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看到这个击杀,小绝和韦神两人都湿润了。..</br></br>    不过小绝是留下了的悔恨的泪水,</br></br>    韦神则是感动得热泪盈眶,可惜没有刚出锅的意大利面,如果有的话他一定会请沈泽言尝尝。</br></br>    小绝倒地后,韦神倒是也没敢去抢什么人头。</br></br>    他现在连脑壳都没有,虽然是刚刚沈泽言表现出了“友军”的态度,但韦神心里还是不太确定他下一秒会不会变成敌军,给自己来一枪</br></br>    与此同时,另一侧架着韦神的射可可那边看到这一幕不由眼角一抽,内心几乎是崩溃的。</br></br>    千算万算,他也没有想旁边居然还有个被潜伏的狙击手,</br></br>    而且还是他们队伍沈泽言。</br></br>    虽然沈泽言在开那一枪之前,并不知道那个人就是小绝,</br></br>    但以射可可对他的了解,恐怕即便知道,结果也不会比现在好上太多</br></br>    射可可正蛋疼着,这时忽然后面传来一阵汽车引擎的轰鸣声。</br></br>    咦?</br></br>    怎么又回来了?</br></br>    射可可抬枪开镜看了眼,忽然眉头一皱,发现了一丝异常。</br></br>    车好像还是那辆车,</br></br>    但人似乎已经不是那个人了。</br></br>    最为明显的不同点就是那辆吉普车里,从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br></br>    等等还有一个人呢?</br></br>    还是说这难道又是什么战术,一人开车,一人在后面架着?</br></br>    真是一个诡计多端的敌人!</br></br>    霎时间,射可可心中顿时警惕了起来。</br></br>    因为刚刚刘子浪用平底锅连敲两人,除了系统提示外一点场上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是压根就没想到仅仅一去一回,</br></br>    吉普车就新人换旧人了。</br></br>    稍微拉近点距离之后,刘子浪也赶紧停车跳了下来。</br></br>    说实话,他看到射可可一直没都开枪,心里还挺疑惑的。</br></br>    不过这并不影响大菊,由于沈泽言那一枪,此时场上的局势已经颠倒翻转了过来。</br></br>    刘子浪和韦神现在是前后夹击,将射可可架在了中间,菊势可是说是一片大好。</br></br>    当然,前提是侧面的沈泽言不再忽然放冷枪叛变。</br></br>    但这一点怕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br></br>    沈泽言那边完全就是“不分敌我”,谁露头就是一枪。</br></br>    短短十秒钟出头的时间里,一波试探性的开枪后,三人这边都被他一人捶了一枪。</br></br>    “啧啧,泽少不愧是泽少,这波‘雨露均沾’枪法我还是服气的!”</br></br>    “这也太嚣张了吧,他就不怕把三人惹恼了,联手捶他一波吗”</br></br>    “泽少: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br></br>    游戏里,在沈泽言的干扰下,刘子浪和韦神两人也没法对射可可进行有效的围剿了。..</br></br>    随着时间的流逝,湛蓝色的辐射网再次从四面八方朝着中间扩散了过来。</br></br>    很快,毒区和安全区的边界重合,这场比赛的倒数第三个安全区刷新了。</br></br>    不幸的是,眼下处于上个安全边缘位置的三人都不在安全区里,而且看上去路途似乎还不近。</br></br>    此时距离下波毒收缩只有一分三十秒,这波毒已经有点疼了,在毒里光靠打药肯定是维持不了生计的。</br></br>    眼见于此,刘子浪和韦神这边也有了些动摇。</br></br>    他们和射可可又没啥深仇大恨,没必要一定把他堵死在这里。</br></br>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该堵死还是会堵的。</br></br>    但此时既然条件不太允许,那他们大可以先走一步,决赛圈再见。</br></br>    想通了这一点后,两人在语音里交流了下,都开始朝着车附近封烟。</br></br>    没办法,沈泽言拿着一把铁狙在那架着,这不扔烟根本出不没人敢上车啊。</br></br>    嗤嗤嗤—!</br></br>    烟雾缓缓地释放弥漫了开来,车身周围顿时陷入了白茫茫的一片之中。</br></br>    “我们可以看到韦神和vic这是选择了先跑毒。”</br></br>    “没错,这也是一种战术上的选择,毕竟目前场上还存活将近27个人,在这个圈我觉得没有必要互相卡死对方。”</br></br>    “呵呵,事实上我觉得除了秋神和夜鹰之外,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人会彼此之间都想着一定要卡死对方。”</br></br>    “不不不,我觉今天的比赛之后,或许要再添上一对了,那就是金选手和vic,不过vic这边我不太清楚他的想法,但是金选手的话估计下场比赛再遇到vic,多半是要将他往死里卡了。”</br></br>    就在解说台上调侃揶揄的时候,场上的刘子浪和韦神等人开车一路疾驰,朝着下一个安全区挺入了进去。</br></br>    这个安全区刷在了废墟和g山之间,圈里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房区,只有零散的几个小木屋,但胜在草木繁密茂盛,地势高低不平,所以还是比较容易找到掩体的。</br></br>    韦神看着刘子浪开车一路朝着圈中间驶入,忍不住开口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br></br>    “去把那个木屋给占了。”刘子浪在地图上标记了个点。</br></br>    韦神有些迟疑道,“这应该有人吧?”</br></br>    刘子浪笑着说道,“那咱们就去看一下,反正接下来的圈肯定不能开车了,这个房区在中心点,咱们就去赌一手天命圈怎么样?”</br></br>    两人正说着,前方的路边就出现了一幢红顶黄墙的小木屋。</br></br>    看到小木屋前的那个斜坡,刘子浪忽然心中一动,直接一脚油门朝着斜坡加速冲了过去,还对着身后的韦神喊道,“韦酱!康忙!”</br></br>    韦神不知道刘子浪忽然抽什么风,但闻言也还是立刻跟了上来。</br></br>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这幢路边的小木屋里的确有人。</br></br>    而且还不是别人,正是刚从g镇房区转移过来的阿鲁卡和小醒目两人。</br></br>    两人开车过来后,将车停在了远处,溜进小木屋里什么都没动,还往地上扔了个急救包,然后藏进了木屋的一个隔间里,化身一个安静的老阴比。</br></br>    作为安全区里为数不多房区之一,阿鲁卡和小醒目两人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接下来肯定有人会来这个房区。</br></br>    果不其然。</br></br>    两人刚在里面等了不到半分钟,便就听到了外面的车声。</br></br>    “lei了!lei了!”</br></br>    小醒目语气里有些激动。</br></br>    阿鲁卡嘘了一声,“别动别动,直接拿喷子,嘿嘿,等会开门咱给他个惊喜。”</br></br>    两人脑海中正想象着等下对方进来后,打开隔间的画面</br></br>    不料就在这时,</br></br>    屋顶上忽然传来了“哐当”一声!</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