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落地一把98K最新章节!

    “你愿意陪我一起死去吗?

    来生,我们还在一起。”

    面对呆妹儿这含羞带怯,

    深情款款的话语,

    刘子浪只说了五个字,

    “打扰了,

    告辞。”

    在桥头舔了波包后,他麻利地跳上车,头也不回地朝着安全区驶去。

    看到这一幕,游着游着忽然沉入海底的呆妹儿,顿时感觉自己整颗心也跟着一起沉入了海底。

    她刚刚正打算刘子浪的语气只要稍微有一点松动,哪怕只是表面上的迎合。

    她就会秒切变声器,化身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给他一个“惊喜”。

    到时候不管刘子浪反应如何,那今天的视频录制就差不多完美结束了。

    视频的标题她都想好了,就叫《绝地生死恋》。

    但呆妹儿万万没想到的是,面对一个小姐姐含情脉脉的明示,辣个男人居然连表面上的敷衍都没有。

    他就那同样丢下了五个字后,开着车不带半点留恋地绝尘而去了。

    在身体沉入海底的瞬间,看着海面上的盒子,呆妹儿满脑子都只有一个想法。

    这个人...不会是Gay吧?

    而直播间的观众听到刘子浪对呆妹儿“深情告白”的回应,一愣之后也纷纷笑抽了。

    “噗哈哈,Vic这个比绝对的钢铁直男啊!”

    “Vic:鸡我所欲也,妹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舍妹而取鸡者也!”

    “这个Biubiubiu肯定是呆妹儿了,心疼一波老女人,撩了半天被一记绝杀了!”

    “你们还是太年轻啊,难道你们没发现现在就剩下Vic一个人了嘛?到时候单人四排带小姐姐吃个鸡!做到了自己转身时的男人的承诺,稳稳地一波反撩啊!”

    “无形撩妹,最为致命!龟龟!Vic的套路都那么深了嘛!社会社会!”

    游戏里,此时呆妹儿在VIP观战席和橘子树“成功会师”。

    刘子浪开着一辆吉普车在的全区里游荡一会儿,随后找了个房区停了下来。

    “稳点好稳点好!”橘子树见状点头赞同道,“阿浪你一定要苟住,让我在睡前吃一把鸡。”

    刘子浪闻言看了眼时间,发现才八点多,忍不住疑惑道,“老哥睡得那么早?”

    “咳...”橘子树干咳一声,憨厚道,“我老婆在催我了。”

    “噢—!”

    呆妹儿一听,立刻嘿嘿笑着拉长了语调。

    随后发现刘子浪和橘子树两人都说话了,她不由故作懵懂道,“呢个...什么意思呀?”

    “纳粮。”刘子浪言简意赅。

    “讨厌!”呆妹儿娇嗔一声。

    橘子树也干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们...你们想多了,不说了,我去给保温杯里的枸杞加点水,阿浪稳点打,一定要吃鸡啊。”

    “老哥您就放心吧!”刘子浪保证道。

    谁曾想橘子树那边刚走,房区上空便就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刘子浪抬头一看,发现一架飞机正从远处缓缓飞来。

    当飞机路过他所在房区前不远处那个山头时,下方忽然出现了一个黑点!

    “是空投!”呆妹儿顿时精神一振,“快去快去!”

    “橘子树老哥让我稳点,这样不好吧?”刘子浪似乎有些犹豫。

    “诶呀!他又不在!”呆妹儿理直气壮道,“看到空投不捡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有点道理。”刘子浪颔首道,“成!那咱就去再走一遭。”

    听到刘子浪的话,呆妹儿不有心中暗喜。

    哎呀呀,小伙子年纪轻火气旺,

    还是受不得激嘛!

    到时候看你死了怎么办!

    刘子浪自然不知道呆妹儿的心思,他跳上吉普后也不转向,就那样倒车朝着不远处的山坡上开了过去。

    这个时候已经是第四个圈了,安全区的范围并不大。

    因此看到空投落下后,周围的队伍都采取了观望的态度,并没有主动上去捡。

    就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下,一辆吉普忽然优哉游哉地倒车进入他们的视野中,

    周围的众人见状不有纷纷一愣。

    这哥们...跑错片场了吧?

    下一刻,刘子浪在车上瞬切二号位,对着空投的下方一连丢了三个烟雾弹。

    嗤嗤嗤—!

    烟雾弹在山坡滚动了几下,顿时释放出大片的烟雾来。

    不一会儿,空投下方的落点便就全部白茫茫的一片了。

    刘子浪知道周围肯定有队伍架着这边,所以烟雾弹刚一扔出,他便就迅速切回一号位,

    倒车入雾。

    这尼玛是当我们不存在啊!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那些队伍顿时不能忍了。

    咻咻咻—!

    周围激烈的枪声骤然蔓延了开来,密集的子弹如同瓢泼大雨一般没入了烟雾中。

    不过刘子浪扔的这三个烟雾弹覆盖范围太广,周围盯着这里的两个队伍拿捏不准刘子浪的具体位置,一波子弹扫过去很多都落在了空处。

    很快,周围的枪声便停歇了。

    因为此时两个队伍都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你这个时候进烟可以,

    但等下烟雾散了,

    你出烟怎么办?

    呵呵,你丫还能把整个山头封住?

    一时间,刘子浪在周围两个队伍的眼中顿时成了笼中之鸟。

    扑腾只是暂时的,终究还是插翅难飞。

    ......

    烟雾里,空投落地。

    刘子浪看着空投箱里的东西不由嘴角一抽。

    AWM!

    八倍镜!

    吉利服!

    肾上腺素!

    九十分空投,可惜他已经得了六十分。

    “是什么?是什么?”正在观战的呆妹儿忍不住问道。

    刘子浪将吉利服穿在身上,随口道,“诶达不溜欸木!”

    “哇!大狙耶!”呆妹儿惊呼道,“捡啊捡啊!你怎么不捡!”

    “我已经有一把了,捡这个干吗?”刘子浪反问道。

    “不捡多浪费啊!”呆妹儿似乎有些不舍,随后又嗲声嗲气道,“两把AWM多酷呀!阿浪小哥哥,人家想看嘛。”

    “你真的想看双狙?”刘子浪似笑非笑道。

    “嗯嗯!”呆妹儿连忙点头。

    我想看你作死!

    “那好吧...”刘子浪无奈地叹了口气,“今天的风儿有些喧嚣啊。”

    “啥?”呆妹儿一愣。

    刘子浪没有说话,反手就切出直播间开了个盘。

    这场比赛双狙能吃鸡吗?

    能。

    不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