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落地一把98K最新章节!

    “枪斗术?”

    听到刘子浪的话,大司马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笑着摇了摇头,“嘿呀!你这个小伙子,皮的很嘛,不谈不谈!要真的有这种操作,我们以前怎么没见到过?”

    听到大司马的话,直播间的弹幕也是纷纷表示出了同样的疑惑。

    刘子浪则是反问道,“马老师你平时打游戏开枪的时候,右手握着的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鼠标啊。”大司马不假思索地笑道。

    “我握着的是枪!”

    刘子浪加重语气道,“要想做到这一点,你必须要将鼠标当成你的枪,然后人枪合一!枪便是人!人便是枪!”

    “......”大司马。

    听到刘子浪越说越玄乎,直播间的观众这会儿也纷纷反应过来。

    这个比纯粹就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啊。

    “666,我特么差点信了你的邪!”

    “一个甩狙被你吹成这样,我服了!”

    “嗯!这很真实!但劳资想要先打死你个龟孙!”

    “还尼玛水平加速度?谁搭个手把牛顿的棺材板压一下!”

    “敲里吗!原来Vic这个比是骗人的啊!”

    “哈哈,这里有个老实人!大家快来欺负他!”

    “卧槽!在Vic的直播间居然还有这种老实人!”

    “老实人,我这有个盘了解一下?”

    “......”

    游戏里,刘子浪把大司马扶起来后,忍不住道,“马老师你可不能再死了,以后打架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吧。”

    “那我干嘛?”大司马问道。

    “喏。”刘子浪一努嘴,“那边不是有个包吗?”

    一听这话,大司马顿时气愤道,“哇,你这个小伙子!你不打听打听金牌讲师大司马是那种人吗?就算穷死被打死!我也不可能跟着你舔包。”

    刘子浪:.....

    半分钟后,

    刘子浪正在机场外面的路上挪车,准备去堵桥。

    大司马在机场北山树后的那个盒子旁,嘿然笑道,“哇,这个人的包挺肥的嘛!这边有个狙击消音我先拿了啊。”

    ......

    舔完包后,这场比赛的第一个波毒已经刷到一半了。

    这场游戏机场圈的位置在地图偏左,北边陆地上的人想要过桥的话,显然是从西桥过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所以刘子浪和大司马两人一商量,当即决定要堵就堵一波大的。

    两人当即开车朝着西桥行驶了过去。

    来到桥头后,开着车的刘子浪没敢直接过去。

    因为这会儿毒已经刷到一半了,虽然机场这边都被清光,但说不准就有队伍过桥之后看到没人堵桥,在那边反堵一波。

    如果冒然开过去的话,桥头那辆废卡车的货箱里跳出两个人来就有点不好玩了。

    所以刘子浪开着吉普在桥头先左右浪了两圈,按了按喇叭。

    发现桥头确实没人搭理自己后,才放慢速度开着车朝那边行驶了过去。

    不过一切似乎都是虚惊一场。

    两人和空气博弈了半天,到桥头一看却发现那边连个影子都没有,一时都有些尴尬。

    “咳咳,有备无患!”大司马和直播间的观众解释了下,然后对刘子浪道,“咱们接下来怎么堵?”

    刘子浪看了眼旁边卡车的货箱,“要不我们跳那个里面去?”

    “诶!好像还行!”大司马点了点头。

    接下来刘子浪将车藏好后,两人迅速跳进了卡车的货箱里。

    不过在里面蹲了一会儿,

    他们却发现似乎并没有人过来。

    在此期间海上倒是传来了一阵的船声,显然是人开船过海了。

    两人见状不禁感叹人心不古,

    堵桥也堵不到人了。

    刘子浪这边等得有些无聊,无意中看了眼一旁桥的栏杆,忍不住问道,“马老师,这个栏杆能上去吗?”

    “能吧,我好像看到人上去过来着。”大司马摸了摸下巴道。

    “要不咱们上去蹲人?”刘子浪忽然来了兴趣。

    他纯粹就是“多动症”,一闲下来就发慌。

    大司马对于刘子浪这个提议也是十分动心,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但这个栏杆似乎还不太好上。

    两人在桥边蹦跶了半天,才找到了上去的方法。

    刘子浪这边跳上去后,沿着桥梁先一步朝着上面爬去。

    不得不说,这个桥梁一点都不宽,给人给一种高处走钢丝的感觉,生怕一个不留神摔下去。

    如果摔到桥上还好,

    但摔到桥下的话...

    刘子浪正这样想着,忽然听到耳边一声惊呼!

    转头一看,大司马已经从桥梁上掉了下去。

    而且他还属于后者。

    不过幸好他还没太往上爬,那个高度并不算太高。

    掉下去后大司马血量一落到底,不过在仅剩一丝血皮的情况下,还是堪堪保住了性命。

    不然四倒的他掉到下面,估计没等刘子浪扶就嗝屁了。

    大难不死的大司马缓过劲来后,想起刚刚自己的失态,不由强行淡定地说道,“不慌!诶!我根本一点都不慌。”

    “因为我知道这个高度摔下去肯定不会死,那么我为什么会下去呢?我就想告诉大家这个地方很危险,大家一定要小心。”

    听到大司马的话,直播间的观众也纷纷被他这种“用生命去演绎”的精神给打动了,纷纷刷起了“666”。

    刘子浪正憋着笑,这时忽然听到了一阵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

    “有人来了!”他精神一振。

    “别慌!别慌!等我上去!”大司马赶紧蹲下打药。

    蹲在桥梁上的刘子浪转头望去,入眼处的是一辆黄色的小轿车。

    对面似乎猜测到桥头可能有人堵桥,但他们却没有停下。

    只见车在桥上开到一半,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人就忽然从车窗探出了身来,然后对着桥头就是一阵气势十足地瞎姬八扫射!

    哒哒哒—!

    “唔...还挺刚。”

    蹲在桥梁上的刘子浪点了点头。

    心中暗道这两人可能是美服的老外了,一般很少有国人这样冲桥的。

    接下来,只见那辆车和空气斗争了一波,到了桥头一个漂移,迅速停下了车!

    当看到废卡车后面那辆吉普时,他们像是之前刘子浪和大司马那样迅速警惕地在废卡车周围清扫了起来...

    自然是没什么结果的。

    两人可能觉得这车等会儿还有人来拿,于是一合计,决定来个守株待兔。

    只见他们藏好自己的车后,迅速跳进了废卡车的货箱里,然后一个“战术卧倒”趴了下去。

    一个看后面,一个看前面。

    而此刻与他们垂直的正上方,

    桥梁上,刘子浪看着趴在货箱的两人叹了口气,默默地从腰间拿出了一颗手雷。

    拉弦!

    趴在货箱里的两人听到声音,看上去有些蠢萌地转动了下身体,

    脑袋挨着脑袋,疑惑地互相看了一眼,仿佛是在说,

    是你吗?

    嗯?我以为是你?

    ???

    ???

    紧接着,只听“哐当”一声!

    有什么东西落进了货箱里,恰好滚动到了两人的脸前。

    看着视野中忽然出现的那个“铁球球”,两人不由一懵!

    下一刻,货箱里火光一闪!

    趴在里面的两人骤然飞了起来!

    在死前的某一瞬间,他们才终于隐约看到了桥梁上的那一抹黑影...

    WT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