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黑衣国师 > 第56章 生死间取舍之道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1_1789/681700.html
    趁天色微亮,良玉卿偷偷摸进了百花楼船之中,冷月奴轻声道:“底仓有一处暗室,多半是藏在了那里。”

    两人蹑手蹑脚打开了舱门,点亮了火折子,良玉卿道:“哥哥,你在里面吗?”

    良玉景大喜:“在这里。”火光移近,果然发现他被绑在了一根船底的龙骨上。

    见到此情此景,良玉卿不禁落泪,纵横西北的良玉景竟然被一根细细的绳索就捆了,丝毫动弹不得,连忙给他解下绳子,问道:“可是被人锁住了穴道?”

    良玉景道:“不,我中毒了,必须拿到解药才行。”

    良玉卿忙问道:“是什么毒,你哪里不舒服?”

    良玉景结结巴巴道:“是洛神宫的‘美人窟’之毒。”

    冷月奴微微不屑,道:“现在知道梅惜若的厉害了吧,咱们快点走,我白师姐有法子给你解毒。”

    三人兜兜转转,好不容易出了百花楼船,在岸边偷了三匹马,牵出一里地后,才悄悄上马,赶回沂源营。

    韦子云已经带人返回,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辛苦建立的沂源营被烧成了一片白地,难免有几分落寞。

    山前的野火尚有余烬,三百团练在后山扎下草营修整,得知冷月奴和良玉卿彻夜未回,韦子云分派了几批人马出去,打探消息。

    三匹马直奔后山,风见舞依将他们接了,带进营内。

    良玉景骤然见到韦子云,不禁恼怒,又见他山上斑斑点点,溅上了不少血痕,心下暗暗警惕。

    冷月奴道:“他中了梅惜若的‘美人窟’之毒,需要快快请白师姐来救治,时间久了,恐怕会武功尽失。”

    韦子云并不做声,良玉景兄妹心焦似火,眼中露出了犹疑、惊恐、期待的神色,站在一侧的武二默默将手按在了刀柄上。

    “请白姑娘前来。”

    风见舞依领命而去,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白约素匆匆赶来,道:“是哪一位中了毒?”语音温柔,令人闻之顿生亲近之意。

    良玉卿道:“在这里,是我哥哥。”

    白约素在他脉上一探,问道:“中毒几天了,‘海底针’刺在了什么地方?”

    良玉景见她果然清楚其中门道,连忙回道:“已经两天,我膻中穴被刺了一下。”

    白约素微微皱眉,取出一粒药丸递给了良玉卿,道:“服下此药,两天之后内力便可渐渐恢复。”

    良玉卿疑惑道:“要这么久?”

    白约素道:“中毒一天,一天后恢复,中毒两天,两天后恢复,倘若中毒十天,服下此药也没用了。只是一点,即便良公子毒解了,功力恐怕只剩下八分了,以后练功的速度也会有些阻碍。”

    良玉景拿起药丸服下,道:“多谢姑娘解毒之恩,有八成功力,已是侥天之幸。”

    江湖中人,视武功如生命,特别是到了良玉景这样的境界,增加每一分功力都要耗费莫大的心血。

    良玉卿问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白约素迟疑道:“法子倒是有一个,只是难的很,良公子的气海与经脉的根基尚在,只是内力被‘美人窟’之毒从膻中穴化掉了,如果有一位比良公子内力更强的人,抵住他的膻中穴倒灌真气进去,便可恢复全部功力。只是此法乃是损己利人之法,良公子武功又高,十分难办。”

    良玉卿喃喃道:“原来如此。”

    韦子云眼中暴出了冷芒,道:“我来。”

    良氏兄妹不禁迟疑,良玉卿问道:“为,为什么?”

    韦子云道:“山东灾情渐平,沂源营已无用武之地,八月十五之后,我就要和冷姑娘退出江湖,况且我师父和罗梦鸿的约战,非我之力可以扭转。但是天枢师兄是你的爱侣,我不出这份力,师兄必定会出手,你们不用怀疑,也不用谢我。”

    良玉景还没回过神来,已经被韦子云抵住了后背和膻中穴,太一教正宗的道家真气源源不断注入了体内,直到他感觉经脉发胀,韦子云才停了起来。

    白约素道:“良姑娘,请将令兄带往后山,服下几味固本培元的药,方可痊愈。”

    良玉卿扶起了良玉景和白约素走出门外,回头一看,韦子云脸色苍白,正在盘膝运转真气,欲言又止,转身离去。

    许久之后,韦子云才从禅定中退出了心神,冷月奴将他扶起,坐到了椅子里。

    武二忙问道:“大人是为了收伏良玉景才故意这么说的,对不对,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会退出江湖。”

    韦子云没有理他,问道:“林豹,我让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林豹回道:“十万西域珠宝已经卖往江南,所得白银,全部分到了各处营寨之中。”

    韦子云:“好,我本就无意插手江湖之事,山东灾民之事,既是天灾,更是人祸,所以不得不出手。林豹、武二你们二人本就是为了解救家人才跟着我的,父母妻儿都在等你们回去,现在无生教恨我入骨,你们再跟着我,只会落得暴尸荒野的结果。”林豹和武二默默无言。

    “李三郎、张赤铁你们二位的三山寨是我所破,所谓的绿林好汉不过是盗贼而已,不是落在我的手里,就是落在无生教或者锦衣卫手里,以你们的武功,想讨生活不难,再入江湖,早晚是死局。”

    李三郎和张赤铁下拜道:“小人情愿在大人鞍前马后效力。”

    韦子云摆摆手,道:“英雄人物,岂能做奴仆之事,李三郎,你的武功还大有可为,记住,阻碍你更进一步的不是别人,正是功名利禄。八月十五我师门和无生教的决战,所有人都死生难料,等罗梦鸿回过神来找你们的时候,谁都跑不了。”

    四人依依不舍,韦子云又道:“江湖来,江湖去,莫作儿女情态。”

    李三郎上马抱拳道:“韦大人,但有相召,三郎必定拍马相会。”不再多言,调转马头离去,张赤铁跟随而去。

    林豹和武二将团练分派下去,栓束好包裹行李,到后山峡谷中接了家人,分头离去。

    偌大的沂源营只剩下韦子云、冷月奴和风见舞依,三人来到了后山,良玉景已经服下了药在休息。

    白约素道:“所有人都走了,还有几十个孤儿无依无靠,我实在放心不下。”

    韦子云道:“提督学台府还算干净,请白姑娘移步提督府,这些小孩子是我救回来的,自会照顾好他们。”

    冷月奴道:“他们是从梅惜若那里救下来的。”白约素了然。

    韦子云道:“月奴,你也暂居提督府,等风见舞依安排好金陵的住处,你们先走,八月十五之后,我会去找你的。”

    冷月奴泫然欲泪,道:“我会一直等你的。”

    韦子云点了点头,对良玉卿道:“离八月十五之约还有不到一个月了,良姑娘和良兄可到千户府和我师兄会合,之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良玉卿道:“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你们多多小心。”

    韦子云护送冷月奴一行人回到了济南提督府,风见舞依前往金陵安排后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