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薛剑豪豪气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哈哈……阿北啊!都说了,不要叫我师父了,咱们可是同一个辈分。对了,你刚刚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我之前有事,没有接到电话?是不是又是那个臭丫头惹了什么事了?”

    路北还没说话,薛剑豪又继续说道:“如果真是那丫头做了什么,你不用客气,狠狠教训她就是了。”

    “所以,臭丫头到底又是犯了什么事了?”薛剑豪好奇的问道。

    路北没有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薛舒歌,刚要开口,就被薛舒歌抢了先。

    “爸,你说什么呢?是我叫叔叔打电话给你的,我手机没电了。什么叫我又惹事了?我还是你的亲生女儿吗?我在这旁边呢!你就算要这么说我,能不能不要当着我的面说?”薛舒歌都要气死了,不是说好了,女儿都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吗?

    她这个小情人怎么一点都不得她老爸的欢心?

    难道她是讨债来的?

    还是说,她是充话费送的?

    “谁知道你在旁边呢!臭丫头,你没惹到阿北吧?我跟你说,你可要听话一些。那你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啊?”薛剑豪懒懒的问道。

    我靠!

    这还是亲爹吗?

    刚刚和路北说话的时候,那个亲乎劲儿,就好像是和亲儿子说话似的。

    和她说话,这语气都不一样了。还有那么些不耐烦。

    “我就是问问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薛舒歌关掉了扬声器,就是不想让路北说话。

    “再说吧!着什么急,你在阿北那里,我们很放心。就这样吧!你把电话给阿北。”薛剑豪说道。

    “爸,叔叔刚刚去忙了,就先这样吧!我挂电话了,拜拜!”不再给薛剑豪说话的机会,也没精力再想她的待遇还不如路北,薛舒歌现在只想赶紧挂电话。

    “我去忙了?”路北戏谑的看着薛舒歌。

    “叔叔,我抄佛经还不行吗?我抄,我抄……”薛舒歌咬着牙,最后那个抄字,用的是第四声。

    “你抄?确定?”路北这么问着,没有任何威胁的话,只是单纯的问着,只不过一只手却是摩擦着手机。

    “确定,我非常确定。”薛舒歌狠狠的点头,要是部队天天可以吃小龙虾,而且还很美味,老娘一定选择去部队。

    而不是被你威胁。

    路北,我艹你大爷!

    咱俩梁子结大了。

    薛舒歌发誓,只要爸爸妈妈回来,她这一辈子也不要再见路北了。

    一定有多远,滚多远。

    啊呸!

    凭什么她要滚?

    算了,只要能离开路北,她滚就滚吧!

    路北才不管薛舒歌在心里骂他的话,说道:“行,那你去抄佛经吧!对了,书房里有笔墨纸砚。佛经在第一个书架的第三层和第四层,你可以随意挑选一本。那两层都是佛经。”

    “路叔叔,你一个当兵的,还是上校,居然看佛经,要不要这么逗?”薛舒歌狠狠的鄙视着,虽然每次都斗不过路北,但是,有句话叫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