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命之圣手 > 第64章 不请自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020/667570.html
    李纯坐直身子,傻傻地回了谭春儿一个笑容,说道:“我跟兰如玉也就见过两次面,算上这次,也就第三次,跟陌生人相比,好不了多少。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是在韩国,有一次去外面吃饭,忘了带钱,本想吃个霸王餐,想想这是在国外,怎么也不能丢国人的脸,正想来个旁门左道,弄点钱,一个漂亮的女人帮忙解了围。”

    “小偷就小偷吗?还旁门左道,哪后面有没有跟那个漂亮的女人发生点什么?就你这身子,以身相许,兰姐绝对感兴趣。”谭春儿一脸坏水地说道。

    “她感不感兴趣我不知道,我对你那是非常的感兴趣。”李纯把手伸向谭春儿。

    “啊!你要死了是不?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谭春儿双手抱头埋在两腿之间,大叫道。

    正好此时,车停下,李纯掏出100元递给司机,同时对司机说道:“大姐,对不起,刚才骚扰你开车了,多出的钱给你当小费。”接着对谭春儿说道:“也就逗你玩的,不至于这么大反应吧!搞得我像犯了多大错误似的。”

    “你……”谭春儿紧跟其后追了下去。

    女司机却是一阵感叹,“现在的年轻人啊!年轻就是好。”

    李纯跟谭春儿追逐玩乐之时,这个城市一个很普通的汽车修理厂内,一大伙人正在商讨明天送份什么礼物过去给李纯。

    “黄子老大,我多带一些兄弟过去,假装收保护费,把费用说高一些,他要是不给,我们就把他的店砸个稀巴烂。”有小弟如此说。

    “这方法跟我上次带人去砸他的店有什么区别?上面已经多次警告我们,不要多人聚众闹事,再说,在坐的有谁比那群退伍军人还厉害。”黄子,也就黄小平摇了摇头说道。

    “黄子老大,他开的是药店,我们去他店里,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掉包他店里的药品,放一些假药上去,说他店里卖假药。”有小弟提出这样的建议。

    “这个方法不错,我去过他店里几次,有一次看上了一贵重药材,寻找下手的机会,左顾右盼,看到了好多摄像头,到处都是,弄得摄像头不要钱似的,我们怎么避开。”立马有小弟提出自己的亲身经历以供参考。

    “黄子老大,你看这么个办法怎么样?明天我们装一车粪便过去,往他店里一泼,满店都是臭味,谁还会进店买东西。”有一小弟如此提议道。

    “我说马大粪,你这是什么破主意?他开的是药店又不是饭店,只要稍微清理一下,没有臭味又可以重新开业,不影响他的生意,难道我们又继续。”立马有一小弟鸡蛋里挑骨头道。

    这个主意一出,黄小平放在桌子上的手,击打桌面的频率越来越快,紧皱的眉头慢慢地舒张开来,猛吐了几个烟圈,说道:“现在是严打期间,犯法的事能避免就避免,小马提出的这个方向不错,大家想想,完善一下,最好把他搞破产,让他上街去要饭。”

    “世界上最臭的东西是什么?我们可以搞一些来,街上在找个机灵点的小孩,给他一些钱,让小孩往他店里某个角落一放,哪个鬼知道是我们做的?”黄小平话音一落,立马有一个小弟献上这么一个半生不熟的计谋。

    这就难住他们了,一群初中毕业证都没有混到的家伙,去哪里知道世界上最臭的东西是什么?

    有个家伙到是机灵,看到大家都跟自己一样一筹莫展的,他突然之间想到了度娘,拿出手机,上网搜世界上最臭的东西是什么?

    一看搜出来的东西,他正好能弄到,不由把手机递到黄小平面前激动地说道:“黄子老大,你看这个如何?我能弄到。”

    黄小平接过手机,看了又看,忍不住练道:“H、2、Se,这是什么玩意?”

    大家都摇头,用手机搜到此物质的亮仔,正想说话。

    黄小平的声音传了出来,“目前世界上最臭的物质,也就所谓的硒化氢。”

    “黄子,这个好,非常好,我们就用这个吧!”立马有一混混激动地配合着说道。

    黄小平白了混混一眼,混混立马缩回头,听黄小平继续练,“它是一种无色、易燃、剧毒气体,带有令人非常不愉快的气味,在约160℃左右成游离态,它在空中分解成红色硒沉淀,它作为液化气体在特定的气压下液化运输。”练完之后,顿了顿,激动地说道:“就它了,这比泼粪便要文明,目标没那么大,最主要的是,不用出面遇到他,被识破挨揍。”

    黄小平一想到他打人的场景,全身忍不住一阵颤抖,可不想被挨揍。

    “对,好东西,还是黄子老大你英明。”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还是有人在黄小平话音一落之时,表示支持,一看有人表态,立马有更多的人附和,早把提意见的人忘哪去了。

    黄小平正想吩咐提意见之人去弄东西时,一沙哑仿佛来自地狱深处的声音不和谐地响起,“不错的主意,手段够毒的,看来得罪谁,都不要得罪黄子,你们有谁知道它对身体的危害,接触数分钟至3小时内,会陆续出现中毒症状,流泪、目痛、咳嗽,伴有胸闷、胸痛。重者进一步发展为化学性肺炎或中毒性肺水肿,患者出现呼吸困难,心跳加快,面色苍白,皮肤粘膜紫绀,要是直接接触它会引起皮疹,你们还有谁愿意去?”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在寻找刚才那位不和谐的声音是谁发出来的。

    硒化氢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危害?黄小平他自己也不知道,练了那么大一段文字,他只关注到了这么一句话,世界上最臭的物质,最臭两个字深深地吸引了他。

    现在有人提出这么不和谐的话语,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这么危险的东西,还有谁愿意去弄。“是谁?给我站出来,让我认识认识,这么有才华的人,怎么能埋没,外面那辆法拉利奖励你了。”

    “泥嘛的,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一台法拉利啊!还是全新的。”大多小弟有这样的想法,熟悉黄小平的人,赶紧往后退,最终还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在黄小平要失去耐心之时,一个头上戴着棒球帽,穿着一身黑色衣裤的年轻男子,手中提着一大桶水从厕所出来,低着头来到黄小平面前。

    大家都感到莫名其妙之时,年轻男子手中提着的一大桶水全部淋在了黄小平的身上,并轻描淡写地说道:“刚才那些话就是我说的,你不是想要见我吗?我来也,我也是为了大家好,让你脑袋不犯糊涂,我给你加点料。”

    看书的朋友,顺手加入书架收藏,本书的成绩藐视惨不忍睹,是不是写的真不适合大家的胃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