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吞仙志最新章节!

    按照册子上所言,虞川有了清晰的认知,知晓了无论是修至圆满大成,还是达到后期小CD需要相对应的修为。

    而且,这驭风术真正的用处并不在于提高速度,毕竟随着修为提高,行速本就节节攀升。

    它的效果,是让不利变成有利,比方在逆风而行时,可改变身外的风向,使得可以保持自身的速度不变慢。

    至于顺风时,自然是有增无减,速度更快。

    尤其是在晋升到百川七重时,可御空飞行后,效果最佳。

    这其中,算是有些涉及到改变天地规则的味道,虽然很小很小,但依旧让虞川讶异不已。

    不过,一想到千年之前的千秋宗,曾是杜国第一大宗。一想到当年,有那纵横杜国无敌手的三代老祖坐镇后,便释然了,有此等底蕴再正常不过。

    俗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没落数百年至今,依旧不可小觑呢。

    他本想着先尝试着修炼一番,可目光又被其余两本小册子吸引过去。

    “咦,土遁?”虞川拾起第二本小册子,感觉铺面而来的熟悉。

    想着以前听夫子说过,一些得道高人,会土遁行走,穿山越岭,不费吹灰之力。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真的看到了这个传闻中的术法。他颇为惊喜,立刻就想到那飞天遁地一词。

    “土遁,捏诀掐印,可遁于山川大地内,以土行之力疾驰……”他端坐在椅子上,不急不缓的念着,依旧没有去尝试。

    因为上面标明了,需要百川二重的修为,才能施展。

    他大致的翻阅了一遍后,放在了一旁,拾起那最后一本名叫凝血诀的小册子。

    “小至老鼠,大至巨象,但凡血肉之躯,皆可杀之……”翻开第一页,就感受到一抹浓郁的戾气,仿若,里面的字迹,都是用鲜血凝聚而成。

    让虞川,不寒而栗。

    “这是…这是什么术法……”他惊余之下,感觉不像是来自于千秋宗。

    然而,直觉又告诉他,凡事绝对不能只看表面,千年之前的千秋宗,既然能称为杜国第一宗,那么除了三代老祖的强大之外,定还有其余的高手。

    既然要一统整个杜国的修仙宗门,在那段时间里,肯定都需要很多手段去维持。一如鼎盛的朝代,既有文韬武略的帝王,亦有冷漠无情的铁骑。

    虞川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所听来的,也只是大概。但他知道,在每一个强者的背后,绝不仅仅只有正常的手段。

    有光,便有影。

    这是相对的,也是相互的。

    ……

    他凝了凝神,深吸一口气,认真的看起来,越看越是心惊,感觉这术法及其残忍,完全就是为杀戮而生。

    以七窍为出口,凝聚出其他生灵的鲜血,直至化为干尸。

    可以用吸血二字形容,及其狠毒,只是看去,就让他心惊肉跳。

    他合上册子,眨了眨眼皮,再对比之前的驭风术和土遁两式术法,怎么看怎么感觉格格不入呢。

    “驭风术可进可退可防御,土遁作为保命手段,那这凝血诀难道当做进攻?又或是作为杀手锏?”他琢磨着,若有所悟,发现这宗里给他的三式术法并非随随便便拿出几本,而是很具有搭配寓意的。

    并且在修炼上也是循序渐进的,百川一重时可以施展驭风术,到百川二重时可以施展土遁,直至百川三重时,才可以施展凝血诀。

    层层递增,不至于修炼繁复。

    关于这一点,他着实没想到,可越是这样,越代表宗里对他的期望,已然到了志在必得的程度。

    不过这也正常,想想那嚣张跋扈的齐天宗,就那么肆无忌惮的在金色大殿里评价师尊乃至宗主大人。

    一口一个小娃娃的叫着,就像在训斥小辈一样。这看似是辈分的差距,但其实,更多的源于修为的差距,倘若宗主大人他们也是千仞强者,倘若宗里还有纵海境的老祖,那就不可能再被称作小娃娃。

    这就像皇帝一样,无论一个皇帝多么年幼,文武百官都会跪拜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不是说,你这个皇帝小娃之类的话语,为什么不说呢?

    因为他们不敢。

    因为说了,会触犯龙威,会掉脑袋的。

    因为尊卑有别,因为一个是主子,一个是奴仆。

    说白了,就是实力不济。

    但这种实力,不一定需要源于自身,就像以前的虞鸿飞,哪怕只是一个小孩子,都天天被下人称之为少爷。

    因为他靠着他爹爹,可以耀武扬威,可以欺男霸女。

    但现在,对于现在的千秋宗来说,没有可以依靠的人,只有靠自己。

    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让别人来投靠,只有这样,才能去改变残酷的现实。

    作为今日的见证者,虞川感慨颇多,他那本就想变强的心,愈加强烈。

    就算不为别人,也要为自己,想想上午那几个老者咄咄逼人的让他去齐天宗修行,为什么?

    因为他还很弱,因为他的的宗门也很弱,倘若他已然是强者,倘若他的宗门是大宗。

    那么那几个老者,还敢那么咄咄逼人么。

    虞川在自问,亦是有了答案,他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被齐天宗又或是别的宗门欺压,但他知道,他要变强,还要尽快。

    这说起来好像有些模棱两可,毕竟他之前想过,要按自己的速度来规划剩余粉末的用处。

    可现在,又要尽快的变强。

    但其实并不冲突,因为变强,不仅仅只是修为,炼丹可以变强,炼器可以变强,同样的,练习术法也可以变强。

    倘若能炼出仙丹,又有何惧,倘若能炼出仙器,又有何忧。当然,这说的有些夸大其词了。

    其实虞川现在所想的,便是在有限的时间里,绽放出无限的可能。

    比如,从现在开始,练习这驭风术。

    这要是在旁人看来,或许会奇怪,奇怪一介绝世天才,居然会对一个普通术法花费大把时间。

    实则不然,虞川他想练习驭风术,除了现在只能施展驭风术外,除了因为放缓修行所导致的时间多余,还有,那便是他想千锤百炼,精益求精!

    这就好比杀人,你十刀砍死一个人,是杀人,你五刀砍死一个人,也是杀人,哪怕你三两刀砍死一个人,那还是杀人。

    但如果,你一刀就砍死了对方,虽然依旧是杀人,可性质却完全的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