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按照张小磊依据这些日子以来不少火器测试的大致的推测,在这个时代用火炮攻城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粗略推测即便是针对包砖土层,如果用寻常的九斤弹野战炮最强标准装药来轰击,像应天府东南那样高大而坚固的地方没有三四千次有效开火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打开一个有意义的缺口。中国的传统城池城墙一直到民国军阀内战时代还是防守一方可以凭借的巨大障碍,也就抗战时期做为工业国而有充足野炮弹供应的日本人可以对付一些砖包土的城墙,遇到一些石头城同样头破血流。

    这样算下来,至少需要累积十亿焦耳以上的累计投射能量才有可能彻底摧毁一段高大的传统城墙。按照自己对一些臼炮的测试,自己制造的那些黑火药的水平应该有拿战时期欧洲黑火药大概六七成左右的水平。只是考虑到对那些四千斤发射筒完全没有什么信心。在这些发射筒有可能破裂炸膛的情况下,为了保证必要的威力,张小磊才选择按照四百斤的标准来装药。

    可让张小磊不知道也根本无法测量的事情是,这些“发射筒”多少还是朱元璋专门叮嘱并且用了不少心思的,虽然被猛烈的黑火药炸的裂了开来,可还是并没有在埋在土里的情况下因此损失多少能量。同时,此时的应天府城头也不是传说中沈万三所修建的明代南京城头。

    上万斤的重量以近百米每秒的速度猛烈的撞击到城墙上的时候,似然动量仅仅相当于几十发高标准装药的九斤弹炮弹,可是动量却几百倍于寻常野炮发射的九斤弹炮弹、上百倍后世野炮炮弹。几千万焦耳的巨大能量还有巨大的动量轰击之下,整个城头都如同被彻底掀翻一般,几百吨的石头和土块连同城头之上几十名守军的身体血肉在这种巨大的威力之下四散而飞,有的甚至飞到了城内上百米的距离上。范围百米之内的几百守军都被着巨大的冲击带来的震动短时间内丧失了战斗力甚至是反映。甚至还有数十米外的壕沟内的数名北明士兵因为没有注意好隐蔽被那飞溅的石屑砸死砸伤。

    当碰撞带来的爆炸烟尘散尽时候,整个城头像是被近在咫尺的天狗啃了一块,足足被轰开一个范围十米上下,直透整个城墙的缺口。

    很显然:张小磊明显高估了这个时代城墙的坚固度,同时也低估了火药在那哪怕会炸膛的金属铜内发射装置内的威力。

    “开火!”明显还是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北明军队率先反应过来,负责掩护并且早已填装好弹药的几十门轻炮迅速开火,很短时间内就摧毁了两部在城墙缺口后面刚刚暴露出来的应天府守军投石机。

    负责攻城掩护的上千名弓弩手与数百名火器手也开始以猛烈的弓弩和臼铳发射的弹矢也接连不断的打了过去。云梯队在这个时候也露出了战壕摆开了准备攻击的架势。很显然:这些都是将要组织进攻的征兆。

    充足的兵力让守军的反应还算是并不缓慢,虽然有很多临近缺口地点的守军官兵被震的七荤八素。更远距离上的守军看到这种架势还是源源不断的增援过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几百斤黑火药爆炸产生的白烟再一次向着城头的方向从另一个角度上喷吐出来。一个灰色的球状物体以守军根本来不及反应的速度就轰到到了城头之上。几千万焦耳和巨大的动量再一次掀起了方圆范围几十米左右的巨大烟尘,吞没了整个缺口。几十丈范围内的数百守军再一次在巨大的震动之下非死即伤。

    烟雾渐渐散去的时候,当进攻的一方做好准备再一次摆出进攻的架势之后,再也没有多少守军敢于逼近缺口五十步左右的范围内了。

    负责指导的张小磊一名手下这时候也不再犹豫,同时也庆幸埋设发射筒的时候考虑过一些特殊的情况。就命令坑道内的人们通过似乎如同拔河用途一般绳索来调整沉重的发射筒口的横向指向后以最快的速度下达了开火的命令。经过张小磊的不少教育,这些人当然也都知道一些战争的基本常识。能够再对手有效反应过来尽快的造成更大的破坏才是这种情况下的当务之急。如果遇到问题,明天准备好一些接着轰就是了。至少决不能让其他方向上的精锐集结过来,导致发射筒内的万斤炮弹还没有发射出去,就被守军集中精锐的反击所夺取。

    伴随着从逼近应天东南城墙内的坑道内连绵不断的巨响。一次接着一次的巨大爆炸开始向两侧延伸看来,再很短的时间内就覆盖了大概二百米范围内的城头。上千名原本以为安全的城头守军就再这种猛烈的轰击之下被彻底吞没了。

    几乎与此同时,还有几千名聚集在城头之后准备发动反击的守军也再十次万斤炮弹的轰击带来的碎石土块之下被砸死砸伤,不少早就准备好的投石机也遭到了破坏。

    虽然因为这种超常规的万斤炮弹发射筒的精度问题,并没有集中起来在城墙上打开一个比较完成的缺口,是却也让连绵二百米上下的城头都变得残缺不全起来,大部分地方的高度从十五米到二十米左右下降到了七八米到十米左右。在这种情况下,由精锐构成的攻城队很快就在弓弩手和炮手们的掩护下攻上了城墙上的缺口,并向着两侧的方向展开了猛烈的突击。

    几个月的较量让守城的一方应对城头可能被突破的局面也有了很多的准备,但是却从没有人想到回遇到声势这么巨大的炮击。

    在不少城墙内侧的投石机手和炮手还有城头上的墙垒防御人员非死即伤的情况下,登上城头的北明军队精锐很快就控制了至少半里左右范围内的城头,并不断的顶住了从城内到城头两侧各个方向上的反击。

    一些攻坚轻炮也被调运到了城头之上的时候,负责攻城的李文忠才终于看到了突破应天府城防体系打破僵局的希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