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对啊!</br></br>    韦神到底是怎么被vi给炸死的?</br></br>    苏昌明的话顿时一下子唤醒了直播间无数观众心中的疑惑。..</br></br>    就在这时,导播那边终于找到了刚刚的回放画面。</br></br>    舞台后上的大屏幕中,现场的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刘子浪拔出了一个手雷,旋即不假思索朝窗口扔了进去。</br></br>    导播又是一个切换,将镜头锁定在了那颗手雷上,只见手雷被扔进房间后,在地上“咣当”弹了一下,旋即从另一侧的栏杆窗缝隙中弹了出去</br></br>    下一刻,端着一把ak的韦神绕到了侧面。</br></br>    砰!</br></br>    看到这一幕,现场和直播间顿时陷入了一片静寂之中</br></br>    这雷扔得也太特么玄学了吧?</br></br>    “噗哈哈,笑死我了,居然还有这种操作?”</br></br>    “可以!不愧是全世界优秀的物理引擎。”</br></br>    “这波vi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扔得好不如接的好,简直就是妙不可言的缘分呐!”</br></br>    “心疼一波韦酱,完美预测到了雷的落点。”</br></br>    “”</br></br>    “韦神:嘤嘤嘤,下次看准点,不然人家这一百多斤下去,你可能会死噢!”</br></br>    就在直播间的各种调侃的弹幕刷的飞起时,游戏里刘子浪也刚将韦神给拉起来。</br></br>    紧接着,两人连包都没敢舔,赶紧一溜烟地朝着木屋里相继钻了进去。</br></br>    开玩笑。</br></br>    要知道“黄金十二宫”这里可是跳了三队人的,他们这边刚激战完了,如果还敢过去舔包的话,</br></br>    那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br></br>    此时此刻,解说台上三人对于场上的形势也是迅速分析了起来。</br></br>    “这波泰国猛男队ith确实有些可惜了,在4a失误先倒了一人的情况下,我还以为他们可以吃掉4a的来着。”</br></br>    “嗯,主要是vi的发挥太极限了,如果他们遇到的不是vi和韦神,说不定这波就真的吃了,这只能说时也命也吧。”</br></br>    “那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十二房这边除外4a的两人外,就只剩下着猪皇和他的队友suk了。”</br></br>    “这波怎么说?seypig要过来看一下吗?”</br></br>    “噢!seypig还是选择了主动靠近,看来这波他通过枪声和击杀提示已经判断出了十二宫的就是vi,这新仇旧怨叠加到一起了啊,那就真的没有理由不过来了。”</br></br>    “新仇旧怨?两人之间难道还有什么故事?”</br></br>    “嗯?难道你忘记了上一场比赛seypig这位‘亚洲第一喷’是在近身战的情况下被vi用十字弩爆头击杀,呵呵,我想这种耻辱也只有用血才能洗涮吧?”</br></br>    听到sjy的话,现场不少已经忘了的观众,顿时也都记了起来昨天下午单排个人sl赛的第二场。</br></br>    seypig在机场锅炉房里“一秀二”后,却被刘子浪近距离一把十字弩插死在了地上,这可以说是他在这次比赛中最大的耻辱了。..</br></br>    所以此时看到导播镜头中sepig摸进的方向,现场和直播间的观众纷纷提起了心神,就连呼吸也都变得有几分急促了起来。</br></br>    而在小木屋里。</br></br>    刘子浪和韦神两人搜了半天,才终于找到了五个绷带。</br></br>    虽然外面的盒子里可能有药,但韦神刚被拉起来,血量还是红色的。</br></br>    刘子浪刚刚更是中了两枪sks,血量只剩下十多点,和韦神差不多五五开。</br></br>    在这种情况下,两人只能在小木屋里你一个我一个地分掉了五个绷带。</br></br>    而到了最后一个绷带的时候,两人甚至还推让了起来,</br></br>    场面看上去一度凄惨到令人潸然泪下。</br></br>    然而不曾想他们还没决定最后一个绷带的归属,门外的草地上便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br></br>    有人在踩他们的青青草地。</br></br>    刘子浪心中一个紧张,赶紧眼疾手快地将地上最后一个绷带捞起来,</br></br>    然后缠在了胳膊上。</br></br>    韦神见状顿时眼角一阵抽搐他刚刚的第一反应也是捡绷带的来着。</br></br>    结果没想到刘子浪听到脚步后的反应和手速居然那么快,他才刚打开tab键,地上的绷带便就神秘消失了。</br></br>    此时两人的血量依旧不太健康,只能在里面卡着,等对方来攻。</br></br>    不过seypig和suk刚刚搜的是右边的六方,两人虽然听到枪声,但赶来的时候,刘子浪和韦神两人早已进房关门,他们自然也就不知道刘子浪和韦神在杀完人后,到底是躲进了木屋里,还是在木屋外面的草地灌木丛中阴着他们,</br></br>    所以两人不得不说十分谨慎小心。</br></br>    接下来,他们先在房屋外面绕了一圈后,然后开始两人抱团,</br></br>    逐个房子的排查了起来。</br></br>    当然,如果两人知道刘子浪眼下血量的话,恐怕就不会那么谨慎小心了。</br></br>    不过此时通过窗子的缝隙,蹲在木屋卧室的刘子浪和韦神两人看着对方眼看就要搜到他们这个木屋,</br></br>    心中顿时一阵紧张。</br></br>    怎么办?</br></br>    现场摆在他们面前只有两条路。</br></br>    一条是趁机跑出去。</br></br>    但以他们的血量一旦被听到脚步或者开门之类的声音察觉,那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br></br>    另外一条则是继续蹲着。</br></br>    不过说实话,这些显然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br></br>    “这波我们怎么办?”韦神下意识地开始征询刘子浪的意见了。</br></br>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刘子浪又能有什么办法?</br></br>    不过就在这时,他在重新环顾扫视了一眼这间卧室后,</br></br>    忽然心中一动!</br></br>    小木屋外面。</br></br>    “最后一个房子了,如果还没人的话,估计他们多半是杀完人直接走了。”</br></br>    suk看了安全区,提议道,“这场比赛是大陆圈啊,等下咱们再搜搜,看看能不能去堵一波桥。”</br></br>    “嗯。”seypig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阴郁地说道,“那家伙里的确十分阴险无耻,跑了也正常。”</br></br>    他话虽然这么说,但语气中却透露出一股浓浓的惋惜。</br></br>    正说着,两人就开门小心地进入了最后一间木屋子。</br></br>    “客厅没人。”</br></br>    “厕所也没有。”</br></br>    “诶,这里有把枪,好像没被搜过的样子啊。”</br></br>    “阿西那小子应该真的跑了。”</br></br>    两人在客厅里转悠了一下,seypig不知不觉间,就转到了卧室门口。</br></br>    他在推开门的瞬间,不由脸色一喜,因为他看到地上有个二级头,这相对一级头的他来说,无疑是一个不错的消息。</br></br>    然而就在他抬脚迈过去想要俯身捡东西的时候,seypig心中忽然觉得房间里似乎有些违和</br></br>    他猛地一抬头,却发现正对着卧室门的那张床上有两个人趴在那里,正架着黑洞洞的枪口,</br></br>    对准他头上那顶绿油油的摩托车头盔。</br></br>    双方六目相对,</br></br>    霎时间,场上众人竟是骤然感觉到了一丝“捉奸在床”的微妙觉。</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