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摩托车沿着墙壁直冲而上的这一幕,自然也被导播镜头极快地捕捉到了。

    现场的观众纷纷看得目瞪口呆,这特么都行?

    而这波如果是偶然的话,那只能说刘子浪的运气太好,没有一头糊在墙壁上。

    但倘若这波刻意为之的话,

    那就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刘子浪这神乎其技的车技了,

    简直是飞檐走壁去去就来啊!

    此时拼图楼天台的Ezqelusia看着飞上的摩托,短暂的愣神之后,他慌忙往刚刚换上的狗杂枪里装填起了子弹。

    刘子浪在冲上来的瞬间,却是忽然按下F键,直接人车分离落到了拼图楼天台的顶部。

    看着面前那人正在手忙脚乱地上弹,原本准备拔出AK来一梭子的刘子浪,忽然改变的想法,

    只见他迅速从武装带里抽出了那把左轮,抬手对准了Ezqelusia。

    什么鬼?

    看到这把枪的瞬间,Ezqelusia是整个人都为之一愣,心中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现场的观众却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甚至有些面面相觑了起来。

    这个比...又要搞事啊...

    果不其然。

    刘子浪拔出左轮后,并没有立刻开枪,而是稍微等了一下,

    他像是在瞄准,

    又像是在等待Ezqelusia上弹,给他一个公平对决的机会。

    下一刻,慌张无比的Ezqelusia上好子弹,猛地抬起枪口!

    然而只听轻微的“Piu~Piu~”两声!

    大屏幕的比赛画面中,刘子浪手中的左轮倏然抖动的两下。

    Ezqelusia枪口中刚一喷出火光,脑袋上便就爆出两团醒目的血花,

    旋即哐当一声,

    一脸难以置信地瘫软倒在了地上。

    噗嗤—!

    一发狗杂子弹打到了刘子浪的身上,绽出了一躲血花。

    但他的血量却丝毫未减,

    显然属于无效伤害。

    “可惜弄脏了衣服。”

    刘子浪嘴里咕哝了一句,如果被Ezqelusia听到怕是会气得诈尸...

    紧接着,屏幕左下方刷出了一道系统击杀提示。

    “4AM-Vic使用R1895爆头击杀了MITH-Ezqelusia!”

    瞪大眼睛倒在地上的Ezqelusia。在看到这个击杀提示的瞬间,

    心中蓦然一震!

    他忽然明白自己刚刚为什么觉得有些熟悉了...原来这就是那个曾经的传奇选手,

    这场比赛用左轮疯狂爆头的男人。

    然而此刻此刻,与这里相隔不远处的另一栋拼图楼天台上。

    看到下一个安全区刷到了西南方向的学校宿舍楼那边,金斗焕收起了手中的AWM,正准备下楼。

    熟料就在这时,金斗焕的目光无意中扫过屏幕,脸上却是蓦地一愣。

    是他!

    想起刚刚那阵在麦田上来飞驰的摩托车声,金斗焕的心中一阵恍然,

    那双狭长的眼睛里顿时流露出了一丝危险的光芒!

    他看了眼刚刚枪声传来的方向,快步跑下了楼,重新选了一个点,旋即不动声色地架住了刘子浪那边。

    看着场上瞬息万变的形势,三个解说也是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咳咳...Vic这个车技...我也只能说是没谁了,我原本还以为他开着摩托是在外面浪一下,没想到他居然能冲上楼顶。”

    “唉...这真的是不服不行啊,不过我就有点闹不明白了,为什么我每次开车各种平地摔,过个坡心里都颤颤巍巍的,可到了人家这...简直跟玩特技的一样,话说我们玩的真的是同一款游戏?”

    “唔...我听说Vic的驾照是拱墅驾校孙校长的亲自颁发的,在车技上有几把刷子,倒也不足为奇啊。”

    拱墅驾校?

    听到Sy的话,现场和直播间的观众一怔之后,都纷纷笑喷了!

    “我滴龟龟,孙校长颁发的驾照还是可以滴呀!”

    “拱墅驾校了解一下?一次入门,终生受益!”

    “你们说的孙校长,难道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高达驾驶员,在领悟的翻车的悲伤之后,成功将高达驾驶技巧融入了吃鸡中的男人?”

    “卧槽,原来开始开高达的!我说我的摩托为啥不会飞...”

    游戏里,刘子浪收起左轮,旋即走到了盒子和空投旁。

    看到这把Groza和空投箱里还没捡起的步枪消音,刘子浪稍作沉思,很快便就放弃了手中的AK。

    口径的步枪,不过在射速和稳定性上,Groza却是要全面优于AK。

    子弹充裕,根本不用担心备弹不足,哪有不换的道理?

    换了枪后,刘子浪翻了翻那人的盒子,捡了一些饮料和投掷物,然后又将空投箱里那人还没来得及捡的肾上腺素放进包里。

    他看了眼下个安全区的位置,果断从拼图楼的前面跳了下去。

    刚刚他的摩托车在一波特技表演后,已经在天台上“搁浅”,刘子浪虽然能将它开上去,但可没把握再把它开下去。

    所以没了车的他面对刷到了南边的安全区,不得不先战略性转移。

    至于傻徒弟大仇...唔...咱们来日方长。

    然而刘子浪想要走,有人却是不让放他轻易离开。

    他刚跳到拼图二楼的阳台上,西北方向一栋楼的窗口火光一冒,

    一阵沉闷的枪声蓦然响起!

    砰!

    刘子浪背后的那块玻璃轰然碎裂!

    他落地双手一撑,

    对面那个窗口却是火光一闪,再次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响!

    刘子浪闷哼一声,前胸爆出一团血光,血量陡然下降了一半左右。反应过来的他迅速回身,极快地从阳台翻进了二楼。

    “AWM?98K?这尼玛是在玩双狙?”

    吓了一跳的刘子浪躲进楼里后赶紧打药,回想起那两声枪响,

    他心中很快反应了过来。

    既然拿的是AWM,又出现在Y城里,

    那多半就是将自己傻徒弟爆头的那个金斗焕了,

    想到这里,刘子浪不由挑了挑眉毛。

    因吹斯汀!

    我不去找你,

    你特喵地倒是找上门来了。

    今天劳资不锤死你!

    打完药后,他卡在窗口看了下刚刚西北方向冒出火光的那栋楼窗口,

    此刻已经看不到人的身影

    但刘子浪的直觉告诉他,无论对方眼下是躲在窗里,还是已经换了位置,

    但他肯定还牢牢盯着这里!

    只要自己一出去,多半就会遭遇伏击。

    他正这样想着,拼图楼下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凌乱急促的脚步声。

    刘子浪不由一愣!

    什么鬼...

    这么快就冲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