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阳间鬼盗 > 第50章 《突变》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1_1992/669414.html
    长途的奔波劳累晚饭都没吃,我就先去营帐里休息去了,可不知道我休息了多久,账房外一阵喧闹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砰~~~~”

    “警戒!警戒!”

    “哒哒哒哒哒~~~~”

    一声枪响回荡在夜空中!

    突变发生!

    人群瞬间骚乱起来,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大作,再无睡觉我直接从地铺上跳了起来,向营帐外看去,此时只看见其中一名武警官兵手中的长枪喷射这一条火蛇朝上面不远处的密林中打去,“哒哒哒哒哒~~~~~”火光四射,瞬间整个漆黑的夜空忽闪忽闪的亮了起来,借着亮光隐隐约约中山坡上似乎有几道人影在蠕动,完全不惧眼前的枪林弹雨一般,一点点的朝我们营地逼近!

    武警官兵脸上个个神经紧绷手中不断的扣动扳机,子弹跟不要钱似的,拼命向前方射去,可仍旧阻挡不住山坡上人影前进的步伐,气氛诡异莫名。

    “停火!后退!”

    一声怒喝响起,聂队跟师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样,聂队直接大吼出声,周围所有的武警官兵听到聂队的命令,迅速停下扣动扳机的手,纷纷朝后一点点的退去,在营地身后下坡的山道边上警戒起来,此时只有我跟聂队师父,还有聂队带来的几个人在营地站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我完全不知所措,不知道该退还是继续留在这,当我朝师父看去之时,只见聂队在师父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师父转身朝另一个营帐内走去,聂队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摸样。

    山坡上的人影仍旧一步一步继续前行,当走到距离营地篝火不远处,我看清了前面山坡下来的人影到底是什么东西!居...居然是三具行尸!此时这三具行尸以看不出原本的长相,浑身如同马蜂窝一般满身的弹孔,黑血从洞穿的弹口中渗透出来,面容狰厉,其中有一个脑袋都被子弹打去一截,仍旧如同无事一般向我们几个人扑来。

    (行尸根据阴阳八图录记载:乃属于僵尸中的一类,僵尸集天地怨念所化,浑身尸毒弥漫周身,血为食,力异常人,不生!不灭!不死!不散!而僵尸又分为:行尸(剧毒,力大),跳尸(剧毒,力大,一跃便有足足几丈之远),凶尸(剧毒,力大,生性凶猛,有些许灵智),毛尸(剧毒,力大,浑身钢硬如有坚石,有些许灵智),血尸(浑身鲜血弥漫,具毒,有自主灵智,身体灵活),飞尸(剧毒,力大,传闻有飞天遁地之能,来无影去无踪,身体灵活钢硬如铁,有自主灵智,颇难收复),而除了这几种之外,还有一种更是逆天之物!直接超脱三界无视阴阳的存在!......旱魃!不过至古至今也从未记载过这种僵尸出现人世,跟别说听闻了,传说中旱魃一出,赤地千里,寸草不生,万物不存!具有独立的自主意识,平日里与常人无异,但生性嗜血弑杀堪比天灾!)

    而这三具行尸也是属于僵尸中最低级的,没有意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见人咬人,见畜杀畜,虽然是僵尸中最低级的,我看着也有些胆惧,虽然阴阳八图录上记载着有一些对付僵尸的方法,可以我这点三脚猫的功夫,自问也不是对手啊!

    “不才!看好了!”

    正当我看着前面三具行尸一点点靠近,抬步想跑之时,师父从营帐内走出对我喊道。

    此时只见师父泰然自若面对扑来的三具行尸脸上的神情未改色分毫,脚踏七星罡步,一手捏着红漆黄符,一手持着深红桃木剑,步伐迈出嘴中口诀念动“天地三清,阴阳有序,集正法破妖邪,乾坤无极,急急如律令!”

    咒语念罢,师父大喝一声“去!”,手中三道黄符甩出,黄符瞬间如有有人控制一般从空中急射而去,直贴师父身前5米之外的三具行尸额头之上,就在黄符贴身的那一刻,三具行尸如同定身一般,一动不动保持着之前扑向我们的姿势,而师父没有半分犹豫,直接上前,手中的桃木剑直穿其中一句行尸的额头处的黄符,桃木剑接触到黄符的那一刻,“突~~~~”黄符瞬间冒出火花,青烟缭绕,行尸如同电击了一般无二,直接扑倒在地再无动弹,师父依次将桃木剑直指另外两具行尸额头的黄符,无一例外行尸纷纷倒地,这时众人才长舒了一口大气。

    “汽油!烧了!”

    行尸倒地之后师父转头看向聂队,聂队点头示意,叫回在远处警戒的武警官兵抬过两桶汽油,直接浇到行尸身上点燃,火光大盛“滋滋滋滋~~~”烧的尸体滋滋作响,浓郁的黑烟从尸体上冒出,一股腐烂的腥臭味传来,让众人也不由走远了一些,我胃中有些想呕吐的感觉。

    此刻师父神情却极为凝重,看着聂队问道“报案人是三天前?”,师父的问话显然让聂队一愣,聂队点了点头“是的,当时公安部接到报案,两天前就派人过来了,可是进去之后就再没有消息,然后我们才接手这个案子,据那位幸存者说,他逃出来的时候村里面还有几十个村民存活。”

    “两天?”

    师父若有所思的沉吟起来!突然,师父面色一变大叫不好!“现在出发!进山!”

    众人一面猛然这黑灯瞎火的进山很容易迷失方向不说,安全系数也降低不少,看着师父一脸不容反驳的样子,聂队无奈,只好叫人收拾营地,前往山中。

    听师父与聂队的谈话,我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我们去的目的地是一处山村,而这个山村也偏辟无比,在大山之中,村中里面有三十多户,约摸一百多口人,从其中一名逃出来的村民口中得知,村中不知道什么原因,事情发生在十多天以前,一个打猎的猎户突然不知道犯了什么病一般攻击村民,张口就咬,拦都拦不住,被咬伤的村民没过两天又如同感染了一般失去理智发狂似般攻击其他村民,一来二去死伤已经过半,而他也是运气好,当时他就意识到不对劲,没有回村,而是直接跑进山里,经过几天在山中徘徊,才走出大山,晕倒在山道边,也刚刚好被路过的人遇见,才报了警,在从这点我可以联想到应该是僵尸作乱无疑!而那些感染的村民也变为了行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