还十分想让你来统领羽林军,拱卫宫禁的。”

    “臣愿意先去辽东为陛下荡平高句丽人,再回京护卫陛下。”

    “哈哈哈,那朕就等你凯旋。”李治很高兴,“对了,你之前献上的那个白糖脱色秘方,朕已交给少府监,他们回复说此法确实管用,非常有效。你有如此秘方,却不贪图,而是献给朝廷,朕很欣慰。朕要奖赏,要重赏,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陛下,那秘方臣进献之时也说过,是代蓝田县一忠心乡民所献,并非臣之秘方。”

    “你要赏,他也当赏,朕通通有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