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徐逸尘感觉自己服了,作为一个穿越者,这些年中他其实是挺自满的。既然祖国已经强大到开始在全世界耍流氓了,他没法为祖国强大奋斗什么,帮着一起刷刷流氓,放放风,也是一种爱国。

    所以这些年下来,作为一个实习政委,他不说让敌对势力闻风丧胆,也差不多是臭名昭著了。

    徐逸尘带出来的那支特战组,被EU和南亚的叛军组织称之为“黄祸”,在政委带队的所有清剿小队中,唯有另一只“赤灾”能相提并论。

    对于其他势力来说,他们就是天灾的一种!从天而降的轨道突袭式打击,让徐逸尘最高的时候二十四小时之内连续跨越三个大洲,打穿了三座保护伞的秘密基地!

    赫赫有名的“黄祸”首领,尽管因为没有毕业,尚未正式授勋但是在军方享有中校待遇,忠嗣院毕业生荣耀榜前十,持剑馆内环剑士,一堆的头衔,让他觉得这辈子过的值了!

    但是和眼前这个有关部门相比,依然差了一大截!这是一个在暗中引导世界发展方向的组织啊!

    “你的身体状况异常,已经被上报有关部门了。”杨越凡一盆凉水浇在了徐逸尘的身上:“我亲自发的实时建模。”

    “我的身体怎么了?”狩魔猎人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心虚,因为他想起了自己在梦境中被巨人用炙热的能量液浇筑的画面:“你能联系到地球?”

    “我根本看不懂那些数据,你别问我,我就是个打工的。”长着娃娃脸的有关部门工作人员毫无素质的甩锅:“我确实和地球保持着联系,但是别想了,保密专线,每天一次固定时间,把信息夹杂在舰队塔台发送回去导航消息里面。”

    “行了,我已经透露了不少东西给你了,如果不是看在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小白鼠,以你的保密级别,根本接触不到这些信息。”杨越凡一副组织很看好的你的表情,拍了拍徐逸尘的肩膀。

    这个动作一般都是狩魔猎人来做,拍别人,这一次轮到了自己,徐逸尘居然没生气,而是看着眼前这个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和善的笑了笑。

    这让杨越凡一度松了口气,觉得自己算是暂时掌握了黄土区玩家在远南大陆上目前最强的战斗力了,毕竟眼前这人在检测仪上体现的强化度数几乎超过了之前记录中最高的那个将近两倍!

    但是杨越凡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实习政委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你果然是个肚子里有货的人,从今天开始,你就被征召了,暂时做我的副官,有时间给我说说上一次不明原因的科技进步。”

    不等杨越凡从目瞪口呆中恢复,狩魔猎人就转了弯,带着大部队走进了贵族区,守卫在内城门口的守卫对他们完全视而不见。

    这些天天在贵族区门口站岗的卫兵,最厉害的本事就是自己惹不起的人,几乎光靠传言就能将对方分别出来。

    这个最近在安东尼大港风头正劲的赛里斯人,更是早就上了这些人的名单,毕竟,他最近这几个星期砍下来的脑袋,几乎比他们兜里的第纳尔都多。

    “欢迎来到安东尼大港,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逸尘,忠嗣院优秀毕业生,高等军校指挥专业优秀学员,实习政委。”徐逸尘一马当先走在前面,身后的塞斯里玩家们看了看毫无反应的守卫,谨慎的跟了上去。

    只留下杨越凡站在最后面苦笑的摇了摇头,最终也迈步走了进去。

    “从今天开始,你们将有幸成为远南殖民地,第一个玩家建立的战团的成员,而我就是你们的战团长!”狩魔猎人大步流星的向着领主俯的方向前进,一路上看见他的贵族和巡逻队都退避三舍。

    身后比较老成的玩家李秉衡沉声说道:“我不想加入,我只想安心的在旅途中享受这场异域之旅!”

    双剑交叉背在背后叫做王越的玩家和武僧封无一互相看了看,没有作声。新华夏出身的青年玩家,两个人是服过军役的,尽管只是预备役,但是服从军官的命令,已经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东西了。

    在徐逸尘出现之前,他们俩一直接受法务部出身的杨越凡指挥,虽然仅仅是在战术上的配合,但是主次分的很清楚。

    “很抱歉,你享受不了!我在城外三十里的位置有一片领地,里面有将近两千人的难民,他们是我的领民,需要为我提供资源,而我则需要足够的战士去保护他们的安全!”实习政委边说边走,只给李秉衡留下一个背影。

    “而且这是一个以战争为主体的游戏!在我的领地边缘就有绿皮的部落在蠢蠢欲动!两个星期不到,我在城市里剿灭了两次混沌的阴谋!”狩魔猎人的气势几乎压倒了李秉衡:“这里可没有什么享受的余地!虽然不想这么做,但是,士兵,报出你的军籍编号!”

    无论是站姿还是行进时的步伐,李秉衡的一举一动都被刻画上了浓浓的军队作风,这可不是在预备役中就能训练出来的。

    实际上,就连在黄泉突击队新兵训练营呆满了三年的李彦龙,都没法做到这一点。同样的行为习惯,只能在徐逸尘自己,维托丽雅以及刚才被拧碎了脖子的康拉德身上看出来。

    “没那个必要!”李秉衡脸色铁青的说道:“我接受你的征召!”

    领主俯那尚未完成修缮的城堡已经出现了道路的尽头,那还是上一次小伯爵联手混沌时留下的痕迹。可能安托万自己都没想到,短时间之内,居然又发生了一起混沌侵蚀的事件。

    按照狩魔猎人的预计,恐怕整个远南殖民地以后都不会太平了,这座城市的统治者是个纯粹的商人,这很好,但是它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保卫者!

    有着李察牧师从中周旋,自己有很大的机会从中分一杯羹!

    “士兵!”徐逸尘的声音不变,但是其中的强硬即便是一直不作声的银也能听的出来:“你的军籍编号和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