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丑妃虐渣不从良最新章节!

    看着轩辕昶先是一副备受打击,继而脸色黑沉的样子,白梓航的心里愈发地没底了起来,不知道自己所画的这副画到底哪里招惹到三皇子殿下了。

    “三……三殿下?”

    白梓航试探性地唤了一下。

    轩辕昶阴沉沉地扫了他一眼,随即,捡起了地上的画像,再次摊了开来。

    那天惊鸿一瞥的女子再次笑意盈盈地看向了他。

    轩辕昶在心里挣扎了半晌,还是败下了阵来。

    “给本宫准备一匹快马,本宫有急事要出城郊一趟。”

    轩辕昶冷冰冰地吩咐道,语气里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找寻了那位美人这么久,现在,答案就在眼前,要他就此轻言放弃,实在好不甘心!

    他要亲手把沈芷幽的面纱揭下来,看看沈芷幽到底是不是那个美人!

    ——在此之前,可不能便宜了那几个腌臜的东西了。

    轩辕昶选择性地忽略了,那几个“腌臜东西”正是他亲手给沈芷幽找来的。

    就在轩辕昶快马加鞭地往城郊赶着,同时吩咐手下要尽快阻止树林子里的那些男人对沈芷幽下手的时候,在树林子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树林子里安安静静,并没有出现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一,二,三,四,五……啧啧,轩辕昶这家伙还挺看得起本小姐的嘛,居然叫了五个壮丁来‘伺候’我,嗯?”

    在安安静静的树林子里,这道悦耳动听的声音显得尤为清澈,不急不缓地摩挲着所有人的耳膜。

    然而,听到这道声音的在场五个男人却没有半分欣赏的心思。

    事实上,他们都快要被吓尿了。

    因为,他们现在一动都不能动,而能够拿捏他们生死的人,此时正用一把匕首比着他们的首领。

    匕首从他们首领的肚脐眼处缓缓滑过,滑向了他的下半身,流下一条淡淡的血痕。

    最后,停在了他们首领的裤裆处,匕首尖端直指着某一处地方。

    “本小姐帮你割掉它好不好?”

    沈芷幽朝他们“温婉”一笑,绝美的笑容宛若春日里最绚丽的花朵。

    只是,唯一欣赏到这片美丽风景的五个人却不由自主地抖了抖,很没骨气地……彻底尿了。

    事情还得回溯到片刻之前。

    当时,这五个被轩辕昶雇来玷污沈芷幽的家伙一脸狞笑地朝着沈芷幽走了过去,一边走着,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

    在他们看来,三皇子交给他们的真是一份好差事,既能享受到,又能有钱拿,还能提前从牢狱里被放出来,简直是做梦都不敢想的美差。

    最重要的一点是,三皇子还允诺他们,等事成之后,就消去他们的案底,让他们彻底地变回一个自由人。

    于是,他们想都不想地就接下了这份活。

    直到这一刻,他们也不曾后悔过,在他们看来,躺在地上的沈芷幽早就成为了一个待宰的羔羊。

    就像他们之前玩残的那些女人一样,只能任他们蹂躏。

    然而,就在他们脱得只剩下一条亵裤,没头没脑地朝着沈芷幽扑过去时,地上本应该“无知无觉”的沈芷幽兀然睁开了眼睛。

    漆黑而泛冷的眼珠子直直地看向了他们。

    身体比理智反应得更加迅速,一股彻骨的寒意从他们的脊背升了起来。

    下一秒,猎人成了猎物,猎物成了猎人。

    沈芷幽迅速地把手里的定身符往他们一洒,转眼这几个壮硕的男人就以一个十分可笑的姿势定住了。

    他们的大脑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中有两个站立不稳的,还直直地摔了下去,脸朝下地栽到了地上。

    他们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就只剩下了一双眼睛。

    结果,当他们彻底地反应了过来,并逐渐在心底滋生出了一丝丝后悔的情绪时,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沈芷幽挑了个视野开阔的地方,把他们“竖”在了地上,然后专挑他们的首领来“开刀”。

    尽管沈芷幽不太爱搞那些阴谋诡计的东西,但“杀鸡儆猴”,“擒贼先擒王”之类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现在,她就是在杀鸡儆猴。

    闻到那股难以言喻的味道,沈芷幽高高地挑起了眉毛,往他们的裤裆下扫了一眼。

    为首之人更加强烈地抖了抖,眼球都颤了起来。

    可见,是真的怕了。

    这也难怪,他们虽然作威作福惯了,但还是很惜命的,现在小命拿捏在了别人的手里,他们能不怕吗?

    哪怕最后沈芷幽没杀掉他们,把他们下面这么“咔嚓”一下,他们也够悲催的了,这是一秒变太监的节奏哪。

    沈芷幽冷笑了一声,挽着匕首在他们所有人的脸颊上逐一拍了拍,说道:“现在知道怕了呀?之前怎么就不见你们担心自己的小命,嗯?”

    他们看着沈芷幽,目光里流露出了几分哀求。

    如果可以动的话,他们都想要跪下来向沈芷幽求爷爷告奶奶地恳求她饶自己一命了。

    要是有第三方在场,看到这五大三粗的五个男人用如此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最中间身材娇小的女子,指不定会忍不住喷笑出来。

    然而,事实上,这五个人压根不可怜,就他们对其他女子所做过的那些事,死一万遍都不足惜!

    沈芷幽也很明白这一点,所以,无论这几个人怎么“哀求”,她都不为所动。

    如果不是她神识高,早就察觉到了“苏皖月”不对劲的地方,还及时屏住了呼吸,没有吸入那些致人昏迷的药粉的话,她现在的下场绝不仅仅可以用“凄凉”两个字来形容。

    因此,她绝不会放过这五个人。

    不过,只是废掉这五个人的话,那也太便宜他们几个了。

    沈芷幽无比地厌恶着这种肆无忌惮的强盗!

    想了又想,沈芷幽的眼眸里忽然之间幽光一转,唇角缓缓地勾了起来——

    有了。

    她从储物戒里拿出了一瓶丹药,在这五个人的面前晃了晃。

    “知道这瓶丹药是什么吗?”

    五个人警惕地看着她手里的丹药,瞳眸狠狠缩了缩。

    他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既然沈芷幽当着他们的面拿出来,那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沈芷幽勾了勾唇角,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们如果把这瓶子里的丹药吃下去,我就放过你们,怎么样?”

    ……还是一片死寂。

    沈芷幽故作恍然地拍了拍额头,说道:“哎呀,都忘了呢,你们不能说话。那这样吧,你们同意的话,就连续飞快地眨三下眼睛,怎么样?”

    这五个人僵住了。

    如果他们吃下去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但如果他们不吃下去的话,很可能小命都不保。

    再三权衡之下,他们还是不情愿地、飞快地眨了三下眼睛。

    “很好。”

    沈芷幽轻笑了一声,把他们的嘴巴掰开,将手里的丹药给他们一个个硬塞了进去,还确保他们吞进了肚子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沈芷幽拍了拍手掌,轻快地说道:“行了,你们能动了。”

    能……能动了?!

    五个男人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尝试着动了动。

    真的能动了!

    下一秒,他们交换了一个隐晦的眼神,紧接着凶狠地朝着沈芷幽扑了过去!

    ——他们非得把这个女人的脖子给拧下来才能解恨!

    “哧,就知道你们这些人学不乖。”沈芷幽冷笑了一声,把匕首收回了储物戒里,直接挥拳迎了上去。

    她给自己贴了强化符,躯体力量增强了十倍。

    这几个凶悍的男人没发现这一点,他们还想着区区一个炼气三级的女修士,拳头打在他们身上就等同于挠痒痒呢。

    结果,当那看起来万分秀气的拳头落在他们身上时,他们听到了骨裂的声音。

    “咔嚓。”

    被砸碎骨头的人:“……”

    沈芷幽朝他们笑了笑,再接再厉,横腿一扫——转眼间,再次全趴地上了。

    他们的小腿以下,全部骨折了。

    沈芷幽拍了拍手掌,意犹未尽地说道:“这么快就倒了,真不痛快。”

    被打趴下的五个男人:“……”

    敢情这个女人故意“放飞”他们,就是想要亲手把他们揍一顿的?!

    不得不说,他们真相了。

    这还没完,很快,他们就感到一股热气从身下直窜了上头顶,开始熊熊燃烧着他们的理智。

    “这……这是……”

    为首的人瞪大了双眼,粗喘着气,呼吸越来越紊乱。

    “春-药啊。”沈芷幽坐在树丫上,笑眯眯地说道。

    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爬上去的,居高临下地围观着下面热得打滚的男人们。

    “既然你们那么喜欢享受,那我就成全你们了咯,不过,这里可没有女人供你们玩弄,你们只好互相帮助了。我还顺带提醒你们一句,这种药的药性足够猛烈,用温和的方式可是解决不了的哦。”

    为首之人赤红着双眼瞪着沈芷幽,仿佛想要从她身上瞪出一个洞来。

    可惜,很快,他就没心思去瞪了,药效太强烈,他坚持不住了。

    他飞快地抓过了他身边的人,想要霸-王-硬-上-弓。

    不过,有着这种念头的可不止他一个人,这五个人都有着拿别人来做解药的想法。

    于是,他们很快就扭打到了一起,“砰砰砰”的拳拳到肉,听着都牙疼。

    “哎呀呀,看来,在药性解除之前,你们还得交流一下谁上谁下的问题呢,那我就不奉陪了哟。”

    沈芷幽说完,从树上优雅地跳了下来。

    已经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了,除了她之外,在场的五个人都被药性彻底淹没了心神了。

    沈芷幽轻快地走了两步之后,眸光一闪,又折返了回来。

    “我还得给那位罪魁祸首三皇子留下点东西才行呢。”

    沈芷幽勾唇笑着,拿出灵鹫剑,刷刷刷地几下,在最大的一棵树干上留下了一列整整齐齐的字。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心情愉悦地离开了。

    真是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于是,当三皇子轩辕昶火急火燎地赶到了事发地时,映入他眼帘的,除了一副火辣得辣眼睛的场景以外,便是树干上的那一列字了。

    “三皇子,既然你那么想要玩,那我就陪你玩。待会儿皇宫见吧,拜……”

    皇宫?

    轩辕昶先是一愣,随即当头一棒——

    糟糕,母妃!!!

    轩辕昶难得和沈芷幽“心有灵犀”了一次,没等他牵着马绳立稳,又得朝着京城赶回去了。

    用沈芷幽的心里话来说,就是故意折腾你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