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人们总说生活就是一场舞台剧,现在对于杰弗里来说已经走到了戏剧的高潮部分。

    嗒嗒嗒

    皮靴踩在水泥地板上,软胶底的回响变得尤为刺耳,走廊两旁的管道流出恶臭的黑水滴在地面,耳边偶尔传来老鼠的吱吱叫声,在臃肿的皮囊伪装之下,杰弗里的心在怦怦的跳个不停。

    五个九头蛇士兵前三后二夹住了杰弗里,带他回到了这个堡垒,天气很冷,汗水却浸湿了他的后脖颈,杰弗里松了松领口,湿润让他感到不适,疯狂血腥的画面闪过他的大脑,是针头刺入眼球,是刀口切开脊骨,九头蛇,这个闻名地下世界的恐怖组织,他们能做出来任何事,历史上的众多恶魔崇拜的邪教组织都有着九头蛇的影子,白色尖头帽,高举火把朝拜着五芒星,杰弗里现在心里只能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自己暴露了,我将如何死去?”

    紧张的情绪从心脏蹦到嗓子眼,越是危险关头,人们越容易去想这些问题,“冷静,杰弗里,这条路通向的是办公室而不是拷问室,没准这群混蛋还没发现你。”

    “约翰先生有事找您,笔头将军,”领队的九头蛇士兵隔着防毒面具嘲笑着杰弗里,杰弗里,也就是他现在扮演的波隆将军,原本是一个报社记者,因为曾帮助希特勒大肆宣传纳粹主义,在希特勒掌权后被授予了将军的军衔,当然他的职位也只是个有名无权的位置,所以很多德军士兵并不待见他,但碍于纪律一般不会表现出来,不过如今这里是九头蛇的地盘,这群被洗脑的狂信徒只尊敬他们的首领约翰·施密特,像波隆这种被视为第三帝国的垃圾,他们根本不鸟。

    熟悉的办公室,装潢和三天前一点都没变,桌子上的笔也是按色调的冷暖整齐排序。

    “德国精神,”杰弗里内心吐槽了一句。

    座椅空空,不见约翰的影子,办公室里留声机放着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杰弗里还在猜测,在激昂的音乐声下,隔壁突然传来了隐隐的吼声。

    “超级士兵必须进入战争,我可不管是不是实验刚好!”这声音强硬的说道,杰弗里听得出来,这是约翰。

    随后,另一个软弱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回应道“但是,约翰先生,他们还......”

    “没有但是,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艾德博士,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杰弗里听出来约翰强忍下了怒火,转而把语气变的冰冷切不容置疑。

    嗒嗒嗒

    脚步逼近,约翰从尽头的黑漆木门走出,他脚步停顿了一秒,随手关上了门说道,“波隆将军,对于上次的谈话我仍记忆犹新,哦,请坐。”约翰指着办公桌前的椅子,“你说过你很看好我们的实验,你也承诺元首先生了解这里发生的所有伟大工作,但据我了解事实并非如此。”

    杰弗里心里惊讶了一下,听施密特的语气,这次叫他来好像与身份无关,但无论什么事,只要与施密特有关就不能放下戒心。

    他拉紧声带的肌肉,模仿着波隆将军说道,“施密特先生,我确定元首绝对看到了我的报告,啊,在这里,”杰弗里把一个档案袋放在施密特的办公桌上,推给施密特,“这是报告的副本,您可以检查一下,我绝对属实的把所见所闻一一上报。”

    施密特盯着波隆好一会儿,随后接过档案袋,拿出里面的报告阅读了起来。

    杰弗里紧张的等待,施密特阅读如同沉思一般,靠在椅背上举起报告表情严肃,然后一声不吭,只是有时抿嘴,有时微微点头。

    “我必须承认,波隆先生,你确实有写作天赋,把这些常人不能理解的伟大实验写的如此令人激动的确是件困难的事情,”忽然施密特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但问题就在这,你写的太好了,我不认为元首会忽略这篇报告,但至今为止我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按照以往,这个时候第三帝国的军队就已经开进了我的城堡,抢着要我的士兵,你告诉我波隆将军,在你之后还有谁接触了这篇报告?”

    “不,”波隆摇了摇头,用很确定的语气说道,“我发誓,我亲自去见了元首,在此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看过这片报告。”

    “那问题就很明显了,”施密特忽然掏枪,吓得波隆一激灵,杰弗里把这位笔头将军的软弱性格塑造的很好,当然他自己的内心也着实突了一下。

    “你真的把这篇交给元首了嘛,还是说这是你为了应付我而现编的!”

    黑色的枪口对准了杰弗里德脑门,旁人看来,波隆将军那个满是肠肥的脑门儿此刻正冒出黄色的油脂。

    “不不不,”波隆赶紧举手做出投降动作来安抚施密特,但在心里,杰弗里暗自庆幸了一把,果然身份还没有传到施密特的耳边。

    “您也知道,元首最近身体欠佳,加上工作太过辛苦,他得关注前线战士的生死和战略大局,我的报告送去的时候被放在了一大摞文件的下方,我想用不了多久元首就会看到的。”

    施密特没有放下枪口,过了几秒,施密特嘴角露出诡异笑容,“如果档案根本没被送去呢?元首根本没看到这次的报告,如果结局是这样,你是否早已私通外敌?”

    施密特站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阳光从他背后的玻璃射进来,杰弗里根本看不清施密特的表情。

    “人总是防御系统里最容易突破的一环,有时候我们所见与真实可能毫无关系,”施密特冷哼了一声,“不过我相信笔头将军还没那个胆量冒死背叛帝国。”

    波隆顿时松了口气,“没错,先生,我可不敢做这种事,”看着施密特的笑容,波隆也跟着附和了起来,“这种吃枪子的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去碰的,您放心好了。”

    “我不相信你的忠诚,”施密特的话语让杰弗里突然感到一阵紧张,“但我相信你的胆小,波隆将军,我确实相信你为帝国所做的一切,但有时候卧底早已经潜入了我们身边,告诉我,波隆将军,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叛徒。”

    “我们.....”波隆顿了一顿,“当然是杀光他们。”

    “没错,”施密特点点头,“我们要杀光他们,第三帝国的意志终将统治这个星球。”

    施密特表情狂热的握住了波隆的双手,“现在,你要做的就是重新报告元首,相信我这将改变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