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落地一把98K最新章节!

    斗鱼黄金大奖赛官方直播间里,此刻已是无数弹幕疯狂刷了出来。

    “666,伤害不够,喷子来凑!这波我服!”

    “天秀啊!这切喷帅得一匹!简直跟拔刀一样!劳资反手就是一刀!”

    “卧槽!这尼玛是真的拿喷子当狙用了?这个Vic骚得飞起啊!”

    “求求你别秀了!简直看的我头皮发麻,话说这喷子也太尼玛玄学了吧。”

    “愚蠢的人类!连S686的威力都没有领教过吗?”

    “S686这喷子的确吊啊,加个枪口50米以内劳资见谁打谁!”

    “感觉Nico心态炸了啊!明明说好的对狙,你特么给我来一喷子!”

    “举报了!这个人子弹会分裂!”

    “举报?Vic做过人工改造听说过没?人体植入挂了解一下?”

    “......”

    看到刘子浪这两喷,直播间的大部分观众这次是真的服了!

    这倒不是说刘子浪的技术就真的已经强到碾压全场,让他们彻底拜服!

    而是他们发现这两场比赛下来,根本就看不懂这个人啊,各种让人意想不到的神操作,骚套路。

    而恰恰就是这些操作套路,却往往如同神来之笔一般,对整个战局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用此刻演播室里笑笑的那句感叹的话来说就是,

    “无法量化的灵性思维,

    浪与骚的完美结合!”

    至于那些这两场比赛下来被疯狂打脸,一直潜伏在直播间里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就跳出来的喷子,

    这会儿也是有种眼前发黑的感觉。

    这个人,难道就真的再也黑不动了吗?

    这尼玛...好气啊!

    游戏里,R城北区正在朝着路边MMD摸近的韦神等人,看到屏幕左下方的击杀提示也是不由一愣。

    “Vic你冲脸了?”

    阿鲁卡下意识地问道。

    这也正常,一般人看到喷子杀人,第一反应肯定是双方脸对脸的接近战。

    刘子浪这会儿也从坡上跑了下来,脚步飞快地溜进了那栋三层小楼里,此时被他击倒的那个人在他眼里已经成为了一个会移动的盒子。

    听到阿鲁卡的话,刘子浪不由笑道,“没,我刚下来。”

    随即他又补充道,“早跟你们说了,我可是满配的S686!”

    三人闻言不由一阵无语!

    这尼玛也就是说他拿着一把S686在高坡上把人击杀了?

    还是爆头?

    虽然理论上确实有可能...

    但你说玩步枪可以压枪,

    玩狙可以高倍镜瞄人,

    你拿个喷子那么远还把人爆头了,这尼玛也太玄学了吧!

    倘若刘子浪此刻知道他们的想法,一定会无辜地耸耸肩。

    然后告诉他们,

    那小子就漏了一个脑袋在那,除了头他也没地方可以打啊!

    ......

    再说刘子浪这边,

    沿着楼道一路蹬蹬蹬地爬上去之后,刘子浪走到楼顶刚一开门,

    忽然发现那人跪在那里捂着小腹,脑袋正对着门,用一双充满了“好奇”的大眼睛瞪着他!

    卧槽!

    刘子浪被吓了一跳,抬手就是一喷!

    砰!

    那人瞬间倒地,含恨而去,在天上看着刘子浪猥琐地蹲在他的盒子旁舔包。

    不一会儿,他盒子里的那把四倍98K便就出现在了刘子浪的手中。

    他不由无语问天,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

    R城北区,韦神他们那边也是在一栋二层楼房旁听到了房间里的脚步,三人迅速将这栋楼房的正门和侧门给堵了起来。

    斗鱼演播室里。

    “MMD已经阵亡两人了,剩下的两名选手也被4AM的三个壮汉给围在的楼房里。”

    “啧啧,我觉得MMD剩下的两个选手有点不够果断啊,刚刚他们要么就直接走,要么就主动反打一波,现在Vic那边也从南区过来了,两人被四人堵在房子里,这下子就更是走也走不了,打也打不过啊。”

    “的确是这样的,而目前对于4AM的问题就是他们怎样才能付出最小的代价,攻下MMD两人守住的这栋楼。”

    “没错,这栋二层小楼只有一个楼梯可以上去,MMD的两人已经在二楼的侧卧门后和厕所卡死了楼梯,4AM如果贸然去攻的话,恐怕会有减员的危险。”

    “噢!4AM选择了先扔雷!韦神这颗雷能炸倒吗?”

    笑笑的话音刚落,

    游戏里,只见二楼窗口火光一闪,轰的一声!

    玻璃瞬间粉碎,楼里硝烟弥漫!

    然而屏幕的左下方却是没有刷出炸倒或者炸死人后的提示。

    显然,韦神这颗雷炸空了。

    紧接着,阿鲁卡换了个窗子也扔出了手中的雷,小醒目那边没搜到雷,只好扔了个闪光弹。

    蹬蹬蹬!

    楼里顿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在快速地移动。

    轰!

    砰!

    两声过后,

    楼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这时脚步声也没了,显然对方躲过雷后,又一次卡好了位置。

    “谁还有雷吗?”

    韦神看着身前的楼房,皱眉问道。

    “我还有一个。”刘子浪开口道,“在外面扔太容易空了,要不我们上了楼道,进一步确定他们位置再扔?”

    “嗯,这样也好。”

    韦神点了点头,随即开口道,“那卡帝你和醒目在楼下看着,防止二楼的人从窗子或者阳台跳下来,我和Vic一起冲,如果我们倒了,你们就立刻冲进来。”

    “没问题。”两人同声应道。

    安排妥当后,刘子浪和韦神两人迅速推门而入。

    虽然在一楼没听到脚步,但两人还是谨慎地将一楼排查了一遍。

    毕竟连着两颗雷扔上去没炸到人,万一对方有个老阴比在楼下哪个旮旯阴着,到时候他们在楼道上被前后夹击,那就有点感受了。

    结果还好,两人警惕地清了遍一楼的“三室一厅”后,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踪迹。

    “都在二楼!”韦神开口道。

    “嗯,我在前面。”刘子浪托起了手中的S686。

    韦神原本想说我是突击手,冲锋这种事情放着我来就行。

    但想到上次两人带着陈一发和张小桐四排,刘子浪在机场那变态的小范围接近战能力后,他顿时心中又有些郁闷地没有说出话来。

    此刻已经爬上楼道的刘子浪自然不清楚身后韦神的想法。

    只见他伏着身体在楼道卡着视野左右看了一眼后,发现楼道上去右侧的厕所门口已经没有人。

    他的脑海中迅速做出判断,

    对方可能是在厕所里,

    也可能两人都在楼道正对面的卧室。

    想到这里,刘子浪手里切出雷,拉开弦,正想着扔一颗探探路,

    没想到卧室的门口忽然抛了过来一个什么东西。

    他抬头一看!

    卧槽!

    这尼玛不是手雷是什么?

    生死一瞬之间,刘子浪忽然一咬牙!

    只见他没有选择后退,而是大步流星地朝着楼上跑去!

    导播的上帝视角中,

    只见刘子浪刚上楼梯,那颗滚落在楼道上的雷便就轰然爆炸!

    很明显,这颗雷对方也在手中预热了一波。

    此时楼道上避之不及的韦神被瞬间炸倒;而反向跑上楼梯的刘子浪,则是被手雷的冲击力一下子朝着前面的卧室门口推去,

    血量也一落千丈,变成了红血。

    下一刻,卧室门口一左一右露出两人来,

    只见这两人同时举起黑洞洞枪口,仿佛正在一脸阴笑地看着他,

    就像是在说,

    孙子!

    懵逼了吧!

    然而谁曾想就在他们开枪的瞬间,

    刘子浪忽然嘴角微翘,手中火光一闪!

    轰!

    巨大的爆炸声,再次响起!

    硝烟散尽后,原地只剩下一个跪倒的刘子浪,

    和两个懵逼的盒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