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直播间里,弹幕如同潮水一般疯狂涌动。

    “666,这可也太秀了吧!”

    “帅啊!这个平底锅爆头声音简直太爽了吧!”

    “Vic这个比又开始了!一点都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心疼一波那个愣头青,说不定还是马老师的学生,只学会了冲上来近身战。”

    “......”

    游戏里,刘子浪赶在“二倒”的大司马血流光之前上去极限地扶起了他。

    砰!

    大司马刚一被拉起来,抄起喷子对着地上的尸体顺手就是一喷。

    “嘿!皮的嘛你这个人!?”

    被他打的自然就是刚刚拿着乌兹,一波“拜年枪法”将他打倒的那人了。

    刘子浪见状不由干咳了一声,没想到大司马还有鞭尸的爱好,但关于这一点,两人倒是还有几分共同之处。

    不过刘子浪只鞭一个人。

    “马老师马老师!”刘子浪看到大司马还要再来一喷,赶紧提醒道,“我看外面停的车,机场里怕是不止一队,咱们还是赶紧舔包打血。”

    听到刘子浪的话,大司马也是反应了过来,赶紧点头应是,埋头舔起了包来。

    不得不说,这两人虽然玩的不咋地,但作为一个快递员还是十分合格的。

    枪械弹药,防具头盔,医疗物品,倍镜基础镜...

    虽然都算不上满配顶级,但该有的基本上都有!

    这顿时让拿着一把喷子来机场的刘子浪和大司马两人瞬间“脱贫致富”。

    舔完包后,大司马手中乌兹加SCAR-L,身上也是二级一套,倍镜更是有个四倍。

    刘子浪这边则是AK加上98K,身上二级甲一级头,虽然不算太好,但日子也比先前滋润了不止一点半点。

    两人从锅炉房出来后,顺便看了眼旁边的观星台。

    但却发现观星台的前门开着,显然是已经被搜过了,而且很大可能上还是刚刚被他们做掉的那两个人。

    刘子浪看了眼机场,开口道,“C字楼那边说不定还有人,要不我们过去看看?”

    “有人就做掉。”大司马很有气势一挥手,冷静地分析道,“刚刚那种装备咱都能杀了那俩个愣头青,那现在我们装备都这样了,机场还有对手?”

    好像有点道理...

    刘子浪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兵分两路,拉长视野,朝着C字三号楼那边摸了过去。

    而就在大司马快要拉到集装箱位置时,

    他忽然眼睛一亮,有些惊喜地叫道,“诶!我这边有人!”

    “嘿嘿!瓜皮!让你跑!”大司马说着就托起手中的四倍SCAR-L。

    对着三号楼左侧的门外那人就一阵四倍压枪全自动扫射!

    哒哒哒—!

    一时间,大司马的手中那把SCAR-L的枪口顿时火光直冒,如同加特林一般极短的时间里无数子弹扫射过了去!

    咻咻咻!

    三号楼门口那人刚从楼里出来,听到这阵急促猛烈的枪声顿时吓了一个激灵,赶紧拔腿就往回跑。

    在他转身往回跑的时候,

    身旁不时有子弹“嗖嗖嗖”地飞过!

    那人甚至可以感觉到有些子弹就贴着自己的身体,顿时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然而等他终于“九死一生”的跑回三号楼,反手把门一关,长舒一口气的他看了眼自己的血量,却有些傻眼了。

    只见他眼下血条饱满,

    连一滴血都没掉!

    同一时间,大司马这边。

    看到大司马这波猛烈异常四倍压枪扫了将近四十发子弹,竟然连一发都没打到敌人,直播间的观众顿时一愣,随即纷纷笑出了声!

    “出现了!传说中的夕阳红枪法!”

    “马老师果然马得可以,大马猴是你吗?”

    “666,哈哈!马老师这四倍压枪笑死我了!”

    “马老师一定学过素描!这波人体描边我还是服气的!”

    “快问下Vic的那个人体植入外挂在哪买的,我们众筹帮你买一个吧!”

    “......”

    看到直播间观众的弹幕,大司马顿时嘴角一抽。

    随时他却是淡定异常地说道,“有些观众可能看不懂我刚刚这波枪法,这其实不怪你们,毕竟我们境界不一样,你们还处于看山是山的层次。”

    “噢?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说道?”

    刘子浪十分及时的接口,语气中流出恰到好处的‘惊讶’。

    听到刘子浪的话,大司马不禁心生赞许,心想这小伙子还挺会来事的。

    他干咳一声,开口道,“那我就来给大家讲解一下,很多人都觉得!啊!你看你这人体描边枪法,好菜!但其实呢?错!”

    “人体描边其实一点都不容易,你们想想啊,那么多子弹看似每一枪都中了,但事实上一枪都没中!我就问你们谁能够做到?这其中就难道没有什么特殊的射击技巧吗?”

    “有道理。”刘子浪点了点头,继续道,“那这波描边具体的目的是...”

    “敲山震虎!”大司马斩钉截铁道,“对面肯定不止一个人,被我这波枪声吓回楼里,现在肯定像是惊弓之鸟在那瑟瑟发抖!这个时候只要我们发动一波冲锋,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全歼对手!”

    “那咱们接下来直接莽他?”刘子浪笑着问道。

    “必须的啊!”大司马硬着头皮道。

    于是接下来,两人一左一右,朝着三号楼的两个门口摸了过去。

    刘子浪这边倒是没什么问题,端着AK就是莽!

    然而大司马看着越来越近的三号楼,

    心里却是一阵发慌!

    要知道他已经倒两次了,要是这一次进去再倒就是三倒。

    那到时候就算刘子浪能将对面两人都杀完,也不一定能够有机会再将他扶起来。

    但不冲也不行!

    金牌讲师的理论已经分析得那么透彻了,接下来就是实践的时候了。

    直播间那么多观众看着,

    不冲观众都不答应啊!

    眼看就要到门口,就在进退两难之间,大司马忽然灵机一动,按下了Z键..

    下一刻,只听他忽然惊讶无比地说道,“哎呀!我怎么摔倒了?”

    ???

    三号楼右侧,冲进楼里的刘子浪闻言都一愣。

    这个游戏还会摔倒?

    全程目睹了这一切的大司马直播间观众更是满脸黑线,显然是被大司马这一手摔倒给秀得头皮发麻...

    刘子浪这边来不及想那么多。

    因为刚一进楼,他就在楼道里看到两人正卡着大司马那边的门口。

    刘子浪迅速将手中的AK切成98K,四倍瞬间开镜,一狙甩了过去!

    砰!

    门口那边一人脑袋爆起一团血花,二级盔当场被击碎!

    另一人吓了一跳,迅速退上了楼道。

    他注意力正防着楼道右边的刘子浪,熟料这时大司马忽然推门而入。

    嗒嗒嗒—!

    乌兹那射速极快的枪声响起!

    转眼之间,楼道那人便就一脸憋屈地倒了下去。

    楼道里,变成盒子的两人躺在地上。

    此刻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刚刚明明在门口听到脚步有人都快冲进来了,怎么忽然一下子就没声了?

    然后右边又出来一人!

    这尼玛也太套路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