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可能修了个假仙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记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1_1211/692197.html
    问题的存在,就是为了解决。解决问题会花费时间,而在解决问题的时候浪费一些时间,就会过去更多的时间。

    人生嘛,总是要做一些其实并不想做的事情,度过无聊或有趣的时间……很多人过了这样的时间,就会有死亡,可还有那么一部分人,不会死亡。

    对于这些人来说,死亡就是很没有意义的事情,反正都死不了,又有什么好想的。

    也正是因为死不了,就有很多事情可做,也必须做点事情,不然真的会很无聊,而且是一直都很无聊。

    木易所阐述的问题,对于其他人来说,是有一些新奇的,是当初怎么想都没有想到的。

    好像思维没有彻底打开,很多问题都快要想到点上了,结果就停下来了,什么关键点都没有。

    当木易说起这样的想法之时,该有的想法在其他人的脑海中滋生了,而就只有木木觉得很奇怪,好像问题并不是这样的问题,在哪里缺少点什么。

    是哪里缺少了点什么呢?可是,除了不知道这个问题之外,不觉得哪里缺少了什么……

    想不明白的时候,就不去想。很多问题都是想不明白的,从以往的很多经验可以得出,所以,真的没有必要去多想。

    似乎是这样……木木好像发觉了什么,眼神多了一些奇特的光彩。

    “对了,老爹,我想到一个问题!”木木看向木易,“你有没有听我说过,曾经发生了什么?”

    听到木木的提问,木易觉得很奇怪,似乎真的没有说过发生了多少事情……可这不是不想说的吗?

    不想说,就不说,所以没有多说。

    木易是这样想的,但木木并不是这样想的。很多事情都是知道的,好像并不用刻意记忆,都会出现在脑海里,很多不知道的问题在触碰的时候都会知道。

    可还是有很多事情不知道,而这样不知道的事情,基本是得不到答案的。

    不是因为不愿去想,不是因为没有去想……其实也算是没有去想吧。

    每每想起之前的问题,都像是记忆力要刻意出现一些东西,让自己想着想着就觉得不应该继续想下去,也就在时间流逝一点点之后断却了这样的念想。

    是自己真的不愿意去想吗?其实并不是的,像是有什么存在刻意抹除记忆一般。

    曾经,木木不觉得枯坐十三万六千九百四十三年有什么了不起的,想不明白的事情没有想明白也没什么。

    可是,真正去枯坐十三万六千九百四十三年会是怎样的情况?

    自己有那个耐心去坐那么久,只是想没有想明白的问题?那自己是不是傻呢?有什么问题值得连续思索这样长的时间?

    没有!

    木木肯定。

    好像曾经发生的事情并不是这样的,所有的记忆都是别人都强行加到自己身上的。

    也有可能,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多了这样的记忆……记忆被篡改了,但是谁有这样的力量,能够篡改自己的记忆呢?

    已经站在了九天的至高处,坚信除了天地,没有什么能够继续束缚自己……对了,还有天地。

    无法离开的天地!

    这片天地似乎和老爹所说的并不一样,哪怕天真的很高,但应该是可以离开的。

    花费无数时间去离开这天地,但无论飞多长的时间,都没有办法离开。飞行与穿梭空间都像是受到阻碍,也可能是有迷阵的效果,一直在某个范围之内绕圈圈,无法离开。

    这片天地始终都限制着在这天地间的人,按照老爹的说法,逆天什么的,其实真的应该是存在的。

    因为这天不让人去看外边的世界,那怎么能够让人不逆天呢?

    不是天没有影响什么,不是天没有对人做点什么。天确实做了点什么,对于人来说,如果想要有更宽广的视野,肯定是需要逆天的。

    “曾经发生了什么,不是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吗?”木易笑着说道,“我不是你,没有和你一样的经历,不知道你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果你不记得曾经发生了什么,你就去问问别人,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毕竟你是重新活了一世,可能有些记忆遗忘了。”

    “当然,你要是真的发现了什么,就大胆去求证,总会得到结果的。”

    “实在不行,你就记下来,写在某个地方。”

    这是一个很好解决的办法,但木木觉得这样做没有多少意思。

    真正记不住的东西,那肯定是有什么存在强行抹除记忆的,就算记在某个地方,一样记不起来会在哪里。

    这样有什么意义呢?反正是没用的,何必呢?

    真正的强大,是要把所有的记忆都划归自己,不被别人抹除,永远不会忘记。

    所以,现在并非真正的强大。

    有些时候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强大,面对谁都不怕;有些时候是真不觉得自己强大,还有很多事情是做不到的。

    意识到自己的强大的时候,那是和别人比较的时候,是和平常人比较的。

    不觉得自己强大,那就是和这天地比较,沉浸在那些做不到的事情当中,特别是不知道什么是道,不知道怎样才能够离开九天,去看看外边的世界。

    看得到外边有些什么,一颗颗的星辰,但是去不了。

    不知道老爹所说的星辰是什么样子的,可自己是真的看到了的,是知道星辰是星辰的。

    不若什么时候具象出自己看到的景象,让老爹看看,是不是真正的宇宙太空,和他曾经知道的太空是不是一样的。

    可现在似乎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我其实是想说,我们的记忆,都可能是假的。”木木仔细想了想,“就像是你所说的程序一样,我们的记忆,就像是程序的一部分,都是通的,在一定程度上,知道的都是一样的。”

    知道便是知道,不知道便是不知道,可是不知道的也想知道。

    是不是真的这样呢?

    木木觉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自己还是弄不明白的。

    真正能够弄明白的人,是这个世界之外的人,是木易,是体制之外的,经常被天道所不容的。

    正是因为不被天地所容,才会经常出现雷劫,虽然雷劫并不算强,但那是对待强者来说的。初到九天的木易不强吗?其实是真的不强的,但是木木做了很多的准备,不强大的木易确实已经有了比较强大的地方。

    能够抗下天劫,这个是在木木的掌控之中的,哪怕木易不能够把天劫扛住,所有的雷霆,他都会将其解决掉。

    雷劫也是一种淬炼,天地对于人的压迫,压迫着每一个人,也提供了变强的机会。

    “算了,暂时不说了。”问题的存在,就是为了解决。解决问题会花费时间,而在解决问题的时候浪费一些时间,就会过去更多的时间。

    人生嘛,总是要做一些其实并不想做的事情,度过无聊或有趣的时间……很多人过了这样的时间,就会有死亡,可还有那么一部分人,不会死亡。

    对于这些人来说,死亡就是很没有意义的事情,反正都死不了,又有什么好想的。

    也正是因为死不了,就有很多事情可做,也必须做点事情,不然真的会很无聊,而且是一直都很无聊。

    木易所阐述的问题,对于其他人来说,是有一些新奇的,是当初怎么想都没有想到的。

    好像思维没有彻底打开,很多问题都快要想到点上了,结果就停下来了,什么关键点都没有。

    当木易说起这样的想法之时,该有的想法在其他人的脑海中滋生了,而就只有木木觉得很奇怪,好像问题并不是这样的问题,在哪里缺少点什么。

    是哪里缺少了点什么呢?可是,除了不知道这个问题之外,不觉得哪里缺少了什么……

    想不明白的时候,就不去想。很多问题都是想不明白的,从以往的很多经验可以得出,所以,真的没有必要去多想。

    似乎是这样……木木好像发觉了什么,眼神多了一些奇特的光彩。

    “对了,老爹,我想到一个问题!”木木看向木易,“你有没有听我说过,曾经发生了什么?”

    听到木木的提问,木易觉得很奇怪,似乎真的没有说过发生了多少事情……可这不是不想说的吗?

    不想说,就不说,所以没有多说。

    木易是这样想的,但木木并不是这样想的。很多事情都是知道的,好像并不用刻意记忆,都会出现在脑海里,很多不知道的问题在触碰的时候都会知道。

    可还是有很多事情不知道,而这样不知道的事情,基本是得不到答案的。

    不是因为不愿去想,不是因为没有去想……其实也算是没有去想吧。

    每每想起之前的问题,都像是记忆力要刻意出现一些东西,让自己想着想着就觉得不应该继续想下去,也就在时间流逝一点点之后断却了这样的念想。

    是自己真的不愿意去想吗?其实并不是的,像是有什么存在刻意抹除记忆一般。

    曾经,木木不觉得枯坐十三万六千九百四十三年有什么了不起的,想不明白的事情没有想明白也没什么。

    可是,真正去枯坐十三万六千九百四十三年会是怎样的情况?

    自己有那个耐心去坐那么久,只是想没有想明白的问题?那自己是不是傻呢?有什么问题值得连续思索这样长的时间?

    没有!

    木木肯定。

    好像曾经发生的事情并不是这样的,所有的记忆都是别人都强行加到自己身上的。

    也有可能,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多了这样的记忆……记忆被篡改了,但是谁有这样的力量,能够篡改自己的记忆呢?

    已经站在了九天的至高处,坚信除了天地,没有什么能够继续束缚自己……对了,还有天地。

    无法离开的天地!

    这片天地似乎和老爹所说的并不一样,哪怕天真的很高,但应该是可以离开的。

    花费无数时间去离开这天地,但无论飞多长的时间,都没有办法离开。飞行与穿梭空间都像是受到阻碍,也可能是有迷阵的效果,一直在某个范围之内绕圈圈,无法离开。

    这片天地始终都限制着在这天地间的人,按照老爹的说法,逆天什么的,其实真的应该是存在的。

    因为这天不让人去看外边的世界,那怎么能够让人不逆天呢?

    不是天没有影响什么,不是天没有对人做点什么。天确实做了点什么,对于人来说,如果想要有更宽广的视野,肯定是需要逆天的。

    “曾经发生了什么,不是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吗?”木易笑着说道,“我不是你,没有和你一样的经历,不知道你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果你不记得曾经发生了什么,你就去问问别人,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毕竟你是重新活了一世,可能有些记忆遗忘了。”

    “当然,你要是真的发现了什么,就大胆去求证,总会得到结果的。”

    “实在不行,你就记下来,写在某个地方。”

    这是一个很好解决的办法,但木木觉得这样做没有多少意思。

    真正记不住的东西,那肯定是有什么存在强行抹除记忆的,就算记在某个地方,一样记不起来会在哪里。

    这样有什么意义呢?反正是没用的,何必呢?

    真正的强大,是要把所有的记忆都划归自己,不被别人抹除,永远不会忘记。

    所以,现在并非真正的强大。

    有些时候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强大,面对谁都不怕;有些时候是真不觉得自己强大,还有很多事情是做不到的。

    意识到自己的强大的时候,那是和别人比较的时候,是和平常人比较的。

    不觉得自己强大,那就是和这天地比较,沉浸在那些做不到的事情当中,特别是不知道什么是道,不知道怎样才能够离开九天,去看看外边的世界。

    看得到外边有些什么,一颗颗的星辰,但是去不了。

    不知道老爹所说的星辰是什么样子的,可自己是真的看到了的,是知道星辰是星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