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给我上,杀死他!”李金连连跌退,口中怒喝出声,眼中却是冲充斥着恐惧之色。刚刚少寒抓住他的手腕,在他的感觉中就像是被钢铁箍住了一般,根本容不得他又半分反抗。

    “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实力,定是武修。”李金心念如电,再加上之前种种。他心中瞬间明白这恐怕就是一个圈套,是刀马寨给他们下的圈套。

    从一开始,那一封飞鸽传信便是假的。刀马寨和长古城铁火坊根本就没有什么交易,之所以凭空捏造出这一桩交易,还在信中说明交易地点时间等等,就是为了让自己有黑吃黑的想法。

    然后就简单了,刀马寨派出人马化作是逃难者,进入林家庄,引乱风寨埋伏的人马冲进林家庄。刀马寨知道林家庄有高人护佑,乱风寨人马与林家庄起了冲突,高人指定不会坐视不管,而后便是这种场面了。

    只是,刀马寨恐怕也没有想到,林家庄中根本就没有什么高人,有的只是一个刚刚踏入武途的少年;也就是他们认知中那高人的弟子。

    乱风寨近三十人,个个持刀。得了二当家的命令,一股脑的全部冲了上来。

    少寒眼中冷色不减,现在手中有了兵器更是没有任何惧意。他不退反进,挥刀便迎上。

    铛——

    一声铮鸣之声,那和少寒对刀的马贼直接倒飞出去。

    少寒则是动作如行云流水,刀背狠狠的扫在旁边一人的胸膛上。虽是刀背,可在少寒的力量之下,对他造成的伤害也是足足的。

    那马贼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跌坐在地。一刀,竟是让他全无再战之力。

    对付这些普通的马贼对少寒来讲根本就没有压力。

    一炷香之后,林家庄东边一片哀嚎遍野,只有少寒一人还是站立着的。

    场面并不血腥,少寒下手很有分寸,他出刀时候用的全是刀背,没有对这些马贼造成任何致命的伤害。

    “哼!”少寒甩手把刀插在李金身边,语气阴冷,“你们是乱风寨的人?”

    李金满眼恐惧,更是一点反抗之意都不存。见少寒接近他,连连求饶,“少侠饶命,是小的不懂规矩,冲撞了少侠,还请少侠放过我们。”

    李金连连求饶,语无伦次,连手腕之痛也顾不上。

    “我问你是不是乱风寨的人?”少寒语气冷厉,俨然不像他之前在村子中那般和气。

    “是是是!”李金身体颤抖,连连回答,“我们是受了小人的诡计,所以在冲撞了少侠。”

    “哦?什么诡计,说来听听?”少寒心中顿时有了丝丝猜测。

    李金眼中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现在他可谓是知无不言。

    “是这样的……”

    紧接着,李金从乱风寨截下了刀马寨的信鸽信件说起,一直说到刚刚埋伏在密林中,遇到那六个逃难者。之后他感觉有些不妥,带人冲出来遇到了少寒。

    一直说完,李金眼中的恐惧之色又平添了几分愤怒。

    少寒眼中若有所思,“好一手借刀杀人啊!”

    “少寒。”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喝声。

    少寒回头,发现村中涌出十几人,押解着刚刚那两个追杀进村的两人。

    见到少寒,林子彪才放心一些。又看到这满地的呻吟的人影,他又感到些许后怕。

    “这是怎么回事?”林子彪看着乱乱的场面,忍不住发问。

    少寒看了看押解的两人,没有回答彪叔的话,反是问道:“那六个逃难者呢?”

    “在后面!”林子彪指了指人群后面。

    人群顿时分出空隙,那六人连连告谢,对着少寒点头哈腰。

    “哼,彪叔,把他们绑起来。”少寒冷冷道。

    “啊!”

    林子彪愣住,那六个逃难者也是身形一颤,顿时明白了自己身份应该是暴露了,飞速跪下连连求饶。

    “彪叔,这些人是乱风寨的人,他们六个则是刀马寨的人。今夜之事,不过是刀马寨借刀杀人的阴谋罢了。”

    少寒言简意赅。众人也不傻,联想前后,顿时也明白了一些。

    “把他们绑起来。”林子彪怒火中生,大喝一声。

    一共三十几人,全部被驱赶到一块。

    “彪叔,你带着叔伯们回去吧,剩下的事让我来。”少寒突然开口。

    林子彪一愣,脸色有些急,“少寒,这可不行。他们可都是手段狠辣的马贼,你……”

    少寒淡然一笑,“彪叔,你不信我?”

    “这……”林子彪被问住,顿时语塞。

    “好了,我的实力彪叔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况他们现在还都受伤了。”

    “……那好吧……”林子彪犹豫良久,才答应下来。

    ……

    人群缓缓离去,还有些人不放心回头张望。

    原地只剩下了少寒和这些马贼。李金满眼恨意的看着刀马寨的六人。

    “好了,现在该好好说说这件事该怎么解决了。”少寒轻松写意。

    “少侠饶命啊。”

    “饶命啊。”

    “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们吧,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啊!”

    刀马寨的六人不知道少寒的手段,可乱风寨的人可是知道的,连连告饶。

    “哼!我当然不会杀你们,肆意杀人也就只有你们能做的出来。”少寒此言,倒是让一众马贼稍稍放下心来,“不过,一些小小的惩戒还是要有的。”

    说着,少寒弯腰捡起脚旁边的一柄长刀。

    啊——

    下一刻,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便响彻在众人耳中,令众人恐惧颤抖。而那发出惨叫一声则是已经倒在地上不住颤抖,双手捂住两个手腕,鲜血不住的从指缝溢出来。

    这个马贼两手腕的手筋显然是已经被少寒挑断了。

    少寒没有丝毫心慈手软,其冷厉程度让他已经不像是一个少年。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少寒的心性便这样了,只是在村中他没有把这一面展露出来罢了。细细想来,好像是从紫鸢离开之后,少寒醒来便有了这种冷厉的无情的性格。

    一道道惨叫声接连而起,冲击着那些马贼的心理承受能力。期间,有人甚至忍不住,直接爬起来狂奔逃跑。

    少寒自然是不会放过他们。

    一共三十三人,全部给挑断手筋。其中有三个试图逃跑的,脚筋也被少寒挑断了。李金此时倒在地上颤抖,他的手筋脚筋尽断,身为领头者,少寒自然是多多照顾了他一下。

    “好了,你们休息好了便离开吧!”少寒嫌弃的扔下手中的染血之刀。

    “对了,这些刀你们就不要拿走了,等会儿会有人来收拾的。”

    少寒说完转头就走,丝毫不再理会身后之事。

    走出五六步。少寒好像是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道:“对了,你们回去告诉你们当家的;等有空我们去你们寨中的;特别是你们六个刀马寨的,务必要把我的话带到。”

    说完,少寒潇洒转身,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