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袁州第二道菜上的就是水煮肉片,只是这道水煮肉片和外面的不同,这肉片是嫩白色的,而不是猪肉本身的淡红色。

    因为有着前一道凉菜的开胃,这道上桌的水煮肉片不一会就见了底。

    这道水煮肉片是装在一个深海碗里的,上面撒着细碎的葱末,热油一滚,袁州用木盖子直接压了压这个香味,然后才揭开端上桌的。

    这时候葱花鲜绿,肉片嫩白而大片,红彤彤的油亮辣汤下面是奶白色的高汤,上桌就让人忍不住想尝尝这与众不同的肉片味道了。

    “这次老夫就不客气的先尝尝了。”周世杰比李研一要礼貌一些,说完话后,看大家没反对才开始吃的。

    周世杰夹了第一筷子后,其余人也开始夹了起来,只是每个人的筷子都速度飞快。

    “好像看人吃东西特别容易饿。”平头男看着几人吃水煮肉片的样子,肚子咕噜噜叫了一声,然后心道。

    “这肯定是和泡面一样,看着香,吃起来一般。”平头男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这是一种特别好的美德,难道吃不到还想那葡萄很好吃很香?这不是虐自吗。

    “会长,您刚刚先吃的,这最后一片应该由我来尝才对。”胡越筷子按住最后一片肉,满脸严肃的说道。

    “周会长,这最后一片应该由我这个川菜会长仔细试试味道,之前你也在这里吃过很多次来,这种机会应该让给我。”张焱也开口道。

    “别争了,说到品,自然应该由我来。”李研一道。

    “尊老爱幼,这最后一片自然应当由我吃。”周会长笑眯眯的说道。

    边上的建议人马城以及赵信互看一眼,不舍的放下筷子,只是眼神不舍的看着那碗里的最后一块肉片。

    毕竟周世杰四人都争抢起来,哪里还有他们的份,不是一个档次,不敢动筷子。

    “空了我得来这里重新点一次吃吃。”马城心里暗道。

    “我这是为了蜀楼打探消息,不是因为好吃。”赵信心里理直气壮的给自己找理由。

    这边评选组的戏多,外面拍摄的平头男几人心里戏也不少。

    “我昨天还没觉得有这么饿,一定是我早饭吃的太少了,肯定是这样。”平头男和边上拍摄的人不约而同的想到。

    就在几人愤愤不平的看着周世杰几人抢菜的时候,袁州已经开始做第三道菜了。

    而周世杰几人在最后一块肉归了周世杰后,争抢也落下帷幕。

    “说起这玉白色的肉,几位有什么想法?”为证明这肉不是白吃的,周世杰开口了。

    “怎么做的老夫倒是不清楚,不过倒是看过这样一个记载。”李研一没好气的看了周世杰一眼,还是开口了。

    “李先生说的可是关于张大画家,张大千的记载?”胡越接口道。

    “是的。”李研一点头。

    “摩耶生炒牛肉,可是这道菜?”张焱想了想直接说出了名字。

    “此菜乃是张大千自创,牛肉与木耳同炒,出锅后木耳和肉片却黑白分明,煞是好看,只是这菜按照传说的那样做法却是做不出来的。”李研一道。

    “没错,但这肉片我看应该是这样做的。”周世杰先是点头肯定李研一说道,然后又道。

    “但切薄片用水冲洗怕是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张焱皱眉道。

    “不过这吃起来倒确实是猪里脊的味道,香味十足,不像水洗过的。”胡越也点头道。

    书里其实有记载张焱所说的张大千自创菜品摩耶生炒牛肉,说是只需要把牛肉切成薄片,用筛子在水龙头下冲洗二十分钟,再加入少量的芡粉调水,再急火热油快炒就有这样的效果。

    然而这却难以办到,何况猪肉和牛肉不同,若是猪肉这样冲水,吃起来哪里还有肉味,恐怕只剩一股注水猪肉的味道了。

    “别人是不一定可以,但这小袁前不久刚刚作出了三香放海,就是古籍《宋杂俎》记载的那道菜,完成度百分百。”周世杰笑眯眯的说出重大消息。

    “那不是传说吗?”张焱忍不住道。

    “《宋杂俎》?是什么古菜谱吗?”胡越没听过这个,直接问道。

    “不,就是一本杂学书,里面说有这个菜的味道、样子和名字就是没记载做法有点可惜,不过后来小袁研究了三天就做出来了。”周世杰一脸云淡风轻的说道。

    “这逼装的略明显啊……”胡越被噎住了一下,心里忍不住道。

    “有天赋就能这么欺负人?”张焱看袁州的眼神都不对了。

    可不是,一道古籍只记载的菜名的菜,研究三天就做出来了,真的可以这么欺负人?

    “研究做菜就是这小子的本份,没什么好夸的,免得他听见了骄傲。”李研一脸上笑嘻嘻,嘴上却严厉的说道。

    “呵呵,能不装逼吗?”胡越心里无语。

    “凭一个名字就做出了成品,这么厉害还说的这么谦虚未免有点假。”胡越这话憋在嘴里没说,只是看了看袁州。

    当然,他心里也有了打算,等这活动结束准备来给袁州做个专访,这且不提。

    周世杰这次夸的很有水平,以至于边上的人都沉默了,马城心里是佩服。

    至于赵信自然是秉持着:“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心理。

    “第三道菜,麻婆豆腐,请各位慢用。”袁州端上的第三道菜打破的几人的沉默。

    袁州端上来的麻婆豆腐装在一个扁平的四方盘子里,一块块规整的小方豆腐码的整整齐齐的。

    每一块朝着食客的那面都呈现出色白如玉一般的质感,细腻而白皙,而另外几面则包裹了一层透薄的红色芡汁,看起来红亮又有光泽,上面还撒着细细的青蒜沫。

    豆腐的中间的还星罗棋布的散落着金红色的肉粒,一个个肉粒完美的融合在豆腐中间。

    仔细一看还能看到一点点红褐色的小点点,这就是袁州最后撒上的花椒。

    就是这点花椒,让这整个菜都活了起来,闻起来有种强烈的香味。

    “卖相不错。”看到这样的麻婆豆腐,李研一首先道。

    “具体如何还是要吃了再说。”这次张焱不客气了,直接拿起筷子就准备夹。

    “没错,应该吃了再说。”胡越点头赞同,也准备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