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黄盈盈说到这儿,歪头想了想又道:”何况导师曾经告诉我,就算这药方有人知道,可是也没有人会花费这么多的心力来炼,就算有人会炼,那些惯常施用毒药的人,也不会让他平平安安地炼好,说不定还会因此而害命,与其如此,还不如将这药方不说出来,反而能够免去许多麻烦。”

    秦鸿听到这儿缓缓点头,心中虽觉她所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可是却也并不完全苟同,他沉吟半晌,忍不住又插口问道:“可是这丹药只能续命,不能解毒,中毒的人还不是会永远半死不活的样子,从这点上看,又哪有那样珍贵?”

    他与这黄盈盈本无深交,然而此刻说起话来,却像个老朋友似的,丝毫没有虚伪客套。

    黄盈盈秋波一转,含笑又道:你到底不是蹴鞠界的人,所以听到现在还没有听出关键所在,这丹丸虽然不能祛毒,却能护心,无论谁中了剧毒,只要及时服下一粒,那么他所中之毒虽然未解,却也不会死。”

    秦鸿又不禁插口问道:“若是一两年都找不到对症的解毒药呢?“

    黄盈盈一笑道:“别说一两年了,就算他十年寻不到对症的解毒药,丹九便能使他十年不死,但若太长时间毒性不除,中毒者也许会身体机能丧失,更有可能并发其他致命的症状,所以这留魂丹虽然灵妙,但终究还是要寻得对症的解毒药才行。”

    一身农装的秦鸿轻叹一声,缓缓说道:“这样说来,这丹丸的功效也算难能可贵了。”

    黄盈盈又自“噗哧“笑道:“我跟你说这些话,可不是要你领我的情。“她缓缓回转身去,朝床上的黑尊爵王子凝注半晌,突地一皱黛眉,接着又道:不过,你这朋友所中的毒可真厉害,直到此刻还没有反应,真奇怪……他是在什么时候中的毒呢?”

    语声未了,那白发老翁突地在门外轻咳一声,缓步走进来,一面说道:“饭菜烧好了,你们两个吃不吃?“他的语言简单而朴实,让人听到以后连句客套话也说不出来,很平实很安全。

    大家很快用完了餐,秦鸿心念动处,忍不住又问道:“我记得三天前,你们两个是一前一后追赶突施冷箭偷袭的人离去的,他何时中的毒,你应该知道呀!”

    黄盈盈放下手中竹筷,四顾一眼,那白发老翁已远远站在门外,似乎在欣赏远方的矿石光芒美景,根本没有将这一双青年男女的对话听在耳里。

    黄盈盈望着这悠闲的白发老翁出了会儿神,突地回过头来,答非所问地缓缓说道:“要是叫你和这老头儿一样,在山谷里悠闲度过余生,你愿不愿意?“

    秦鸿听她这样说,微微一楞,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出这种话来,于是沉吟一下,道:“人家与世无争,淡泊名利,的确教人羡慕,但是一个人能做到他当下的心境,只怕是要历尽沧桑才行。”

    黄盈盈轻轻一笑,垂下头去,沉思了一下,刹那之间,秦鸿突然发觉这妹妹在刁蛮天真之中,像是还有许多心事。

    于是,他自己的思潮也不禁随之翻涌而起,暗自感叹着世事之奇妙,绝不是人们能够预料得到的。

    此刻,床上的黑尊爵王子,呼吸突地由微弱变得粗重起来,但是尚在沉思中的秦鸿与黄盈盈,却全然没有觉察到。直到过了一阵子,黄盈盈方自抬起头来,轻轻一笑,道:“哦,对了,刚才那句话我还没有回答吧?”

    她突然说出的这句话,使秦鸿也从沉思中回转,向黄盈盈望去,只听她“哦”了一声,接着说道:“我想起来了,你是问我追那两个突施冷箭偷袭的人,结果怎样是不是?唉——这件事说起来,才真是气人呢!不是我在你面前自夸,我的长跑能力,在当今的地心国蹴鞠界已可算是顶尖级的了……“

    少年秦鸿听她一说,忍不住微微一笑,暗想这小妹妹的确是心高气傲的人,得机会就要自夸两句。

    黄盈盈秋波一瞪,娇嗔道:“喂,你笑什么?我告诉你,地心国中跑得快的人,我已经会过不少了,可是就连蹴鞠界的“逐风浪子”那号人物,对我都很服贴,不然为什么人家会叫我“风之妹”?

    回味般地,秦鸿轻声说道“嗯,风之妹……风之妹黄盈盈,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他说话时,无意间望向黄盈盈。

    这一次两人的目光相对时,少女黄盈盈便立将秋波转了开去,生像是秦鸿此刻的目光会与方才有些不同似的,这种微妙的变化,假若你在生命中也曾有过相似的经历,那么,应该会了解的。

    秦鸿却仍在浑然不觉地望着这个小妹妹,只见风之妹黄盈盈微垂螓首,忽又一笑道:“我长跑的能力虽……虽然还好,可是那暗中偷袭的两条人影,却更强,我自入蹴鞠界以来,几乎没有看到过能有谁更比他们跑得快的,只是我明知未必追得上他们,心里仍不服这口气,便拼命地追了上去。”

    秦鸿暗中赞叹一声,这妹妹虽是女孩子,却有股子豪气,这种妩媚与豪情并存于一身的姑娘,倒真是不多见……正想间,却见黄盈盈语声稍顿,接道:“我使出全力,又追了一段,虽然没有追上,但距离却也没有拉得太长,眼看前面全是笔直的崖壁,似乎已到了路的尽头,呀,那时我心里真是高兴,满心以为这下子他们可逃不掉了。”

    秦鸿剑眉微皱,沉声道:“他们两个人比你跑得快,而且又比你人多,你虽然追上了,也拿他们没办法呀。”

    黄盈盈轻轻一笑道:“那时我可没有考虑到这些,只想先追上,看看他们到底是谁,和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暗算我。哪知这两条人影一看已走到绝路,竟然互相对望一眼,然后同时钻入一片灌木丛中,就此失去了踪迹!”

    风之妹黄盈盈一面说着,还一面比着手式,说到这里,手式一顿,长长叹了口气,方自接着说道:“我搜了半天没有踪迹,只得站在一旁呆呆地寻思,哪知——”黄盈盈话刚说到这儿,肩头突地被人轻轻拍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