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看到这惊天反转的一幕,各大直播平台官方赛事直播间的观众也瞬间炸开了锅!</br></br>    无数弹幕如同惊涛骇浪一般从右边滚滚刷出,转眼间便就充斥了整个屏幕。..</br></br>    “666,vic这波灵船漂移我服辣!”</br></br>    “我说他刚刚怎么不跳船呢,vic这个比真的有点东西的啊!”</br></br>    “对了,刚才bdg的几个人怎么不跳船啊?”</br></br>    “呵呵,人都被扣下面了,你告诉我怎么跳?无法离开载具了解一下。”</br></br>    “噗哈哈,无法离开载具这是最骚的,每次看到这几个字我就想掉眼泪”</br></br>    “话说bdg的几个哥们也真的是够惨的,这是他们第二次栽在vic手里了。”</br></br>    “估计下场比赛看到vic,他们就得绕着走了。”</br></br>    “23333惹不起惹不起!”</br></br>    此时的游戏比赛中,被炸死直接安葬在船下的bdg四人也是整个人都凌乱了。</br></br>    他们这场比赛跳了r城后,一帆风顺地走到现在,心中已经做好了在接下来的比赛中遇到一点挫折波浪的准备。</br></br>    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波浪”居然会那么大,一浪过来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就直接被拍翻了!</br></br>    这尼玛根本就不讲道理啊!</br></br>    不过当他们从巨大的懵逼中逐渐回过神来,看到击杀他们的那人的名字时,才知道对方为什么可以如此的不讲道理。..</br></br>    尤其是bdg队伍里的takomayo,想起上场比赛眼看自己就要逃出生天,结果却被对方两枪打爆轮胎的情形,</br></br>    那种给了希望然后又一把掐灭的感觉</br></br>    简直让他光是回想一下,心中就忍不住一阵战栗。</br></br>    相比之下,这波被扣在船下彻底断绝生机炸死这种死法好像还不错?</br></br>    等等!</br></br>    还不错你妹夫啊!!</br></br>    takomayo摇了摇脑袋瞬间清醒,不由一阵咬牙切齿了起来,自己刚刚在不知不觉间居然被对方驯化了!</br></br>    想到这里,takomayo心中不由一阵后怕</br></br>    这个人,真的太恐怖了!</br></br>    刘子浪此时身上不缺装备物资,自然也就懒得去舔包了,炸完船后他便就一溜烟地朝着上城区的房区跑去。</br></br>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还是那四人的盒子都在船下,他想舔包还真得费一番功夫。</br></br>    现在他人已经在安全区里,这个时间点周围又并不安定。</br></br>    隔着海口,他就可以听到对面g港和下城区的枪声了。</br></br>    显然有不少队伍在跑圈的时候相遇。</br></br>    而作为一个承载着全村希望的独狼,他自然要以大菊为重。..</br></br>    不过上城区这边,刘子浪虽然也看到最起码两个队伍驻扎了进去,却没有响起太过激烈的枪声。</br></br>    想来是因为上城区房屋繁密的缘故,给彼此留下了和平共处的空间。</br></br>    刘子浪此时所在的位置靠近的是上城区东半部分的拼图楼。这种楼形还是十分不错的,算是上是易守难攻。</br></br>    只要他在上城区里拥有一套房,那就可以结束他小半场比赛的奔波,接下来的这个圈基本上就不用愁了。</br></br>    若能得幸福安稳,</br></br>    谁又愿颠沛流离呢?</br></br>    看着眼前这栋越来越近的拼图楼,刘子浪的心中也渐渐安定了下来。</br></br>    终于可以暂时结束一直漂泊,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的日子了。</br></br>    想到这里,刘子浪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安详的笑容。</br></br>    然而当他在这几栋拼图楼中随意选了一栋偏里面,看上去似乎应该没什么的人拼图楼后。</br></br>    跑到门口的他还没来得及推门,脸上那安详的笑容便就瞬间僵住了</br></br>    咚咚咚—!</br></br>    楼里的地板上清晰地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而且听上去还不止一个人!</br></br>    呵呵幻觉?</br></br>    刘子浪闭上了眼睛,试图在心里对自己说道。</br></br>    咚咚咚咚—!</br></br>    然而下一刻,听着耳边异常清晰的脚步声,他脸上僵住的笑容逐渐消失了</br></br>    幻觉你妹夫啊!</br></br>    此时此刻,楼里显然不止一个人。</br></br>    光从脚步上来听的话,最起码就有三个,而对方显然也听到了刘子浪刚刚跑过来时未加掩饰的脚步。</br></br>    骨子里有风的人,注定要漂泊!</br></br>    刘子浪心中慨叹了一声。</br></br>    趁着对方察觉他是独狼之前,赶紧朝着隔壁那栋拼图楼跑去。</br></br>    拼图楼里,一个四人队严阵以待。</br></br>    “白队,我怎么感觉外面那人好像走了。”片刻后,侯东方皱眉仔细听了下脚步,忍不住开口说道。</br></br>    “嗯。”白少彬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嘴角微微勾起,“他好像去了隔壁,看上去想要和我们做邻居。”</br></br>    队伍里的突击手audi忍不住嗤笑道,“这么怂的吗?我们要不要主动出击,把他们端了。”</br></br>    一旁的二狗却是说道,“我看你是记吃不记打啊,忘记上场比赛怎么死的了?”</br></br>    听到这话,audi脑海中下意识地想起了上场比赛自己想玩一手“掌心雷”,却遇到了一个手拿平地锅的男人,</br></br>    脸色顿时不由一黑。</br></br>    就在这时,一旁的白少彬忽然再次开口道,“是个独狼。”</br></br>    不过说完之后,他略一沉吟,又补充道,“当然,也有可能是个探子。”</br></br>    白少彬口中所谓的“探子”,自然就是那种在比赛中打先锋,为队伍选点提前侦查地形的人了。</br></br>    “不过敢去我们隔壁,看上去倒不太像是独狼。”侯东方也跟着分析道,“独狼没那么大的胆儿。”</br></br>    听到这话,一旁的audi和二狗两人琢磨了下也是暗自点头,觉得侯东方说的很有道理。</br></br>    白少彬倒是没有表态。</br></br>    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有那么几个人,他们似乎即便是独狼,也敢往人多的地方钻。</br></br>    尤其是那个家伙。</br></br>    等等不会真的是那个家伙吧?</br></br>    想到这里,白少彬脸色不由微微一怔。</br></br>    推门,上楼。</br></br>    刘子浪没有太过掩饰自己的脚步。</br></br>    他这波之所以没有走远,心中未免没有靠着“大树下方好乘凉”的心思。</br></br>    到时候不管发生什么,有个四人队在旁边心里也能安稳了不少。</br></br>    显然,此时的刘子浪已经十分不见外地将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友军。</br></br>    他刚刚在进隔壁的时候之所以未加静步掩饰,也的确存在几分虚张声势,让对方有所忌惮的心思。</br></br>    而接下来也很快证明,</br></br>    刘子浪的选择还是相当明智的。</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