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章节目录 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释然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1_1472/9672302.html
    看着自己这一脸笑嘻嘻的姐姐,依姬脸充满了苦涩的无奈,虽然是姐姐,但是她这个姐姐实在有些天真烂漫过了头,很多时候依姬都会疑惑,为什么这样的人是自己的姐姐呢?看起来一点都不可靠的样子。Om像是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居然他说两句相信了,好歹保持一下怀疑的态度啊姐姐,万一这家伙说谎的话怎么办?不过,话是这么说,但依姬还是非常宠溺自己这个姐姐,感觉两人的身份像是颠倒过来了一样。

    “嘿嘿!不要紧啦依姬,你要相信姐姐我的直觉,我觉得师弟绝对是没有说谎的!”

    虽然不知道丰姬哪来的这么强的自信,不过她都这么说了,依姬也只好对林铮多几分信任,“但他还是杀了宽正!”

    “也是啊!”丰姬一副恍然的模样,而后便望向林铮问道:“师弟,你没事儿杀了宽正干嘛?”

    为了让自己撇掉麻烦,虽然有点儿对不起永琳,不过林铮也只能说到:“严格来说,人是永琳给打残的,我只是补刀的那个!”虽说是妹红下的手,不过,这也没啥差别!现在林铮只希望永琳对这两个师姐的评价没有问题,不然等下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老师打的?”姐妹俩闻言,表情立刻是一愣,回过神来,依姬立刻便是一声怒喝:“胡说!宽正还是老师给我挑选的丈夫,她怎么可能把宽正打伤?!”

    “是啊师弟!”丰姬难得露出一脸正经认真的表情,“老师的眼光可是非常独到的,你看月都这么多人,她只选了我和依姬当学生,这很说明问题了!而宽正是老师认可的,怎么可能老师还把他给打伤了!”

    林铮听得差点儿笑出来,这么一本正经地臭美,丰姬还真是第一个!不过,总的来说还是有些道理的,能入得了永琳眼界的人,自然有其优秀之处,那绵月宽正要不是心思不正,的确称得是月都的青年才俊,唔——说的林铮自己都臭美了起来

    回过神来,林铮侧耳便倾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而后便抬手拿出来一张光盘扔了出去,“事情经过都在里面呢,你们自己慢慢看,我得看下我的老丈人怎么样去!”

    “你的老丈人?”

    “蓬莱山啊!”说完,林铮两脚一点,这从楼阁的废墟冲了出去。

    看着林铮一下没了踪影,丰姬回过头来,这笑嘻嘻地盯着妹妹说道:“要去追吗?不过看起来师弟的速度很快的样子呢!”

    “姐姐!”依姬一脸的无奈,“他到底是不是我们师弟还不清楚呢,您先别乱说了!”

    “一定是的!”丰姬很是肯定地点头道,见得妹妹叹起气,便一脸笑意地解释道:“其实你看不出来也不怪,毕竟你一直都是和老师学炼丹的!”

    依姬听得是一愣,“那姐姐还能从他身看出来什么东西不成?”

    “他身的斗篷是老师炼制的,老师的手法在诸天万界独此一份,炼成之后,斗篷会出现独特的纹路,很好辨认!另外,他挂在身的项链法宝也是老师的作品,除此之外,我还感受到了不少熟悉的气息,说明他身肯定还有不少老师炼制的东西,那么多的东西呢,他总不可能把老师给打劫了,所以啊!他肯定是我们的师弟没错!”

    依姬缓缓地点了点头,这个姐姐虽然在老师讲课的时候经常开小差,不过对老师的东西还是非常熟悉的,既然她说是老师的东西,那肯定没错!

    “丰姬大人!依姬大人!您二位没事吧?!”

    听到这声音,依姬这抬头望了过去,看到一脸着急的天神之后,依姬便说道:“没事,你们先去追击那个入侵者,我们两个随后到!”

    “是!大人!”说完,那些天神便麻利地飞走了。

    等到他们全离开了,丰姬这才对妹妹说道:“你还让他们去追杀师弟啊?”

    “算是师弟,他也不能无缘无故地杀了我丈夫!”依姬冷着一张脸说道,说完,她这才低头看了下林铮扔过来的光盘。

    “嘿嘿!交给我吧!”丰姬自信满满地说道,说完,说完,打开自己手里的扇子一转,一只机械兔子便出现在她的扇子,手一伸,“东西给我!”

    拿到光盘之后,丰姬这将光盘拿给了机械兔子,而后依姬便目瞪口呆地看到,那兔子,三两下把光盘给啃了!

    “姐姐!!”

    “别着急,马好了!”丰姬才说完,兔子已经吃掉了整个光盘,下一刻,兔子的眼睛便发出了红光,随之浮现出一串串数据,下一刻,两道光束便从兔子的眼射了出来,在两人面前形成了立体的影像。

    看着驰走在竹林的马车,丰姬很是自得地说道:“看吧!这可是我最新发明的,可以直接将平面的影像转化成全息立体图像,厉害吧!”

    “您要是将这份心思花在老师的课堂多好!”依姬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好啦!别说这个了,赶紧看,似乎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呢!”说着,丰姬手的扇子一挥,两张椅子便飞到了她们身边,看到她将零食都拿了出来,依姬更是一脸的无奈,算了,还是先看看那家伙到底记录下了什么东西吧!

    林铮在碰到一些稀古怪的事件时,总有将见闻拍下来的爱好,这个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当初在发现那怪的竹取物语之后,林铮便开启了摄像头,将求婚队伍进入竹林之后的事件,清楚地拍摄了下来,原本是准备当电影故事给其他人看的,现在正好,丰姬这是物尽其用呢!

    随着影像播放,两人的视野很快便穿过了茂密的竹林,看到了坐落于竹林深处的永远亭。当永琳在求婚队伍的呼唤下出现,姐妹俩双眼立刻便是一亮,真的是老师!不过这些家伙说是要干嘛来着?向辉夜求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出现这种闹剧啊!?

    惊,两人集精神地观看起了影像,看到永琳将求婚者献出的东西一一戳破,依姬脸不由得露出了自得的微笑,而丰姬更是已经开心地拍起手来,“不愧是老师!那些家伙,随便找一些破烂想要在老师面前蒙混过关,活该!怪,那个藤原怎么还不走?难道他还以为辉夜会喜欢他的东西不成?”

    话音刚落,辉夜便从屋内冲了出来,在姐妹俩以为辉夜真的对假冒的蓬莱玉枝感兴趣时,原本喜剧一般的局势,骤然改变,伴随着一个金黄色的阵图忽然出现,绵月宽正带着十二名金甲天神粉墨登场了!

    在两人惊愕之际,林铮曾经所经历过的一幕幕,再次呈现到了姐妹俩的视野,这一刻,两人心头都生出来一种不妙的预感,这没道理,如果绵月宽正是去将辉夜接引回月都,那么他应该带的,应该是天女,而不应该是天神,那架势,怎么看都像是准备追杀逃犯的架势!

    很快,双方一言不合,立刻便正式开打起来,看到绵月的手下祭出月皇钟,两人的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接引辉夜而已,为什么还要带这种东西?!一直到绵月宽正指使手下天神用永恒精金打造的箭矢射杀辉夜,两人几乎同时从椅子站了起来。

    看着藤原身剧毒所呈现出来的症状,依姬不由得咬紧了牙关,她可是永琳最优秀的弟子,“溃灵”这种东西引发的症状,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绵月宽正,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暗谋杀月都公主!!

    这一刻,依姬心对绵月宽正最后的一点念想,彻底烟消云散!原本她是因为永琳的推荐而下嫁给绵月宽正的,连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而依姬为人向来认真严谨,对于月都的秩序很是看重,先不管他绵月宽正对永琳的不敬,单单是他准备谋杀辉夜这一点,便足以让依姬亲自将他送断头台,要知道辉夜,她可是蓬莱山氏的嫡系继承者,一旦辉夜被杀的消息传到月都,那么整个月都必将引发翻天覆地的大乱!

    整个影像彻底结束了,随着机械兔子的眼睛暗淡下去,林铮的身影便忽然从竹林消失。姐妹俩又坐了回去,愣了半响也没有人先开口。片刻之后,还是丰姬打破了平静,说道:“依姬,这东西不能传出去!”

    闻言,依姬的眉头立刻便是一皱,“为什么?!这些可都是绵月宽正行凶的证据!”

    丰姬叹了口气,这个时候,她终于展现出了一个姐姐该有的风采,一脸认真地说道:“从刚才那些守卫的话可以知道,师弟肯定已经将部分消息揭发出来了,不过,他当时肯定没有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不然的话,那些守卫不敢随便扭曲事实瞒骗我们,而他现在去将这个东西拿给了我们,那表示,师弟是真的把我们当成了自己人,认为我们绝对不会将这个东西拿出去。没有这个东西,算蓬莱山大人相信师弟的话,那也只是一家之言,月都,还可以维持住相对的稳定,但这东西一旦拿出去,那么,你所不愿意看到的混乱,将再也无法避免,说不定整个月都都有可能因此而分崩离析!”

    看到依姬沉默了起来,丰姬便知道自己妹妹已经意识到严重性了,松完气之后,瞬间又一改认真的模样,笑嘻嘻地说道:“还有啊!师弟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心思!”

    “什么心思?”

    “竹林啊!你看那么大一片的竹林呢,再加那些求婚者的服饰打扮,很容易能推断出他们所在的区域,那样的话,老师和辉夜没办法继续在竹林过隐居的生活了!”说着,丰姬便打开自己的折扇,心情轻快地摇着扇子说道:“既然老师她们想要过隐居的生活,我们作为弟子,自然不好泄露老师的行踪,不过……嘿嘿——”

    一看到姐姐那兴致勃勃的模样,依姬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了!当下只能无奈地摇头道:“那也只好这样了,另外,您去找老师的时候,千万记得小心点,不要被别人跟了!”说完似乎觉得不妥当,又说道:“不行!您做事总是马马虎虎的,我得跟您一块去才能放心!”

    妹妹还真是不坦诚呢!明明自己也很想去见老师,却非要找出来这种借口,不过丰姬也没有说破,只是笑嘻嘻地点头道:“好啊!要去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闻言,依姬脸便多了一丝微笑,这才说道:“那现在,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希望那家伙还没有被守卫大卸八块吧!”

    “不是那个家伙,是师弟啦!”说着,丰姬便跟妹妹,一块从阁楼飞了出去。

    林铮当然不会那么容易给大卸八块了,想要将他剁碎,好歹先追他再说,现在辉夜的东西都已经带走了,林铮已经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在被追杀,龙鹰之翼猛然一扇,伴随极速爆发,瞬间便将所有追兵给远远地抛在身后,看得那些家伙一阵瞪眼。

    很快,林铮便重回了一开始的战场,其实,绝大多数金甲天神相互的关系都很不错,面的大人物在互相掐架,他们这些当小的,自然没有拒绝的权力,不过,他们有敷衍的能力!这不,一个个捉对厮杀,打是打得声势浩大了,关键也没看见谁身真正挂彩的,喂!算是演戏,你们好歹也敬业一点儿行不?谁特么打群架还有不挂彩的,林铮甚至看到有人打着打着在打哈欠。

    看着这些不靠谱的群众演员,林铮嘴角便是一抖,亏得两个当家正打得激烈,不然你们这些家伙坑谁去呢!再看看厮杀的蓬莱山氏和绵月老头,恩,应该说是单方面的殴打较妥当!

    却见绵月老头一身原本华丽拉风的战甲,此刻已经是一堆破烂,千疮百孔地遮挡在他身。头盔,不见了,连右脚的战靴都不见了踪影,反观蓬莱山氏,虽然衣衫带血,整体看去却没有多少的伤痕,气血甚是旺盛,殴打时不时地发出声声怒喝,听着知道气十足!

    眼看老丈人占据了绝对的风,林铮这松了口气。一口气才松完,远处那棋盘世界忽然“砰——!!”地一声巨响,整个炸碎开来!这猛然响起的大爆炸惊动了所有人,顿时所有人都停止了战斗,循声朝那大爆炸的方向望了过去。

    在那爆炸所形成的光华之,两道身影快速地飞了出来,林铮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给其一道身影给叼走了,下一刻,那光华响起了后羿的一声暴喝,顿时“轰——”地一声,那耀人视线的光华,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半空,后羿依然一手搂着嫦娥,一手拿着战弓,霸气外露得一塌糊涂!

    日!太特么酷了!林铮盯着后羿一阵惊叹,不过才出声,这给勒紧了脖子,这时林铮想起来,他现在可是成了人手的人质啊!

    在林铮的旁边,方丈老头喘着大气,头发胡须都显得有些凌乱,其他的都还好,不过,他手提着的东西,可有些骇人了,竟然是瀛洲的脑袋!当然了,九转嘛!哪有那么容易死,更别说是瀛洲这种老牌的九转高手了。但算是这样,此刻的瀛洲还是一脸的惊惧,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忽然,方丈老头一愣,继而朝蓬莱山氏和绵月老头望去,大声喝问:“你们两个怎么自己打起来了?!”真是两个混账东西,他们在那边和后羿拼命,你们两个不去帮忙不说,竟然在这里死掐?!这一刻,方丈老头真有种要吐血的冲动。

    听到方丈老头的声音,蓬莱山氏这才回过神来,而后便看到绵月朝方丈老头跑了过去,当下便盯着绵月老头一声冷哼,“我女儿差点儿让绵月家的狗崽子杀了,难道我向他绵月讨要个说法,还错了不成?!”

    方丈老头听得脸色一变,这朝绵月瞪了过去,“绵月,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时候,绵月也不敢再继续死撑下去了,口风一转,这说道:“年轻一辈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是刚才那只该死的地猴子和绵月胡说了一通,说是我族的宽正孩儿差点儿杀了蓬莱山的女儿!”

    “你到底是怎么管教族子弟的?!”方丈老头恼怒地骂了绵月一声,而后便抬头望向蓬莱山氏,“行了,事情真相如何,以后再详细追究,现在,先准备好应付后羿吧!”

    蓬莱山氏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干掉绵月老头,既然方丈老头都这么说了,那暂时作罢吧!正好打得有些累了!旋即,蓬莱山氏便望向了林铮,而将林铮叼走,并用琴弦勒住林铮的,正是朔月。

    看着形态有些狼狈的朔月,蓬莱山氏说道:“朔月,放了那小子吧!他是我蓬莱山家的人!”

    林铮听得是一喜,立刻大声喊道:“您这是认了哈!”

    “滚——!老子没承认!”

    话音刚落,朔月勒住林铮的琴弦便缩紧了几分,并警告道:“不许废话!”

    这时只剩下脑袋的瀛洲却大声喊道:“不行!这小子是后羿的同党,不能放!”

    争执,后羿已经带着嫦娥靠近了这里,看到被捆成粽子的林铮,后羿一下便笑了出来,“小子,我还以为你逃命的本事挺不错,怎么这给逮住了?”

    “还不是因为你把动静闹大了!”林铮无奈地说道,“怎么样?发泄好了没有?再怎么说这里也是辉夜的老家,差不多也是了!”

    “好吧!这次给你个面子!”后羿点了点头,而后便望向了朔月,“放人吧朔月家的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