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庭小官下凡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七章:贤惠张嫣辞谢立嫡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0_20531/9672318.html
    王之正搂着张嫣,躺在舒适的大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张嫣坐起来,扶着王之正的后背问道:“老爷怎么了?像是有什么心事?”

    王之正溺爱的盯着张嫣,把她搂进怀里:“皇上今夜,加封我为郑国公,我看你睡着了,就没有吵醒你跟你说。”

    “你封公了?”张嫣不可思议的问道,王之正点点头说道:“是的,皇上派我出镇北线十三镇,为我专门设置了北线总督,让黄宗羲和周成做总兵,蒋鼐做参赞,治所在大同。圣旨下达,我就要出发了。”

    张嫣赶紧扭头盯着王之正问道:“是否请皇上恩准带我一起去了?”

    王之正冷哧一声笑道:“你去作甚?我去打仗,又不是游玩。”

    张嫣撅着小嘴说道:“侯爷,你如果不带我,我就给你捣乱不让你去。你这次出征必须带着我一起去。”

    王之正呵呵一笑,抱住张嫣说道:“我骗你呢,我怎么会不带你去呢,此去经年,谁知道多久才能回京,兴许几个月,兴许几年,兴许就是一辈子,不带你,我又怎么忍心。”

    张嫣看王之正说话的语气充斥着无奈,于是劝慰道:“京城距离大同不远,侯爷不必忧虑,几位姐姐妹妹来看您也不麻烦。”

    王之正抱住张嫣说道:“我娶了这么多女人,你难道不知道,我最爱的女人是你么?我有你,就欣慰了,但是咱们的两个儿子,就委屈要由夫人照管了。”

    张嫣点点头说道:“不碍的,夫人对子女一视同仁,留给夫人照管,有什么不好?”

    王之正说道:“皇上让我把崇国公世子让出来给良择,然后把郑国公的爵位择一子立为世子,我就立我们的儿子良美吧。”

    张嫣赶紧说道:“万万不可,老爷,我知道你爱我,爱屋及乌,也最爱我的儿子,但是我不希望您偏心,因为儿子都是您的,怎么可以有所区别,我希望郑国公这世子,不要立良美,立云卿姐姐的儿子良方吧!”

    王之正说道:“世子只有一个,不留给你的儿子,我怎么也不能跟自己交代,更何况你身份尊贵云卿不会跟你争的!”

    张嫣苦苦劝导:“侯爷,您仔细想想,我所谓尊贵的身份正是最敏感的,我是先帝的女人,这一点,您得记住,如果我儿子封郑国公,那等于把我重新拉进了大家的视野,我不愿意!再说了,云卿姐姐跟您共患难这么多年了,他儿子怎么说也当的起一个世子。”

    王之正摆摆手:“此事先不说了,以后再说吧!我带着你,良义,良择三人。其他家眷就在京师。我这次出阵,手中要掌握近二十万兵马,如果我稍有不慎,便会引起皇上的猜忌!所以我不能带更多家眷,但是良义是我的养子,又是我的大儿子,应该随父从军,良择是我的嫡长子,也应该带在身边,良择你来照应,良义已然成家立业,就不必太过于操心,他可以跟我南征北战了。”

    张嫣噘着小嘴说道:“谁让你娶那么多老婆,处处留情,不然也不会这么麻烦?”

    王之正搂着张嫣的后背说道:“娶老婆那是因为到江南那段时期,要跟女人们处好关系才好办事,”

    “狡辩!”张嫣白了他一眼,王之正看着张嫣瞪她妈一眼特别有女人味,于是忍不住猛的就把张嫣摁倒在身下……

    次日,王承恩带着圣旨来到崇国府,王之正与所有家人跪在地上听旨。

    总管王承恩念道:“崇国公父子,周成,周功兄弟,以及黄宗羲听旨。”

    :“崇国公世子王之正,功勋卓著,累次为朕排忧解难,皆功成不居,辞谢加赏,此次朕加封其为郑国公,不许推辞,赐宅院一座,崇国公世子转为世孙,立崇国公王安国长孙良择为崇国公世孙,郑国公可在庶出儿子中挑选一名立为郑国公世子。周成,周功兄弟跟随王之正,军功卓著,加封定远伯,靖远伯,黄宗羲,跟随朕以及王之正六年,功勋卓著,加封平远伯,诏书下达之日起,爵位领受。钦此。”

    众人三跪九叩谢恩。

    王承恩继续说道:“官服,印信呈上来。”

    随从急忙把官服,印信呈上。王承恩说道:“领官服印信!”

    众人跪下谢恩领印。

    仪式完毕以后,王承恩赶紧跑过来扶起崇国公:“国舅爷,快快请起,刚才公事公办,现在事毕,承恩可否讨杯茶吃?”

    崇国公大手一挥:“周成,快给公公拿着彩头!”

    周成早已经准备好,用托盘托着满满一盘银子递给王承恩。王承恩呵呵呵笑着说道:“平远伯,您真是费心了,国舅爷也太客气了。”

    王之正站起身说道:“王总管,你鞍前马后劳累许久,今天哪里不要去,就留在这里陪我喝两杯!”

    王承恩笑着摆手道:“郑国公,奴才还要回宫给皇上复命……”

    王之正拍了拍王承恩后脑勺说道:“你小子,还跟我来这一套,我不了解你么?你他妈的看见酒就走不动!”

    王承恩跟王之正从小就认识,王之正这么给他开玩笑,也使得王承恩心中暖流涌上来特别受用:“我的国公爷唷,话说道这份上,我哪敢不买账,我能喝上国公爷的酒,就是回宫被圣上骂一顿也值得呀!”

    王之正哈哈大笑着说道:“还是这么油嘴滑舌,马上要一起去大同了,军中不可饮酒,今天咱们先过过瘾,免得到了大同,酒渴如狂,犯了军记,被本公拖出去问斩!”

    王承恩拍了拍脖子说道:“我这贱命一条,甭说是军前违纪,就是平素里你看着老王这脑袋不顺眼,想扭去随时拧去就是!”

    王之正哈哈大笑着扶着王承恩:“你小子这嘴皮子呀。我也是服气了!你说当时你老娘不把你阉了,这会兴许也可以封侯拜相了呢?”

    王承恩撇撇嘴:“侯爷……啊呸!是国公爷,你敢情是没过过穷日子,当初老娘不把我送进宫里头,坟头的树都能上吊了!”

    王之正看着王承恩这么幽默,不由得很对脾气,拉着王承恩走进正堂对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