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主公,李兴的兵马已经抵达马城城南,派人前来询问是否立刻与我军主力汇合?”叶昭正在军帐之中观察新做成的沙盘,孟虎疾奔来到叶昭身边,躬身道。

    “不必。”叶昭摇了摇头道:“让他在南城外五里之处驻扎,告知他陷马坑的做法和用途,鲜卑人不出城,则无须理会,一旦出城,便以弓箭射之,告诉他,城中已无汉人,无需有所顾忌。”

    “喏!”孟虎答应一声,前去传令。

    一旁的邱迟有些担忧的看向叶昭:“主公,已经过去快十日,那孙德怕是已经逃回了涿郡,主公再无动作,怕是就晚了。”

    叶昭掂着手上的小军旗,将一些重要的位置标出来,闻言摇了摇头:“我倒是希望他能回去。”

    “啊?”邱迟不解的看向叶昭。

    “你大概是在这边寨待久了,忘了我大汉军法。”叶昭拿来量尺一边丈量一边漫不经心的道:“那孙德便是有苏秦张仪之辩才,但他弃城而逃,致使马城丢失,按律,不但要斩,而且家人也会受到牵连。”

    站起身来,叶昭扭头看向邱迟:“他的人脉再广又有多广?中郎将信任他,也不能至国法于不顾,而且孙德回来了,刘瑁却没有,你不会以为中郎将在这件事情上,也会偏袒于他吧?”

    摇了摇头,叶昭看着一脸恍然的邱迟有些无奈,有时候出身真的限制眼界,邱迟精于术算,护乌桓校尉部的财物、粮草在他的打理下井井有条,能力是有,但也只能算个能吏,在政治上的敏锐以及谋略方面,就有些差强人意了,是个人才,却绝非一个好谋士,如果非要以谋士来算的话,怕是连三流都够不上。

    “我若是他,会隐姓埋名,远遁他乡,若他不知死活的回去,中郎将的怒火会全部发泄在他的身上,他必死无疑,反倒是我们,中郎将杀了他之后,怒气会消散不少,就算对我还有怨怼,也会理智一些,但若他隐姓埋名,远遁他乡的话,我们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中郎将不会公然对付我,但暗地里,怕是会将这怒火算在我头上,至少也会有一部分,加上就像你说的,此前我们经营马城,得罪了不少人,这些人如果要对付我们,中郎将就算不在暗地里推波助澜,也不会理会我们的死活,到时候,才是真正的危机。”

    此刻,叶昭有些期待那黄巾起义快点爆发。

    邱迟闻言,面色微变,想了片刻之后,目光突然一亮,低声道:“主公,我有一计,或可解此危难。”

    “说说看。”叶昭笑着看向邱迟,点头示意道。

    邱迟深吸了一口气,躬身道:“主公可曾听闻,养贼以自重?”

    “你是说和连?”叶昭恍然,有些无奈的看着邱迟。

    “不错,和连如今被困于此处,主公以陷马坑束缚其行,这马城便如同一座监牢,将和连困在此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们大可放缓进攻……”邱迟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高亢。

    “你觉得,和连本事如何?”叶昭好笑的看向邱迟。

    “呃……不及主公万一也。”邱迟疑惑的看向叶昭。

    “万一倒不至于,但本事也有限,如今大局已成,你觉得这护乌桓校尉的主将换一个人,比如赵荣,比如李兴,是否能够将那和连困死?”叶昭问道。

    邱迟嘴角抽了抽,已经明白叶昭的意思了,既然谁来都能收拾了和连,他凭什么养贼自重,若真敢那样,恐怕到时候不知道幽州有多少人会上奏朝廷,说他怠慢军机,将他给换了。

    “和连要灭,而且要快!”叶昭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抹冷然:“城中鲜卑人的气势,也被灭的差不多了,如今连城墙都不敢上,也是时候进行下一步了,去把张月叫来。”

    “喏!”邱迟连忙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将手中的最后一枚军旗插在沙盘之上军都山的位置,叶昭微微眯起了眼睛,加上行军,这已经快十天了,这边的战斗差不多也是时候结束了。

    ……

    马城城南,李兴大营。

    “校尉,这叶将军为何让我们按兵不动?”送走了前来传讯的孟虎之后,营中一名军司马看着作为此军主将的李兴,皱眉道:“既然城中已无汉人,此刻更无须顾忌,当一举攻破马城才是。”

    另一名军司马皱眉道:“会不会是那叶将军想要养贼自重?”

    “别瞎猜了。”李兴摆了摆手,看向众人道:“叶将军乃护乌桓校尉,我等只需尊其命令行事便好,至于其他的,莫要多嘴。”

    “喏!”众将闻言,连忙拱手道。

    “不过这陷马坑真的如此厉害?”想到孟虎之前所说陷马坑之事,李兴反倒对这个比较感兴趣,他和赵荣一样,都是常年驻守幽州的边军将领,往年交战的对手,多半是胡人的骑兵。

    骑兵机动力强,且来去如风,十分难缠,若是陷马坑真有这等威力,不说横扫草原,但他日御守边疆,会省力许多。

    “这……怕是言过其实吧。”众人闻言不禁纷纷摇头,都觉得那孟虎形容的有些夸张,只是挖个小坑,就能让骑兵失去行动力,那他们这些年被胡人骑兵困扰岂不显得太蠢?

    “左右无事,出去试试。”李兴笑了笑,站起身来朝着帐外走去,众人见状,也连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