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这只公主是假的 > 第245章 真正的邪教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3_23831/9672340.html
    王奕辰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妮子已经变成司空琰的走狗,无药可救了。“这盒子里的东西是送给你的,为我上次的行为道歉。”虽然为自己受到的待遇不平,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倒是极为诚恳。

    沈蓝樱讶异的看着面前的大箱子,半仙儿竟然为了跟她道歉特意去买了礼物,这么心细?风流才子要改行做暖男?

    王奕辰看向司空琰,“既然是我送她的东西,就不需要你过目了吧?我总不可能害她。”依照他对司空琰的了解,这家伙铁定不会变态到拆别人的包裹,除非几日不见,他变态属性再次升级。

    司空琰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冷笑,“我可没有你脑子那种小人想法。”

    王奕辰嘴角再次抽搐,骂他小人就算了,还要这么一语双关。

    沈蓝樱听着二人唇枪舌剑,清晰的意识到,半仙儿特地强调这东西不能给司空琰看,那八成是带有现代元素,这让她更好奇箱子里面有什么东西了。

    “我走了,你们俩继续卿卿我我好了。”半仙儿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走出屋门才无声的叹了口气,现在沈蓝樱已经完全陷进情感里了,只希望司空琰那个家伙不会辜负她的心。

    “先生慢走。”沈蓝樱礼貌性的喊了一声,其实连头都没抬。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司空琰正一只手环过她的身子,在她脸上捏来捏去,而且有意无意的按着她,不让她看王奕辰一眼。沈蓝樱心里寻思着,野心家该是发现她跟半仙儿之间有交情了。

    王奕辰走后,约莫过了五六分钟。

    “司空琰?”她试探的唤着。

    “嗯?”他轻轻发出一个单音。

    “你……我该弹琴了,你是不是放开我啊?”野心家是抱上瘾了么?她恶狠狠的想着,他怎么不整个抱枕来啊,实在不行让王奕辰给他个充气娃娃。

    “嗯,马上就好。”司空琰不紧不慢的答道。

    他的语调让沈蓝樱感到有些不妙,动了动身子试图推开他,却发现自己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落入了他的魔掌,最可怕的是,已经被他编成了小辫……

    干,以前她怎么没注意到,野心家还有这种怪癖。

    “别动。”司空琰递给她一个威胁的眼神,让她乖乖的定在了原地,僵硬着身子看他祸害她的头发。这绝对是她这辈子遇上的最烂的发型师,没有之一!

    他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一条蓝色的发带,灵巧的给她系好头发,放回身后,才站起身来,满意的打量她的样子。

    沈蓝樱下意识用手去碰新鲜出炉的奇怪发型,却被司空琰制止了,“不许解开。”

    啥?还不许解开?沈蓝樱沉默,以后不叫他野心家了,改叫野心变态好了。呜呜,谁能告诉她,她现在是什么鬼样子?

    ……

    关于王奕辰送沈蓝樱的盒子,她是趁着司空琰去上厕所的时候,偷偷打开的,小心翼翼的像做贼一样。打开盒子的一瞬间,她就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爪机,旁边有个连接着奇怪设备的太阳能板,可以分析出那就是充电器。

    翻开箱子第二层,是一系列奇怪的高端设备,她只是隐隐约约能猜出来是干嘛用的,以前却从未见过。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些设备都是用来辅助她搞事情的。

    在这样一间古香古色的传统民宅里,一个盒子里装的全是特工设备,满满的邪教气息。

    往后的时间里,她抓住一切司空琰不在的零碎时间,研究王奕辰送她的邪教设备,并且知道了一个令人惊讶的信息。王奕辰说千玑门在雍朝上空放了卫星,这消息果然不是假的,现在整个雍朝都覆盖在千玑门的专属网络中,她可以通过太阳能爪机联系到所有千玑门的人。

    这让沈蓝樱开始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到底九幽教是邪教,还是千玑门是邪教?为什么想来想去,她总是觉得后者更邪一点?

    又过了一天,她接到了一个非常让人惊喜的消息,被司空琰调去远方的古垚回来了。

    她开心的跑出院子,看见熟悉的面孔时,却硬生生止住了拥抱的冲动,只是勾起一抹微笑,“你回来啦,太好了。”

    感觉司空琰很有可能就在后面,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沈蓝樱在距离古垚三米处停下脚步,默不作声的接受他的跪拜,然后唤他起身,好一阵公式化的嘘寒问暖。

    她背对着司空琰,朝古垚眨眨眼睛,表示有秘密任务,然后让古垚回去先休息一天,第二天再来找她。

    接到指令的古垚即刻恭敬告退,滚回去睡觉,沈蓝樱这意思他太明白了,就是明天没好事儿。他接到主上的指令后,就从青州日夜兼程的赶回来,整整两天都没合眼,若再不好好休息的话,很可能在完成沈蓝樱交付的任务时,光荣殉职,给自己的杀手生涯画上句号。

    第二天清晨,沈蓝樱背着司空琰溜了出来,见到了一早就在院中等候的古垚和古森,笑眯眯的迎了过去。

    “早啊二位。昨晚休息的怎么样啊?”沈蓝樱脸上的笑容让古森觉得如沐春风,而对她比较了解的古垚却觉得,如沐寒冬腊月的西北风。

    她先交给古森一个任务,监视暂住天泉庄的李芸萱,就在天泉庄大门口租客栈住下,时刻紧盯着天泉庄的大门口。如果李芸萱是正常出入就无所谓,一旦她出现神色紧张、行动匆忙的现象,就要赶紧回来禀报。

    古森走后,她压低了声音对古垚道,“你脸盲么?”

    “脸盲?那是什么?”古垚一脸蒙逼。

    “最好不盲。”盲的话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沈蓝樱交给他一摞纸,是同一个人从不同方位的肖像画。她可是素描八级的人,虽然好久不画有些手生,但绝不影响辨识人脸,况且她画了N多个不同角度的。“他是黄自欢,一个陇洲的读书人,也是我和你主上最近怀疑的对象。群英会上如果你留意过跟我说话的人,应该还有印象。我要你花一天的时间,把他的样子记下来,然后销毁这些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