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沉浮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四章 汉帝之威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1_21632/9672336.html
    很快的,韩易一直所不知汉帝的用处,开始发挥其巨大的威力来。

    首先,汉帝下诏,年后正式改元建安。拜袁绍为大将军兼司隶校尉,总领全国内外诸军事。拜曹操为司空,沮授为尚书令,田丰为御史中丞,总摄政事。袁绍部下的其他文武大臣,亦皆有任用。

    对外,升任公孙瓒为骠骑将军,假节,蓟侯,幽州牧,命北征乌桓、鲜卑及辽东的公孙度。升任袁术为车骑将军,假节,吴侯,扬州牧,命镇压南部山越人。

    升任刘表为镇军大将军,假节,江陵侯,荆州牧,并督荆、交、益三州军事。升任韩遂为征西将军、允吾侯、雍州牧,马腾为镇西将军,成纪侯、凉州牧。关西诸将亦有升赏,命镇羌人。

    又升任并州刺史张杨为建威将军,狼孟侯,领并州牧,驻军雁门,以防河西鲜卑。升任青州刺史孔融为少府,升任青州别驾刘备为建威将军,胶东乡侯,领青州牧,命征讨青州黄巾。为升任兖州刺史吕布为镇北将军,加邑三千户,领兖州牧。

    最后升任韩易为司徒,平舆侯,食邑一万五千户。还命韩易护送伏皇后、百官入邺,并留在邺城辅政。特升任陈国相韩馥为豫州牧,管理韩易离去后的豫州事物。

    而益州方面,因新任益州牧刘璋与同样新任的蜀郡太守荀攸大打出手,汉帝特命人为之讲和,刘璋与荀攸亦上书支持汉帝。徐州的陶谦听闻汉帝征召韩易入朝辅政的诏书后,态度亦变得暧昧起来。

    汉帝诏令一下,让全国上下十四州尽皆震动起来。原本在韩易眼中不甚重要的汉帝,立时让袁绍与韩易之间的形势全然转变过来。

    韩易万万没有想到,这汉帝的名份竟然如此之大。纵然手中无兵无权,可是一到擅长运用之人手中,立时变得大义凌然。特别是以大义讨伐不从,就如自已以仁道讨伐暴虐的曹操一般,势如摧朽,一诏败敌。

    韩易沉闷的坐在征东将军府的政厅之中,麾下的上百文武亦沉闷的坐在厅中不语。袁绍假借汉帝之手大封官爵,世人虽知朝庭大权皆在袁绍,可是依然不得不听。

    公孙瓒不敢再度攻打冀州了,吕布与张杨也变得态度不明起来。就连麾下文武,也没了最初时的气势昂扬,认为这个天下指日可定。原本是韩易三面包夹袁绍之势,不想汉帝刚刚一入手,反让韩易变得孤立无援起来。更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董卓之势,恐将被天下人围攻矣。

    韩易见麾下文武并没有好的意见,只是一味的劝说韩易莫要轻离豫州。袁绍纵有天子在手,也奈何不得韩易。韩易只得挥退了大半人员,只留下了车腊、成齐、文丑、高览等十余亲将,并艾科、乐彭、鲍鸿等十数位文吏。

    艾科出列禀道:“主公,为今之计,能供我方选择之法不多。昨夜我与乐子才、鲍吉昌商议后,共得三计,还请主公斟酌。”

    韩易这才回过神来,问道:“哦?不知尚有何计?”

    艾科清了清嗓子,说道:“下策为武策,主公所据之辖地不小,人口更过千万之众,可谓三分天下而有其一。主公大可冒姓先秦时的姬氏韩姓子孙,自立为帝,组建大韩一朝,封赏百官,并以武力征服天下。”

    韩易摇摇头道:“此举太过霸道,不胜则亡,对我无益。而且一但称帝,辖下的亲汉之人,只怕叛乱连连,到时莫说要平定天下了,就连自保都十分困难。”

    艾科又道:“中策为文策,我方既然撑握了从西凉军中投来的皇后与百官,而故都雒阳更在我方之手。主公大可命人写下檄文,历数袁氏误国害国之实。责袁绍名为奉迎天子,却将皇后、百官弃之于一旁,实为劫掠天子。再起麾下大军挟裹皇后与百官一齐至邺城,迎汉帝返回雒阳亲政。”

    “袁绍若是不从,主公就与袁绍于邺城之下,决战一场。速战速决,以一战定下胜负。此时其他各方势力未知胜负若何,必然不敢插手其中,以我军之势,袁绍军当可一鼓灭之。到时的汉帝,无论是迎立还是罢废,全凭主公一言而决之。”

    韩易沉默良久,此策虽好,但是速战速决之策真的能行么?袁绍向来威信着著,在河北之地极得人心。纵然能败袁绍,袁绍向北方退却,一时之间只怕也夺不回天子才对,久后必有他变。韩易又问道:“不知上策为何?”

    艾科深深的禀道:“上策为纵横策,主公大可迎回弘农王,复立为帝。反正百官都是现成的,就于平舆为都,与河北的袁绍分庭抗礼。同样四处大封官职,与袁绍争夺天下人心。再起兵攻伐袁,以定正统。等天下平定之后,再让弘农王禅让帝位于主公。”

    弘农王刘辨本就不愿与其弟相争,自已若强行迎立其重登帝位,他不会愿意,自已心中的那道关也过不下去。这只能是做最终的手段了,看来中策才是最为可行的。

    韩易思道:我若与袁绍决战,这四方势力就不得不预作考量。袁术江东未定,又有邱瑞在旁牵制,彼不敢动弹。荆州刘表有成齐守在南阳之地,刘表有所动作,也会有些顾忌,必然动作不大。西凉的韩遂、马腾去年新败,只怕动作也不大,实在不行,令汪洋京兆也罢。”

    “那么只剩下据有兖州东郡与济阴郡的吕布,及徐州的陶谦二处了。陶谦老弱,纵然忠诚汉室,可与袁绍的距离过远,而自已却近在咫尺,只怕不会明显的反对自已。那就只剩吕布一方为不安定的因素了。以吕布的善变习性,在自已决战之时反戈一击,也不是不可能之事。东郡、济阴的位置太过重要,不能留他。”

    韩易立即叫道:“传令袁涣出使兖州吕布处,请他改任平东将军、徐州牧,请陈宫改任东海太守,张邈改任彭城相,高顺为下邳相,张辽为琅邪太守。陈国相韩馥升为兖州牧,诸葛玄改任济阴太守,原东海太守刘馗改任陈国相,太史慈任沛相,李通任鲁相,王当任东郡太守,田棕任河内太守……”

    在一连串的任命之后,韩易又说道:“偃儿,你同与曜卿出使兖州,可先去寻严夫人与吕小姐帮忙说项。皇帝在袁绍之手,所命皆非皇帝所愿。袁绍此时就如董卓初时一般,还请奉先兄万万不要再度上当了,不然恐遭世人所笑。”

    朱偃谨慎的与袁涣拜别而去,韩易知道吕布此人向来极重家人之言,也不知偃儿此去能否坚定吕布之心?

    此时欲要提前与袁绍决战,韩易虽去信幽、并二州,却还未知公孙瓒与张杨之意,无了他们之助,在准备上自然有所不足。不过韩易相信,单凭自已一方,亦能击败袁绍。

    就在韩易调兵遣将之时,又请麾下的博士文胆邯郸淳为自已代笔,与袁绍在文笔上先打上一场,看看胜负如何。特别是让世人知晓,自已以下犯上的“清君侧”,绝对与前汉景帝时的“清君侧”不同,只为救帝,非是夺位。

    邯郸淳,又名竺,字子叔,又字子淑,或作正礼,颍川阳翟人氏。邯郸淳自小便有才名,博学多艺,善写文章,又懂得“苍、雅、虫、篆,许氏字指“,乃方圆遐迩的名士。不过亦因为是寒门士人的缘故,年近六旬依然不能出仕。直到六旬已过,在从长安逃至南阳时,方被韩易所聘用。

    邯郸淳得韩易所命,大喜过望,以征东将军之文胆发表讨袁檄文,必可令自已名扬天下矣。邯郸淳苦思数日,当即做表一篇,洋洋洒洒数千字,把袁氏从曾祖至上而下的肮脏事骂了个遍,直指袁绍乃是祸乱天下之魁首,比董卓更恶上百倍的罪魁祸首。只要袁绍一除,天下当清也。

    邯郸淳的一文,即尽嘲笑、讥讽之能事,也不泛幽默有趣之语句。非袁绍方之人见了,喜笑乐见,朗朗上口,人人能诵。真袁绍方之人见了,只觉羞愧的无地自容,抬不起头来。

    袁绍闻檄大怒,差点没有气得吐血,当场传令以千金求斩邯郸淳之首。邯郸淳一文既出,天下闻名,世人才知原来韩易麾下还有这般人才。并非一味的武夫、寒门士子与卑劣的无德小人。

    袁绍忙令麾下文豪陈琳做檄以作反击。陈琳,字孔璋,广陵射阳人氏,才思敏捷,文字优美。其檄文风格雄放,文气贯注,笔力强劲。陈琳的檄文一出,顿将邯郸淳之檄文压下一头来,让人竞相争诵。

    邯郸淳见了檄文,自知不如,忙向韩易陪罪。韩易大笑道:“观此檄文虽美,似是胜我方一筹,但我知袁绍已无能为也。不能寻我历年之大差错,只能究结于我的身世、出身,以及做嫯婿时的事情道出。我观此檄文,不像是骂我,反而是向我扬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