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人家装比都是怀中抱妹杀。

    刘子浪这一手膝间撸猫杀,却是让人不得不感叹他这特殊的装比姿势!

    “服了服了!左手撸猫,右手杀人,给大佬递茶。”

    “简直骚得雅痞!这波就问你们还有谁?”

    “别装了!真以为我们看不出来这波是小奶猫98K代打吗?”

    “我懂了,Vic表面上是在撸猫,实际上让98K赐予他力量。”

    “2333这个直播间怎么忽然就玄幻中二起来了。”

    而解决掉这个“不速之客”后,刘子浪又再次进入了撸猫的“贤者”模式。

    蜷缩着他膝盖间两腿悬空的98K舔了舔爪子,低低地“喵呜”了一声,一时间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心中或许在祈祷着那个抱着它回来的人快点出现,给这个麻瓜一拳!

    ......

    接下来场上毒圈收缩,

    安全区再次刷新。

    刘子浪这场比赛气运加身,接下来的这几圈他所在的厂房,竟是一直在安全区里稳坐钓鱼台。

    但小奶猫98K脑袋上的毛都快被他撸秃噜了,却也没在等到下一个进来拜访的人。

    此时狮城北边三厂这个位置,除了他所在这个厂房外,其他两个厂房,听枪声似乎也全部被人给占领了。

    等到决赛圈倒数第二个安全区刷新后,场上便就只剩下9个人了。

    “九个人?”

    刘子浪看了人数,不由有些狐疑道,“这特么该不会不是我1V4V4吧?”

    听到这话,小受也有些和可乐也有些慌了,如果真是这种剧本的话,那刘子浪的人品和运气未免也太差了。

    刘子浪心中寻思了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在这里“撸猫待兔”显然是不可取的。

    恰好这时隔壁的两个厂房又传来了枪声,似乎是打了起来,他稍一迟疑,还是决定去瞅瞅,观察一下敌人情况。

    来到门口后,刘子浪先看了眼左边的那个厂房,有些无语的发现四人整齐地站在那疯狂地扫射他隔壁的厂房。

    刘子浪再次偷偷地观察了一下隔壁的厂房,里面人影晃动却看不真切,但保守估计不会少于三人。

    看看到这里,刘子浪心中顿时哇凉一片,看来想象中最后的“独狼大乱斗”是不存在了。

    但目前好在这两队人是发现了对方,互相先打了起来,不然要是一起来搞他这个独狼的话,那他基本上就算花木兰刺绣,秀出一朵花来也不顶事。

    躲在厂房里,

    听着两边的枪声。

    刘子浪正在给双方加油鼓劲,让他们打的更激烈一些,没想到就在这时,隔壁那个厂房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

    刘子浪稍微愣了一下,

    旋即却是迅速反应了过来。

    这些人多半是“僵中思变”,想要从他这个厂房拉一下枪线,不过对方虽然小心谨慎,但此时却多半还没有发现他。

    那就好办了。

    想到这里,刘子浪不由嘿然一笑,手中迅速切出了一个震爆弹。

    在这个游戏中,人物在切换手中武器的时候,是会发出轻微的响声的。

    但此时那两人身后的队友和对面厂房的那队人打得正嗨,场上枪声不绝于耳。

    刘子浪切出震爆弹所发出的轻微声响,自然不出意外地被枪声所掩盖了。

    铮-!

    下一刻,蹲在门后的他拉开了引线。

    “等等哥们!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

    “貌似有人扔雷来着。”

    刚说到这,刘子浪便就陡然闪身,扔出了手中的震爆弹。

    砰!

    霎时间,那两人的视野顿时陷入了白茫茫的一片,伴随着的还有那充斥着耳膜,让人感觉有些刺耳恶心的嗡鸣声!

    与此同时,隔壁那队人的语音中也乱成了一团。

    “卧槽!这个厂房有人!”

    “我们被闪了,快帮我们架一下。”

    “别慌稳住!应该就是那个独狼,我们来了。”

    下一刻,

    隔壁厂房两人冲了出来。

    砰!

    刘子浪闪身就是一枪AWM!

    子弹破膛而出的瞬间,

    那人应声而倒。

    而就在这时,左边那个厂房的人也发现了这边的战斗。

    “对面好像打起来了!”

    “有人倒了!”

    “来来来!跟我上!”

    不得不说,左边厂房这队人对于时机的把握还是很不错的。

    刘子浪一个震爆弹闪瞎两人后,正想着依靠AWM玩一手“围点打援”。

    结果却没想到左边厂房的人来得那么及时,

    那么的...不客气...

    他们刚一上来,就将刚被刘子浪致盲,正在两个厂房之间乱打转的两人击倒,随后更是手速极快地一波扫射,

    当场就给补掉了。

    敲里吗!

    刘子浪眼皮一跳,心中微微一阵抽痛,而后升起一股巨大的愤懑来!

    对于抢人头这种低素质行为,

    他一向是深恶痛绝的!

    哗啦!

    刘子浪收起AWM,M16已经切到了手中,旋即打开背包看了眼。

    是红点没错了!

    下一刻,厂房左侧外面的脚步声接近了,刘子浪没有硬拼,而是迅速从厂房右侧的门退了出去。

    毕竟万一对方是四人齐齐上,在正面刚的情况下,那他的枪法就算再雨露均沾都不顶事。

    不过好在对面只有两人,刘子浪见状直接一波闪身,迅速偷掉其中一人。

    “在后面!”

    “别冲别冲,我们两个绕一下。”

    “我帮你架着,你爬出来。”

    一人倒地的瞬间,

    对方迅速作出了应对。

    显然能够四人满编活到决赛圈,这队人似乎也有点东西。

    不过墙后的刘子浪见状却是挑了挑眉,反手切出了AWM,旋即直接漏了个身,作出要补地上正在爬那人的样子。

    外面架枪的那人果然急了,

    一个闪身出来就要打。

    然而刘子浪AWM的准心却是猛地朝着右上方一甩,又是一枪轰出!

    这种距离下,

    子弹在空中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

    那人瞬间应声而倒。

    不过同一时间,刘子浪的侧面也传来了一声枪声。

    咻咻咻—!

    正在拉栓的刘子浪身上顿时爆出了一团血花,而且还不幸地被一颗流弹命中头部,血量顿时陡转直下。

    刘子浪心中一凛,没管侧面两人,赶紧从厂房外又溜了进去。

    “稳住啊浪哥!”

    “打药!先打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