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落地一把98K最新章节!

    几分钟后,客厅里。

    一个被打开的盒子安静地放在桌子上。

    “喵呜~咪~”

    一只全身橘黄,带着浅浅白色条纹的小奶猫舔了舔着爪子,努力站起来后,又一下子倒了下去。

    看上去顶多半个月大,估摸着刚断奶不久。

    张小桐眼睛亮晶晶地盯着这只小奶猫,脸上满是欢喜。

    刘子浪捏着下巴,忽然摇头啧声道,“这也太小了吧,两人一顿都不够吃啊。”

    “哼!”张小桐皱了皱小鼻子,扭头道,“才不让你吃!”

    “你打断独吞?”刘子浪诧异道。

    “.....”张小桐很凶地瞪了刘子浪一眼。

    “呵呵,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刘子浪嘿嘿一笑,“你这猫哪来的?路上捡的?”

    “雨萌家里的猫生了,送给我的。”张小桐鼓了鼓嘴道。

    “哦,我说你今晚怎么回来的那么迟。”刘子浪恍然,随即他又蹙眉道,“可我记得阿姨好像不让你养猫的吧?”

    几年前张小桐刚过来的时候,家里没人陪她玩,养过一只小猫。

    这小丫头当时欢喜得不得了,整天抱着猫不撒手,睡觉都带着一起睡。

    后来不知怎么被抓伤了一次,家里就把猫送人了,也没再养过什么宠物。

    没想到这丫头今晚居然偷偷抱了个小奶猫回来,怪不得神秘兮兮的。

    此时听到刘子浪的话,张小桐脸上也有慌张,急忙道,“你...你不许告状!”

    刘子浪听得嘴角一歪。

    告状?

    我是那种人吗我?

    “行行!我不告诉阿姨,不过你可得小心点别再被抓了。”说到这里,刘子又浪笑眯眯道,“对了,你这个小猫,有名字没?”

    “还...没有。”

    张小桐愣了下,声音低低地说道。

    旋即她忽然眼睛一亮,转头看了眼刘子浪,又看了眼盒子里舔弄爪子的小奶猫,雀跃道,“我准备叫它阿橘!”

    “阿橘?”刘子浪嘴角一歪,摇了摇头道,“这个太土了吧。”

    人家一身橘毛说不定心里本来就不太开心,

    你再取个“阿橘”,

    那简直是焊下了灵魂烙印啊。

    张小桐可能也觉得这个名字不太好,但尤不服气的鼓嘴道,“你才土,哼!那你说叫什么。”

    “这个...”刘子浪一时间还真没想好。

    不过他眼睛一转,很快嘿嘿笑道,“要不...叫偶妮江?”

    “偶...妮江?”张小桐愣了下,但很快反应了过来,不由小脸一红,羞恼道,“才不要这个名字!”

    说着,她抱起盒子一扭头就要回房间。

    “开个玩笑,欧尼酱这算是什么名字啊!对吧。”刘子浪看到小丫头要发飙,赶紧认真了起来,“张小桐同志,你有没有发现发现这只小猫的颜色很像什么?”

    张小桐听刘子浪说得认真,不由转过头来懵懵道,“像...什么?”

    刘子浪一合手,“啪”的一声道,“98K啊!所以你看,要不就叫它98K!多霸气!”

    张小桐显然对98K也情有独钟,玩游戏的时候经常抱着不撒手来着。

    听到刘子浪的话,她眼睛顿时一亮!

    不过她还是撇了撇嘴,嘟囔道,“哼...什么名字...”

    然后转身抱着盒子“哒哒哒”地走进了房间。

    刘子浪已经习惯了这丫头的傲娇,对此只是摇头一笑,回了房间。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

    噩梦开始了...

    橘猫小时候又特别爱撒娇粘人,把她喜欢的不行。但小丫头养猫完全是叶公好龙,根本就不会养。

    然后只能就苦了刘子浪。

    对此小丫头还振振有词地说刘子浪是“98K”的赐名者,必须要履行自己的义务。

    赐名者?

    这是什么中二的说法?

    刘子浪只能脸色一黑,暗骂自己嘴欠。

    于是这几天晚上刘子浪上完课的,就会马不停蹄地赶回来直播和照顾这只撒娇粘人,调皮好动的幼年98K。

    经常他正直播着,放在桌子上已经能够走动自如的98K就会走到他摄像头下,迷瞪地盯着摄像头一个劲的瞅。

    不得不说,猫虽然以大橘为重,但橘猫小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特别是扬起小脑袋抬头望的时候,圆圆的眼睛,面部表情丰富到能拿去做表情包,爪子上也是各种的小动作,简直可爱到犯规。

    一时间直播间的观众纷纷被这只小奶猫吸引了。

    上次直播首页推荐后停留在六十三万的关注度竟然在没有任何推荐引流的情况下,

    几天的时间蹭蹭蹭地上升到了七十万,让刘子浪不得不感慨人不如猫。

    而在此期间,刘子浪直播间的弹幕也多了一个新节奏,那就是“嗷呜~”。

    每当摄像头下的98K喵喵叫的时候,直播间的弹幕就会人工配音。

    一时间满屏幕的“嗷呜”刷了起来,看上去蔚为壮观!

    大家普遍觉得这只猫既然叫“98K”这么霸气的名字,

    那喵喵叫也太娘了,

    必须“嗷呜”一嗓子才有范儿!

    对此刘子浪又能说什么呢?

    得!

    你们爱咋叫咋叫去吧...

    ......

    到了周四的时候,刘子浪按照和韦神的约定,来到了江海4AM俱乐部基地拍摄这次比赛的选手定妆照和战队宣传片。

    明天周五,就是这次绝地求生亚洲预选赛的开幕日。

    这次比赛关系到了亚洲区出战江海世界邀请赛的名额。因此4AM也非常重视,这几天刘子浪很少打路人局,陪着打了不少次训练赛。

    定妆照没什么好说了,就是穿上队服摆好POSE“咔咔咔”一阵乱拍。

    不过在队伍宣传片环节,摄像师那人还让没人准备一句“骚话”,作为自己的宣言。

    “这是绝地求生第一次世界性的赛事,大家都没有什么经验,我们一定会努力。”

    韦神经历了一些洗礼后,镜头前表现的很沉稳。

    “能在这次比赛上和亚洲各个国家的强队交流,我觉得不管结果如何,对我们都是一次宝贵的经验。”小醒目很谦虚含蓄。

    “绝地求生和以往的任何一款FPS竞技游戏都不同,这是我们的一次机会!我们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阿鲁卡右手握拳,适当表现出了一些冲劲。

    轮到刘子浪的时候,他站在录制前搓了搓手道,“这个...有什么规范吗?”

    比赛组织方那边派来的摄像师摆了摆手,随口道,“没有没有,你自由发挥。”

    “噢噢!”刘子浪点了点头。

    录制开始后,镜头前的他沉吟了一下,忽然认真诚恳地道,“其实...我已经研究我们这次世界邀请赛的对手了。”

    听到这话,拍摄现场周围的所有人不由一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