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两场吃鸡,一场第二。

    在这次亚洲预选赛上取得这样成绩的4AM,毫无疑问地获得了四排总决赛最后的冠军!

    舞台中间灯光闪耀,

    体育馆上空迎来了一场金色的雨。

    4AM的四人站在台上,手捧着金色的平底锅,对场下欢呼的观众粉丝挥手致谢。

    看着头顶飘落的彩带,刘子浪一阵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大半年前的那次赛场上。

    只不过那次他在台下,而这一次,他在台上。

    韦神则是微微眯着眼镜下的小眼睛,

    抬头看向顶棚,似乎看到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

    一旁小醒目和阿鲁卡两人也是一阵振奋,他们都是曾经跌落过谷底的人,所以更知道这一刻的来之不易。

    在欢呼声中,一个名叫千亿的主持小姐姐拿着话筒,笑容满面地从一侧走上舞台。

    “首先恭喜你们获得我们的预选赛的冠军并且成功出线,用现在比较潮流的话来说,就是C位出线。”

    千亿举着话筒,巧笑嫣然地说道,“想必几位现在的心情一定很激动吧。”

    “还好还好。”

    “一般激动。”

    “其实赢下第二场,我就知道我们稳了!”

    “呃...”

    千亿一懵,心里吐槽几人不按套路出牌。

    不过专业主持人的良好素养,还是使得她脸上很快恢复了笑意。

    千亿继续道,“好了,看来几位选手对于这次比赛非常有信心呢,那接下来我们进行一个简短的采访吧。”

    “就先从这边的Vic开始吧。”千亿眨了眨眼,微微歪着头抿嘴笑道,“唔,或者应该称呼你为黑罩队长Victor?”

    “叫我阿浪就好了。”刘子浪腼腆一笑。

    “阿浪,呃...真是不错的名字呢。”

    千亿干笑了一声,旋即继续道,“那么我在这里想采访下,为什么你会选择在这一次亚洲预选赛上回归?这是否代表着什么?”

    “算是机缘巧合吧。”刘子浪摇了摇头。

    “原来是这样。”千亿点了下头,看了眼手中的台本继续问道,“那么在这里我还想问下,你在这次比赛上的表现十分亮眼,这对于将近一年没有接触过职业赛事的选手来说相当的不容易了。”

    “请问是什么让你一直保持强大?这一点想必我们现场的观众也都很好奇呢。”

    听到这个问题,刘子浪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认真道,“其实我也失落过低谷过逃避过,但是我总觉得内心中有某种与生俱来的力量,一次次地将我拉起。”

    “我不是天生强大,我只是天生要强。”

    听到这个回答,

    千亿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怔。

    现场的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Vic流弊”,这句话仿佛有某种神奇的魔力一般。

    不一会儿,便就在整个场馆的观众席上掀起了一股狂热的风暴!

    ......

    接下来,韦神和小醒目以及阿鲁卡三人也都拿着平底锅接受了采访。

    不得不说,这个比赛节目组把平底锅作为奖杯真的有点怪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四人是因为烙一块什么“绝世煎饼”而接受采访的呢。

    采访结束之后,还有就是一些和粉丝的签名合影之类活动了。

    这种事情刘子浪以前就不擅长,此时自然是交给了4AM的韦神三人,他在后台和沈泽言李沐秋等人打了个招呼后,便就准备开溜了。

    不过路上还遇到了金斗焕。

    这小子耷拉着脑袋,满是颓唐,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被抢走了骨头的金毛犬。

    刘子浪见状有些不落忍,不由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金斗焕有些茫然地抬起脑袋,在看到刘子浪的瞬间,顿时咬牙切齿了起来!

    这尼玛不会咬人吧!

    刘子浪吓了一跳,心里慌得一匹!

    不过他脸上却还是挂着淡然闲适的微笑,微微握拳道,“怀挺!”

    说完之后,

    他便就金斗焕擦肩而过。

    随手将拎在手里的队服一甩,搭在了肩膀上,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其实心里已经做好了见势不对,

    随时撒腿的准备。

    然而身后金斗焕那边却是愣了愣,看着刘子浪渐渐消失走道拐角的背影,脸上的神情却有些怔住了。

    如果是换成别人,

    他或许会认为这是一种嘲讽。

    但不知道为什么,金斗焕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刘子浪刚刚的语气中没有丝毫嘲讽。

    就像是...像是在路边看到了一只小狗,摸了摸它脑袋的那种感觉...

    等等!

    金斗焕的脸色忽然一僵,再次咬牙切齿了起来!

    阿西吧嘞!!!

    ......

    走道尽头,刘子浪看到身后金斗焕没有追上来,心中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他掏出手机给张小桐发了个短信,约好了在外面一起回家。

    收起手机后,刘子浪不由微微皱眉,心里总觉似乎得少了点什么,还有什么人没见到的感觉。

    不过当他从选手通道走到出口处的时候,看着场馆门口那个穿着黑色连帽衫,背着双肩包,将脸蛋贴着玻璃门上,正傻乎乎鼓着嘴朝里面四处张望的身影。

    刘子浪不由嘴角一抽。

    他先前就觉得有点怪怪地,原来是刚刚在里面没看到这傻徒弟。

    御坂琴美看到刘子浪,眼睛里顿时流露出了光亮,从门口哒哒哒地跑了过来。

    “你是在这等我?”刘子浪疑惑道。

    “嗯嗯。”御坂琴美用力地点了点头。

    她脸蛋看上去红扑扑的,此时眸子里却是似乎还有点慌乱,抬头看了眼刘子浪后,又忽然低下了脑袋。

    看到她这幅欲言又止的样子,刘子浪不由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刘子浪的话,御坂琴美终于鼓起勇气,抬头小声地问道,

    “湿乎,你不会不要我了吧。“

    “嗯?”刘子浪有些疑惑,旋即却是反应了过来,忍不住笑道,“你还想跟我回家?”

    “嗯嗯!”御坂琴美赶紧点头。

    “那你以后的训练赛怎么办?”刘子浪问道。

    “可以在网络上啊!”御坂琴美似乎早有考虑。

    “你们教练同意?”刘子浪回过了头。

    “当然同意啦!”御坂琴美忽然兴奋道,“我和他们说湿乎以后会调教我的,大家都很高兴呢!”

    听到这话,刘子浪顿时嘴角一歪。

    满脸黑线道,“调...调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