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落地一把98K最新章节!

    大胆的想法?

    听到这句话,游戏里的呆妹和橘子树不由一愣,直播间的观众心头却是纷纷涌起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这个比要搞事啊!

    果不其然。

    只听“铮”的一声,刘子浪拉开了保险!

    “老弟!你别想不开啊!”橘子树语气有些哆嗦道。

    “小哥哥!你要和他们同归于尽吗?”呆妹儿却一阵鸡冻!

    刘子浪没有回答,

    只见他在右侧旋梯的顶部站了三秒后,

    忽然快步朝着护栏外面纵身一跃!

    看到这一幕,直播间的观众不由纷纷惊呼出声!

    而此时右侧旋梯上,

    端着枪冲上来的两人已经爬到了一半。

    倏然间,他们感觉到身旁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上面掉了下去。

    等到看清后,一人顿时目瞪狗呆道,“卧槽!那哥们跳楼了?”

    “我以为多流弊呢,原来是个怂货!”另一人嗤笑道,“索然无味啊...”

    熟料他的话还没说完,下方急速坠落的那人忽然扔了个什么东西过来!

    临别的礼物?

    两人愣了下,瞬间悚然一惊!

    这特么不是手雷是什么?

    轰—!

    一声巨响,空中那颗手雷火光一闪,一股炽热的波浪扑面袭来!

    刹那间,两人顿时被巨大的冲击力摔在了旋梯的护栏上,血量一落到底!

    同一时间,高空下坠的刘子浪耳边风声呼啸,地面在他眼中极快地拉近!

    游戏中的人物也是四肢挥舞,

    显得十分慌张。

    毫无疑问,从高架顶部这个高度跳下来是必死无疑的。

    然而就在他眼看即将脸着地瞬间,

    背后一声巨响传来。

    下一瞬,画面定格!

    29Kills!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后,直播间的观众顿时炸开了锅!

    “透你马!还有这种操作?”

    “这操作简直令人窒息啊!不行不行!我脑阔有点缺氧了!氧气罩!我的氧气罩在哪?”

    “服了服了!跳楼主播关注了!”

    “直播间里压不能吃鸡的还在吗?主播已经跳楼了,你们呢?”

    “龙皇已经凉了!抬走吧,有请下一位追梦人。”

    “......”

    此时游戏里,橘子树看着电脑前的画面有些结巴道,“吃吃吃...吃鸡了?”

    刘子浪淡淡道,“这就是一个男人的承诺。”

    呆妹儿这会儿也是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场比赛刘子浪简直是从头到尾在颠覆着她对这个游戏的认知。

    从开始的怀疑到肯定,再到怀疑...

    几经波折之后,眼下呆妹儿已经没有任何怀疑了。

    这个肯定是一个鸡王无疑!

    在很多盒子精还在看着鸡流口水的时候,人家已经走在了“鸡的一百种”吃法的路上了。

    这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游戏啊!

    恰好就在这时,她直播间的皇帝龙骑战士给她微信上发了个消息。

    呆妹儿看了看消息,又看了眼队友那边的ID,顿时一下子张开了嘴!

    恍然反应了过来自己怎么越看这个ID越眼熟来着..

    原来这就是那前不久崛起的颜值区的鸡王啊!

    想到这里,呆妹儿迅速打开斗鱼。

    进入后还没得来及去颜值区查看,便就在首页看到了刘子浪直播间的传送门。

    点进去后,一张清秀的脸印入眼帘,和她刚刚印象中那个嘴里骚话不断的人完全判若两人。

    呆妹儿不由感叹了声“人不可貌相”,随后将刚刚录制的视频保存了起来。

    这期虽然没能开变声器化身“油腻的大叔”,但是刘子浪打出了这波29杀已经完全可以取代很多素材了。

    尤其是最后的双狙吃鸡和从天而降的掌心雷,更是不可多得的精彩锦集,不做成视频简直浪费啊。

    吃了鸡后,橘子树热情地和刘子浪互相加了好友,相约了下次再玩,然后就匆匆忙忙地下线了,

    估摸着可能是被催粮了。

    感叹了下中年男人生活的艰辛不易,

    刘子浪刚要返回游戏,却发现呆妹儿那边还没退。

    “biubiubiu?”刘子浪道。

    “啊?”正在沉思呆妹儿精神一振道,娇滴滴地说道,“在呢在呢,小哥哥再来一把?”

    “不了,游戏使人堕落,我要学习了。”

    刘子浪义正言辞地拒绝道。

    听到这话,正在刘子浪直播间的呆妹儿不由脸色一黑!

    我学你妹啊!

    她强忍着爆粗的冲动,干笑道,“呵呵呵...真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小哥哥呢,那我们加个好友下次再见吧。”

    接下来两人加了个好友,刘子浪便就退出了游戏。

    当然不是去学习。

    他上了另一个“4AM-Vic”的号,来到YY招呼了一声,就和韦神他们打起了训练赛来,为下周五即将到来的亚洲预选赛做准备。

    打完之后,韦神那边还发微信提醒刘子浪下周有时间去下江海4AM的俱乐部基地。

    按照赛事组织方的要求,比赛前每个队伍都要有个战队定妆照和队伍宣传视频。

    刘子浪想到自己现在也开摄像头露脸直播了,倒也没有什么放不开的,

    只要不戴口罩就行了。

    所以他很快便就同意,在下周约了个时间。

    他这边刚发完消息,客厅忽然传来了一阵门铃声。

    这大晚上的谁啊?

    刘子浪心里正嘀咕着,

    蓦地心中一震!

    不会是刘毅刚同志来视察工作了吧?

    他赶紧放下蜷在椅子上的脚,穿上拖鞋“哒哒哒”地走到了门口。

    开门前透过猫眼看了下,却发现门外没人。

    我透!

    这特么谁家的熊孩子恶作剧来着?

    刘子浪嘴角一歪,正想开门嚎两嗓子。

    结果门一开,却发现张小桐弯着腰小心翼翼地把一个纸盒放在地上,正伸手从口袋里掏钥匙。

    看到刘子浪后,她小脸上忽然有些慌张,结巴道,“你...你在家啊。”

    “当然在家啊。”刘子浪看了眼地上的纸盒,“诶?这是什么?”

    “没...没什么,一些零食。”张小桐紧张地抱起盒子,起身就要往门里钻。

    然而就在她双手抱着盒子,快步从刘子浪身旁路过的时候。

    盒子里忽然传来了一个奶声奶气地声音。

    “喵呜!”

    正在关门的刘子浪听得一愣,转头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张小桐。

    张小桐下意识地抬头和刘子浪对视了一眼,脸色很虚。

    转而小脸忽然一红,视线开始乱飘。

    刘子浪见状不由嘴角一歪,干咳一声道,“你这零食...是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