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余秋果然在车子附近找到了同样和他一般鬼鬼祟祟,东张西望的老爹余夏。

    余夏也很快看到了他,毕竟是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即便余秋戴着面罩和帽子,但当余夏看到余秋那对剑眉星目时,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他。

    穿着一件破旧黑西服的余夏再次谨慎的望了一眼四周,现在地下人流已经很少,黑鳄帮的马仔们正全力疏散着最后一波人群,同时又很多纷乱急躁的脚步声在附近不断响着,大喊大叫着,一定要找到那个小孩之类的话。

    余夏当然也看到了余秋手里抱着的那个瓷娃娃一般的可爱小男孩,他眉头微皱,联系这四处的喊叫,已猜出了大概。

    大多时候,余夏在余秋眼里是个憨厚猥琐的中年老爹,但余秋也知道这个老爹事实上非常的果决机智。

    父子两人都未多言,默契的快速上了车,余秋抱着的小男孩依然处于虚弱的状态,但已恢复了神智,一对竖瞳黑眸天真的望着面色严肃的父子二人。

    余秋率先发问,“老爹你怎会在这?”

    余夏冷哼一声,“我不在这,谁来救你这胡闹的小子。”

    而后余夏又看了眼余秋抱着的小男孩,见到他那一对清澈的兽瞳和脑门上的尖尖的猫耳,眼神之中闪过几丝诧异,却也未多问。

    余夏已看出这小孩不是人类,但余秋既然能冒着生命危险都要救下这个小孩,自然说明了他的重要性,况且此时也不是问话的时候。

    余夏很快开动了车子,破旧的桑塔纳在地下甬道拐了个大弯,朝着一个奇怪的方向而去。

    这绝非通往黑色市场二十个出口的任意一条道路。

    余秋忍不住问道:“老爹,我们这是去哪?”

    余夏道:“去出口。”

    余秋道:“但……这好像不是去出口的路吧。”

    在这一瞬间,余秋甚至怀疑自己老爹是否是个深度路痴。

    余夏笑道:“去你说的那些路口,不是等着枪仔把咱爷俩加这只小猫猫射穿吗?”

    余秋惊讶道:“这地下竟还有其他出口?”

    无论是余秋也好,还是那些常年进入地下黑色市场的人也罢,都只知道这个宽大的地下市场只有二十个出口,也从未发现过其他出口。

    就连黑鳄帮很多下属都不清楚黑色市场除了二十个出口外,还有第二十一个秘密通道。

    知晓这个通道存在的人绝不会多,余夏便是其中一个。

    看着老爹在这复杂的地下甬道得心应手的极速开着车子,余秋已经看出了他老爹对这地方非常熟悉。

    他现在已有很多疑问想要问余夏,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

    很快,他们又穿了几条光线暗淡的甬道,再经过下一条甬道时余秋忽然觉得这儿有些眼熟,而后他便看到了那几辆载满黑箱的运输车混乱的停在路中。

    余秋大喊一声停,把小男孩先放在车座上,然后跳下车捡起了一个大箱子。

    这正是卡尔一行人之前运输的,装满蓝晶的大黑箱子。

    余秋打开桑塔纳的后车盖,将大黑箱子内的大量散发着幽蓝光辉的晶石倒入车后箱,而后随意在车后箱扯了张布将晶石的光芒盖上。

    余秋笑嘻嘻的上了车,笑道:“既然都这样了,干脆再顺手牵羊一波。”

    余夏脸上浮现了心领神会的表情,对这位越来越像他行事风格的儿子,表示非常的赞赏。

    车子再次穿过几条弯弯绕绕的路,来到了某个尽头,前面是一堵黑色的墙。

    余夏根本没放慢车子速度,猛然冲撞了上去。

    就在余秋也吓得忍不住绷紧肌肉,用力抓紧小男孩时,似乎有一道蓝光从车子上扫过,随后余秋便听到咯啦一声,那堵墙上竟出现了一道门,黑色的金属自动门!

    门在打开。

    金属自动门打开后,里面是一条全新的通道,内里亮着着冷色的灯光,余夏径直开车驶入。

    车子驶入后,那扇门很快便紧紧的关上了,又重新变成了一堵黑墙。

    艾尔在意识里忽然说道:“门外竟然装了一个人像识别扫描仪,你父亲竟然有这条秘密通道的进入权限,看来很不简单啊!”

    余秋也已非常好奇,对老爹神秘的身份第一次有了想要开口询问的冲动。

    余夏却似乎已经知道了儿子心里想的是什么,笑道:“有什么话回去后再说,前面就是出口了。”

    余夏其实已有多年没走这条秘密通道,自从他和克罗尔分道扬镳之后,这个他们曾经共同拿下并且一同设计的地下黑市,他也很少光顾。

    但既然这条秘密通道还在,并且仍然对他开放,余夏便已清楚这条路是绝对安全的,至少出口绝不会有兽人的存在。

    出口果然没有兽人,只有一个平头留着小胡须的健壮中年男人看守。

    这个中年男人长得非常魁梧,穿着一件紧致的黑色背心,露出他那似乎极具力量的肌肉臂膀,他还有一张方方正正的脸,看起来非常可靠。

    他的确是个可靠的人,否则黑鳄帮绝不会把这么神秘的一个通道交给他来看守。

    他叫做雷诺,是跟随克罗尔最久的人,也是克罗尔最器重的手下。

    当雷诺看到那辆熟悉的白色桑塔纳时,他的眼里充满了惊讶,见到车内那个十几年未曾看见的中年男人时,激动的喊了出来,“夏老大,真的是你。”

    余夏在车内抬头望着这个熟悉的面孔,他已从雷诺平头上看到了几条银丝,这个曾经具有无限活力的年轻人,竟也老了吗?

    那自己和克罗尔估计是真的老了。

    余夏心里这般想着,也对那激动的中年男子一笑,说道:“克罗尔果然是让你看这种地方。”

    雷诺激动过后,忽的想到上头交给自己的任务,他狐疑的看着余夏,问道:“夏老大,你怎么突然来这?”

    尽管是守在这个秘密通道,但是外头的事已有人通知了他,难道夏老大藏起了外头一直找的那个小孩?

    余夏冷哼一声,嘲讽道:“我不走这,难道要让你们黑鳄帮带着那群狗娘养的兽人用枪管抵着老子的头吗?”

    余夏毕竟是活了一把年纪的,雷诺自然知晓他年轻时所经历的大风大浪,对于余夏看穿了那群伪装的兽人也没有表现得过于惊讶。

    雷诺知道余夏非常厌恶兽人,黑鳄帮和金碧虎部落的合作显然已被他看穿,但余夏绝对不只是因为讨厌兽人才选择走这条路的。

    雷诺的眼光中已多了几分怀疑。

    余夏冷笑了起来,“你大可以查查看,看看我有没有藏你们正在找的东西。”

    雷诺自然知道金碧虎要找的是一个小孩,一个五岁左右大的小孩,地下黑市也仅仅出现过一个这小的小孩。

    桑塔纳的车窗已全部摇下,后车箱盖也弹开了。

    雷诺自然看到了车内坐着的余秋,早听闻了夏老大的儿子打断了比尔森少爷的腿,没想到这小孩竟长得这么清秀斯文,丝毫感觉不到传闻中的狠辣杀气。

    雷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余秋,而后扫视了一下车内,的确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又跑到车后面,掀开了那盖着的布。

    很快雷诺便看到了那一堆发着幽蓝色耀眼光芒的蓝晶。

    雷诺的眼角肌肉不禁微微抽搐,他终于明白夏老大为何要走这条秘密通道。

    无论是谁顺走了那么多的晶石都会想个好办法逃走,毕竟这是兽人的货,若是给门口那些金碧虎部落的兽人发现了,定然是要挨枪子的。

    余夏冷笑道:“怎么着,老子现在黑点兽人的货,你们黑鳄帮也要代替他们教训我嘛?克罗尔现在是不是已经把兽人当做亲爹了?”

    即便金碧虎部落如今是黑鳄帮的合作伙伴,雷诺或者是克罗尔依然对那些兽人没有好感,既然余夏损害的只是兽人的利益,于雷诺而言算得上是喜闻乐见的事。

    雷诺很自觉的从新将黑布盖住蓝晶,而后闭上后车盖,来到车前头对余夏说道,“克罗尔老大只当金碧虎是摇钱树,至于他们是死是活,是赚是亏,他也不是很在意。”

    余夏哼了一声,说道:“那我可以走了?”

    雷诺手一摆,对这位曾经带头大哥说道:“请。”

    余夏关上了桑塔纳的车窗,疾驰而去。

    雷诺望着车子远去,心头不禁有些惘然,对于余夏他始终还是尊敬的。

    ……

    白色的桑塔纳在夜风中飞驰。

    余秋在车上吐了口气,终于是躲过去了,他用脚顶了顶车坐下那柔软的身体,而后便看到那个一直躲藏在下面的小男孩钻了出来。

    求推荐,求收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