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章节目录 9.逆风小径的黑骑士
    梅里-冬风控制着魔毯沿着有些陡峭的山坡爬了上去,魔法造物飞过地面,掀起了一地的草屑和虫子,不过坐在上面的几个人都没有感觉到明显的震动,就像是坐在会移动的草地上一样舒适。

    说起来,魔毯这种魔法造物,在如今的年岁已经很少见了,这倒不是说材料少见,实际上如今魔纹线的产量比梅里那个时代要高得多,但是因为同时兼修裁缝的法师们越来越少,这就导致魔毯这种急需要强大的魔法操纵力,又需要足够技艺的裁缝技巧才能制作出的魔法造物越来越稀有。

    最少狄克在达拉然和奎尔萨拉斯,见过的魔毯加起来也不会超过10条,值得一提的是,安东尼达斯就有一条珍藏的魔毯,这是吉安娜大小姐告诉狄克的。

    不过现在这只小队的成员多少有些古怪,出发的时候是3个人,现在变成了4个,除了操纵魔毯的梅里,把玩着短剑和一条粗糙的狼牙坠饰的麦迪安,闭目养神的狄克之外,多了一个抱着一把绿色的镰刀,将身体蜷成一团的古怪女人。

    如果你靠近她,就能看到那被遮盖的严严实实的男士长袍下方微微颤抖的身体,以及袖口漏出来的一两撮野兽的毛发。

    “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梅里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个女人的古怪,实际上,当你一个人过了3000年之后,即便是再奇怪的事情,也很难吸引你的注意了。

    亡灵法师扔下一句话,狄克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猛地向后一摆,整个紫色的魔毯,就像是狂奔的战马一样,飞快的沿着山壁的另一边飞起,从喧嚣的夜色镇上空的黑暗中擦过,在无人看到的情况下,溜进了逆风小径的黑暗山道里。

    显然,梅里不打算和那些因为黑暗降临,而异常惶恐的平民们打交道,狄克也因为维琳德拒不合作的态度,心里有些郁闷,一行人没有说话,任由飞驰的魔毯,将自己带入了逆风小径常年不散的浓重雾气里。

    卡拉赞,这里曾经是暴风王国最出名的地方,因为这里居住着整个王国,甚至是世界的守护者,星界法师麦迪文。

    但从黑暗之门0年开始,这里就成为了一个被诅咒的地方,因为被灵魂里的黑暗主宰的麦迪文,打开了黑暗之门,将急于逃离死亡星球的兽人放进了这个世界,那是人类王国承平数百年之后,第一次面对大规模的战争!

    实际上,如果不是几年后,大术士古尔丹突然叛变离开,整个人类王国,如今估计已经不复存在了。

    麦迪文也因此成为了一个禁忌的名字,在某一段时间里,那个名字就意味着黑暗,当然,广为人知的是大元帅洛萨和法师卡德加冲入卡拉赞,杀死了麦迪文,这才有了兽人的败亡。

    但实际情况是,麦迪文其实从幼年的那一场昏迷开始,就一直在对抗着灵魂里的黑暗,那是由他的母亲,曾经的守护者艾格文的身体,转入麦迪文灵魂的黑暗泰坦,至强的萨格拉斯!

    甚至连他的父亲皇家大法师聂拉斯-艾兰都因此死去。

    应该这么说,如果麦迪文长达十数年的抵抗,艾泽拉斯估计早就陷入一片战火里。但真相是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麦迪文已经死了,死在了对抗恶魔的决战里。

    狄克一直觉得,这个该死的冰冷世界,欠这位法师一个大度的谅解。

    而越靠近卡拉赞,这种恼怒的心情就越严重,甚至让他呼吸急促,让他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拳,直到一直沉默的梅里开口说,

    “固守精神!圣骑士,还有那位狼人小姐,如果你们不想失去自己的意识的话!这里被麦迪文布下了“精神暗示”法阵,神智不坚定的人,会被一辈子困在这里!”

    说着,老亡灵还用手杖指了指魔毯旁边的一堆白色的尸骨,那骷髅黑色的眼眶,似乎在提醒狄克那个糟糕的后果,圣骑士果断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尖,用痛苦让自己清醒了过来。

    但正处于人生的大起大落中的维琳德可没有那么棒的自制力,她惊慌失措的朝着梅里喊了一声,

    “我不是狼人!!!”

    然后就跳下魔毯,试图逃跑,当然她没跑出几步,就被狄克用“荆棘钩锁”拽了回来,被锁链捆住身体的前女祭司,现任狼人小姐大吵大闹,就像疯了一样,不得已的狄克只能一拳砸在了她的脑袋上,这才换来了宝贵的安静。

    一个小时之后,速度飞快的魔毯破开浓重的迷雾,进入了一个明显已经被废弃的不像样子的小镇里,梅里挥了挥手,魔毯停在原地,一行人从魔毯上跳下来,狄克抬起头,看到了眼前那高耸的黑暗之塔,但从外面看,这座年久失修的法师塔已经变成了废墟。

    但狄克知道,这座塔的内部,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损坏,内部的数层空间加起来,占地面积甚至超过了一座小镇,这是麦迪文精妙的空间法术造诣的直接体现,当然,在失去了主人之后,这座塔也成了一个坑杀生命的陷阱。

    其中的秘密在近20年之后,也没有被挖掘干净,而且只有真正的勇敢者,才能从其中全身而退。

    “这里有幽灵…麻烦的怪物!”

    狄克看到了小镇废弃的房间里那些时隐时现的红色斑点,那是一双双包含憎恶的眼睛,那是幽灵,另一种亡灵的形态,而且拜不断从卡拉赞里逸散出的黑暗魔力所赐,这些幽灵不但数量极多,还比其他地方的幽灵更难对付。

    用游戏术语来说,这里的幽灵不但等级很高,而且都是精英怪!

    血吼的斧刃再次出现了金色的锋芒,麦迪安眼睛都睁大了,他之前亲眼看到了这金色的刀刃有多么锋利,就像是餐刀刺入黄油一样,将那些狼人坚韧的皮肤完全破开,男孩现在也梦想着自己能有一把同样的神兵利器。

    “不要打扰这些可怜人!”

    梅里伸手按住了狄克手里的战斧,圣光和亡灵接触,梅里的指尖崩出了一道火花,但老亡灵不以为意,他拄着自己就像是普通树枝一样的法杖,一边颤颤巍巍的向前走,一边说,

    “这些都是当年在最糟糕的时候,还相信麦迪文的平民,他当时是这个镇子的领主。你估计很难相信,没有被黑暗笼罩的麦迪文,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以及一个无可救药的酒鬼。但这里的平民都很爱戴他,在洛萨他们杀死了麦迪文的肉体之后,从法师塔里喷出来的黑暗气息,第一时间将这些无辜者杀死,转化。但他们恪守着死亡之前的意志,不会伤害到和这座塔有关系的人,恰好,我们三个都是这种人。”

    说到这里,老法师很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被扔在一边,昏迷的女狼人,

    “她是一个麻烦!骑士先生,因为你不知所谓的仁慈!没有麦迪文的允许,这座塔不会让她进去的!把她关进地窖,那地方原来存放着麦迪文的美酒,这些幽灵不敢去那个地方!”

    狄克神色一动,二话不说,扛着昏迷的女狼人,就朝着卡拉赞大门左侧的地窖走了过去,老法师和麦迪安则开始动手整理已经被黑暗能量腐化的防御法阵,不解开它,没有人能进入这做法师塔里。

    “看样子梅里还不知道,那地窖里有什么…”

    狄克收回了偷偷观察两个人的目光,他扛着女狼人一边走,一边在脑子里飞快的想着,“月神镰刀落在了维琳德手里,天启被乌瑟尔拿走了,也就是说,那个地窖里,应该还有一把逆风收割者!”

    想到这里,狄克忍不住吹了个口哨,不过由于距离比较远了,梅里和麦迪安也只当没听到,圣骑士走到地窖面前,那厚重的黑木大门已经被暴力破开了。

    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就是上一次老莫格莱尼做的好事了。

    卡拉赞的地窖很深,在游戏中,这个地窖下方,暗藏着麦迪文秘密修建的“倒影塔”,即和表层高塔完全一样的倒立影子法师塔,深入地底下方!据说那是麦迪文被萨格拉斯的灵魂控制的时候,修建的黑暗之地,没有人知道,这座影子塔是否存在,以及它的用处。

    但那些善于“探索”的玩家,通过一些“不正当”的方法卡入地形之后,却发现了那座影子塔的痕迹,据说有幸见过那恐怖景象的玩家,甚至有被吓哭的先例,那地方,实在是太惊悚了!

    好在狄克不用去那鬼地方冒险,他扛着维琳德大步走入地窖当中,圣骑士小心翼翼的一手握住了战斧的斧柄,这藏着神器的地窖,可并非没有危险,实际上,老莫格莱尼曾经告诉过狄克,他护送乌瑟尔来这里的时候,不止一次,遇到了一些骑着黑色战马,全身包裹在黑色盔甲里,使用黑暗能量作战的“黑骑士”的袭击。

    狄克知道那些神出鬼没的黑骑士的底细,据说那是一群胆大包天的,试图用假冒的神器来欺骗麦迪文的骗子,不过他们运气不太好,当时主宰麦迪文灵魂的,是残暴的萨格拉斯。

    黑暗泰坦认为自己遭到了凡人的羞辱,于是用无上的魔力,给那几个骗子下了诅咒,除非他们找到足够的,真正的神器来抵债,否则他们的灵魂将一直被困在最痛苦的诅咒里,无法解脱!即便是死亡,也会被这诅咒从死亡国度里拉回来,继续自己的使命!

    于是这些黑骑士在整个世界的范围里,疯狂的追求着神器,有神器出现的地方,必然会有黑骑士的影子,实际上,就连维琳德,这个倒霉的女祭司在原本的历史里和狼人们同归于尽之后,她手里的月神镰刀也落入了一名叫艾瑞丁的黑骑士手里,最后被带到了卡拉赞的地窖。

    魔剑天启,和狄克即将入手的术士神器-乌萨勒斯,逆风收割者,也是如此,总之,这群倒霉的黑骑士勤勤恳恳工作了二十几年,也只找到了3把神器,赎罪之旅简直遥遥无期,而且最悲剧的是,这些神器最终都被玩家拿走了。

    而在如今的现实世界,这群黑骑士的噩梦还在继续,这个噩梦的名字叫“狄克”。

    随便找了个房子,将昏迷的维琳德藏在了房子边缘的干草堆里,狄克双手握着战斧,快步走入了地窖的二层,这里其实已经可以被叫做墓穴了,因为一路走来,狄克最少看到了20具已经变成白骨的尸体。

    看来那些黑骑士,不仅仅在做寻找神器的工作,偶尔也会干点别的事情。

    十分钟之后,狄克捂着渗血的胳膊,从地窖里走了出来,梅里惊诧的看了他一眼,看到了那被利刃割开的伤口,皱着眉头问,

    “我感觉到战斗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

    “地窖里有一些难缠的阴影怪物,我把它们清理了一遍。”

    狄克耸了耸肩,然后将腰间的钥匙递给了梅里,“走吧,我们进去!”

    老亡灵不以为意,即便是3000年的时光,这个世界的某些秘密,仍然没有对他开放。

    “咔!咔!咔!”

    伴随着生锈的铁门在勉强还能运作的机关下被打开,梅里一马当先的推开了已经被尘封十几年的木门,走了进去,麦迪安紧随其后,狄克最后一个走入法师塔,他回头看了一眼被他用大石块死死顶住的地窖大门,扭头走入了门里。

    “咔!咔!咔!”

    当绘刻着精美花纹的木门关上,生锈的铁门再次落下,整个逆风小径又陷入了难得的安静里。

    狄克用尽手段,甚至动用了正义之火和压箱底的手段,才在十分钟之内,将那三头难缠的黑骑士干掉了,将术士的神器收入囊中,在游戏中经历过这一切的狄克知道,黑骑士的复生是需要漫长的时间的,所以他估计昏迷的维琳德应该不会有危险。

    但他忽略了一件事情,维琳德身上也带着一件神器,那对于黑骑士来说,就像是快要被渴死的人见到清泉一样,会让人疯狂的追求,在这种灵魂的饥渴之下,仅仅是狄克离开10分钟之后,那三堆黑色的灰烬,已经开始了诡异的摇晃。

    而维琳德小姐,却对这一切恍然不觉,还处于美梦的沉睡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