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落地一把98K最新章节!

    “IG-Wolves使用Kar98K爆头击杀了IFTY-APLUSVABLE!”

    “Royad-Azeael使用Kar98K爆头击杀了IG-Wolves!”

    看到这两个击杀提示,现场观众不由一愣,随后脸色纷纷有些黯然了起来...

    刚刚那电光石火之间,沈泽言也开出了一枪,并且成功地爆头命中了对方。

    但此刻不用解说多作解释,现场大部分人还是都看出了沈泽言在拉栓后第二枪射出时速度明显要相对慢了一拍。

    所以率先阵亡的他,

    子弹被判定为无效伤害。

    这一幕让台上的三个解说也都是一阵惋惜。而尽管这波金斗焕有点趁人之危的嫌疑,但单排Solo赛的游戏机制就是如此,对于这一点他们自然也没什么好多说的。

    “唉!泽少这波真的有点可惜了啊,面对大哥和Azeael这种级别的对手,讲道理他的发挥真的十分出色了,刚刚差一点我就以为他能反杀了呢,但是...”

    “嗯,其实这也反应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绝地求生这个游戏和以往的任何一款FPS都不同,不是说你人猛枪刚就行了,作战思路真的十分重要,我觉得泽言如果刚刚适当地朝后面拉一下,不在毒边卡得那么死的话,或许会更好一些。”

    “我赞同苏老大的观点,现在说起来虽然有点马后炮,但刚刚那种情况其实毒里的三个人并不是一体的,只要他们一出毒圈,肯定会互相打起来,到时候泽少再收割一波,那这波我敢说有九成以上的可能,最终活下来的那个人是泽少!”

    “......”

    就在解说分析复盘刚刚这一波对决的时候,背着AWM开着吉普车在第二个安全区边界巡逻的刘子浪,也无意中看到屏幕左下方的击杀提示。

    他心中一动,很快猜出沈泽言是击杀一人后被偷了。

    不然那屏幕上也不会显出那样的击杀提示。

    Azeael吗?

    想起赛前韦神他们说的那个韩国狙神?

    刘子浪看了眼手中的AWM,嘴角不由泛起了一起笑意。

    这时只见开到G港北边那个桥头的他忽然在大马路上停下吉普,旋即切到了二号位副驾驶上。

    片刻之后,车子熄火了。

    导播的视角这会儿刚好从南边切回来,现场和直播间的观众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钓鱼吗?”

    “呃...这个好像是刚刚飞车上空投那个大佬吧?”

    “是他没错!不过他这个鱼也钓得太假了吧!哪有车刷大马路上的?”

    “嘿嘿,看来职业选手钓鱼就没我们老阴比玩家有经验啊,你说在路边的草地上停下多好。”

    “哈哈,最骚的是这哥们还坐在副驾驶上,这特么要是谁看不见,那还打什么职业,先回家去看眼科吧!”

    就在这时,导播的上帝视角下。

    只见桥头西边沿河的一片房区里,一栋假车库二楼窗口,一个日本队的选手正暗中观察着这边。

    看到坐在副驾驶上一动不动的刘子浪,他心中不由冒出一连串的疑惑。

    这是什么情况?

    掉线了?

    还在坐在车里玩手机?

    看到对方好像真的没有动静,观察了半天的他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蠢蠢欲动。

    那人偷偷地从窗口歪过脑袋,托起了手中的一把98K。

    开镜屏息,准心瞄准!

    砰!

    嘭!

    熟料清脆的枪声几乎刚一响起!

    很快被一道闷雷般的枪声所掩盖了下去!

    在现场和直播间无数观众不可思议地目光下,只见坐在副驾驶位的刘子浪骤然极快地探出车窗。

    还没看清他如何开镜瞄准,

    火光一闪,一枪已经轰了出去!

    霎时间,两发狙击子弹从空中飞掠而过!

    只见身体探出车窗的刘子浪避开了爆头,胳膊上中了一枪,血量下降了一小截。

    然而假车库二楼窗口上的那人脑袋上却是爆出了一团血花,旋即满脸懵逼地身体后仰,一头栽进了房间里。

    纳尼?

    ......

    主持解说台上,

    三个解说看到这一幕也愣住了。

    因为这光靠反应已经根本解释不通了啊,一个人不可能说在短短的一刹那,先是听声辩位出人在假车库。

    随后在找到窗口目标的瞬间,开镜锁头...那这也太不科学了。

    “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刚Vic应该是早就看到了假车库里有人了吧?”

    “我们先来看看前面的回放,咦?不对!假车库的这位日本选手一直在二楼房子里,连窗口都没靠近过,Vic应该没有看到他啊?”

    “等一下!这边...对!就这这边!我知道了,这个日本选手把自己的摩托在了假车库后面的露出来了!Vic是看到了这个摩托才猜测假车库位置有人的。”

    “呵呵,看来这个故事就告诉我们以后在这个游戏里千万别乱停车,否则不仅都被偷的危险,还容易被钓鱼执法。”

    “不过Vic这波以身做饵也是艺高人胆大啊,啧啧...这种情况在职业比赛中还是蛮少见的。”

    听到解说的话,现场和直播间的观众对于刘子浪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这个人真的是在疯狂作死啊!

    同一时间,G港的三厂房位置。

    蹲在中间那个厂房等圈刷的御坂琴美听到北边河对面的枪声,再联系屏幕左下方的击杀提示...

    湿乎!

    想到这里,她不由眼睛一亮,脸上忽然露出了满是雀跃的喜色!

    下一刻,只见御坂琴美忽然满脸认真地抬起手中的M16,心中默念着“三长两短、九浅一深”的口诀,对着空中一枪接一枪地点射了起来。

    嗒!

    嗒!

    哒哒哒!

    嗒嗒...!

    听到这阵轻层次不一,节奏分明的枪声,杀完人后正想过去舔包的刘子浪愣了下,忽然反应了过来。

    他叹了口气,旋即停下车,隔着河岸对着空中也以同样的节奏“哒哒哒”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现场和直播间的观众不由都有些傻眼了。

    这是什么鬼?

    然而这阵“琴瑟相和”的枪声中,下城区的方向蓦然也响起来了一阵枪声。

    咻咻咻—!

    转眼之间,一波子弹呼啸袭来!

    刘子浪停在岸边的吉普车上顿时叮当作响,溅起了一连串的火花。

    他不由眼角一抽,

    这尼玛谁在瞎跟节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