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听到这话,张小桐又是一噎。

    公交车到了站牌之后,她便就黑着小脸大步走了上去。

    滴:学生卡!

    接下来等到后面三人上车的时候,环抱着双手一直含笑不语地王芊芊忽然小声地说道,“你好像很兴奋呐?”

    “兴奋?”刘子浪一愣,“兴奋什么啊?”

    王芊芊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啧啧,不在乎外人的看法,我怎么听着这是在变向鼓励小桐冲破世俗的枷锁呢?”

    听到这话,刘子浪顿时反应了过来。

    这个鲨鱼辣椒完全是在曲解自己的意思啊,明明那么富有哲理的话,居然被曲解成这样。

    “冲破枷锁?”看着王芊芊的背影,刘子浪不由撇嘴道,“冲破你妹的枷锁!”

    熟料王芊芊听到却是忽然转身,打了个响指,笑盈盈地道,“宾果!”

    “......”刘子浪。

    中午回去吃了个饭后,下午刘子浪便就带上一家四...不对,是一组四人朝着将江海体育馆进发了。

    今天下午是亚洲预选赛的最后一天——四人组排赛的开赛日。

    相比于前两天的单人Solo赛和双排赛,今天下午的四人组排赛无疑吸引了足够多的目光,听说在赛前还有开场表演来着。

    当然,这次比赛之所以能够吸引那么多目光,更重要的还是其本身。

    因为这次比赛不仅是这次亚洲预选赛上含金量最高,最能体现团队实力的比赛,同时它还决定着这次世界邀请赛的出线名额。

    来到现场之后,气氛果然大不一样。

    刘子浪甚至还在现场看到了一些举着应援牌子的粉丝,上面写着“诞生202”什么的,也不知道是干嘛的。

    等到比赛开始前半个小时的时候,看到台上那几个青春洋溢,劲歌热舞的女生,再看看台下那些拿着牌子使劲摇的观众,他才终于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次四排总决赛的开场表演嘉宾就是这个叫做“诞生202”的华夏新兴女团...

    短暂的开场表演结束后,场上的热潮还未褪去。

    这个时候,在一阵动感十足音乐灯光下和现场观众的欢呼加油下,参加这次比赛的亚洲各大赛区选手也纷纷登场,开始连接自带的外设。

    与此同时,解说了两天比赛的苏昌明、Msjoy和Sy三人也出现舞台后的主持解说台上。

    “好的各位观众,大家下午好,欢迎收看我们本次的绝地求生亚洲预选赛,我是苏昌明。”

    “我是Msjoy!”

    “哈喽,我是Sy!”

    三人打完招呼后,苏昌明笑着对着镜头继续道,“好了,今天已经是我们本次预选赛的最后一个比赛日了,而且今天也是我们备受关注的四排总决赛,谁能够代表亚洲出战这次将会在美国加州举办的世界邀请赛,就看今天的这三场比赛了。”

    “没错,而且今天比赛的对抗激烈程度我觉得也会比前两天更胜一筹,因为这也是我们亚洲各大俱乐部第一次正面较量,韩国队的Royad和KD两个战队在团队赛上的实力还是十分强劲,或许我们华夏的队伍需要谨慎一些了。”

    “嗯,但我觉得今天的比赛和前面的比赛也会所有不同,包括最根本的游戏机制上,这里我不得不提醒打了两天单双排的选手们也要及时调整一下自己的打法和习惯了,这些习惯是很重要的。”

    “的确是这样的,因为在单排或者双排中很多选手可能会习惯某些打法,某些点位,但是在今天的比赛里,这些习惯其实是要全部被推翻的,必须要强行将自己的打法和习惯给调整回来。”

    “嗯,可能有些观众还不太明白,举个例子,比如说你在个人赛中两个选手只要乐意,那就算你在那边互相对狙到天荒地老也没人管你,但在四排赛里,一个狙击手最忌讳的就是和对面对狙这种想法。”

    “没错,狙击手在四排赛中的主要作用是压制路线,架枪让突击手放心冲,成为团队后手保障,或者是先手发动,带走对方核心,掌握主动。一旦有‘盯着对面的狙打’这种想法,就已经沦为被动了,走位意识战术思路也被对方牵着走。”

    “嗯,如果不是确定可以吃掉对方,为队友铺路的话,俩狙击手在那你来我往打得火热,队友估计早死光了,要知道PUBG可不是某两个队伍之间的游戏。”

    “是的,不过我们说了那么多,这也只是其中的一点,事实上今天的比赛和前两天的比赛会有很多的不同,很可能出现那种一下子洗牌的局面,因为你个人赛双排赛再猛,也无法决定你四排的成绩。”

    “好了,废话那么多,我们的选手已经进入比赛了,今天第一场四排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苏昌明的话音刚落,导播便就将解说台上的镜头给到了游戏比赛中。

    嗡嗡嗡—!

    现场一阵飞机的模拟声中,蔚蓝海面上的出现了一架飞机。

    这场比赛的比赛的航线是从地图左上方的Z城出发,途径上城区和废墟以P城,最后的终点站是在机场岛的N港下方,是一个从西北往东南的航线,整体的话相对比较偏中间一些。

    毫无疑问,这样的航线对于地图上的资源点的分布无疑会更加均匀一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还能够极大地降低前期的减员人数。

    主持解说台上。

    “我们可以看到在Z城的位置已经有人跳了,噢!又是IG,这个队伍似乎十分偏爱Z城啊,我记得上次斗鱼黄金大奖赛的时候,他们就经常往这里跳。”

    “没错,现在飞机已经到了上城区,嚯!好家伙,这个地方跳的人够多的啊,我目测最起码有六队左右的人吧?”

    “嗯,不过在上城区跳不一定都要去上城区,我们可以有两三个队伍都横跨海峡,朝着G港和下城区飞过去了,呵呵,看来大家在空中就作出了地盘分配。”

    “噢,4AM的几名选手也在这里跳了,不过他们选择往东北方向飞,这是要去S港和靶场?”

    “应该是了,那个地方不在航线上,一个队伍独吃的话,可以很好地满足前期的发育。”

    “但是等一下,似乎并不止一个队伍啊!我们可以看到Tyloo也在朝着那个方向飞。”

    “诶!还真是!难道四排赛第一场两个华夏队伍就要落地撞车了?”

    伴随着解说的身影,台下看着比赛画面的观众也不由心中一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