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床的下方。

    小奶猫98K正侧身将脑袋搭在前腿上,迷瞪着有些朦胧的睡眼。

    它怀里抱着刘子浪的棉拖鞋,两只肉乎乎的爪子正无意识摁,看上去似乎是在踩奶。

    忽然间,98K感觉鼻子上痒痒的,忍不住抬起爪子拨弄了一下,微微睁开了眼睛。

    嘿嘿嘿—!

    听到这阵熟悉的笑声,它顿时吓得一个猛虎翻身,瞬间瞪大眼睛!

    喵喵喵?

    下一刻,看着蹲在床边歪着脑袋的刘子浪。

    小奶猫顿时惊得喵瞪口呆!

    这个时候,只见刘子浪一边“嘿嘿嘿”,一边冲它伸出了邪恶之手。

    你别过来!

    你再过来我要叫啦!

    “喵呜~喵~喵呜~!”

    ......

    语音里,张小桐有些疑惑地问道,“我刚怎么听到98K在叫?”

    听到张小桐的话,重新坐到电脑前的刘子浪看了眼被夹在腿间的98K,笑呵呵地说道,“噢,没什么,我在逗它玩呢。”

    喵呜呜呜呜!(玩你妹啊!)

    直播间的观众看到这一幕,顿时纷纷谴责起了刘子浪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

    “刚来直播间,有吊大的说一下主播这是在干嘛?”

    “没看出来吗?主播在撸猫呢!”

    “心疼一波98K,呜呜呜!毛都快被撸秃了却敢怒不敢言。”

    “98K啊98K,如果你被绑架了,就眨一下眼睛,我们会马上安排龙组去救你的。”

    “笑话,98K还需要救援,直接变身把这个狗奴才草翻吧!”

    此时刘子浪倒是没有理会弹幕上的这些调侃,因为他和张小桐已经进入游戏中了。

    这一场游戏随机到了海岛图。

    看了眼航线后,刘子浪正要标点,忽然想起了什么,“小桐你延迟调了吗?”

    “当然。”

    张小桐得意道,“我早就调好了呢。”

    想起和张小桐的第一次,

    被一群瓜皮水友从光明顶一路追到监狱的情景,刘子浪忍不住笑出了声。

    看来这丫头也是被水友狙击怕了,所以现在才养成了玩游戏开延迟地习惯。

    这场比赛是一个从地图右下方N港出发,一路垂直朝上,途径发电厂。

    最后的终点站在光明顶附近。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刘子浪直接标记到了机场。

    片刻之后,看到刘子浪的标点,直播间的观众顿时有些惊了!

    “卧槽!带着小桐酱还敢跳机场?落地成盒了解一下?”

    “感觉小桐酱将会开始一把毫无游戏体验的比赛啊。”

    “我仿佛嗅到一丝阴谋的气息,难道Vic这个比是想让小桐酱落地就变成拉拉队吗?”

    “龟龟!有个小桐酱那么可爱的拉拉队,战斗力瞬间爆棚啊!”

    一时间,直播间的观众在腹诽着刘子浪的险恶用心,却不知道刘子浪此时自己在机场上空安排起了战术。

    看了眼机场上空密密麻麻的降落伞,刘子浪深吸了口气,旋即硬着头皮说道,“小桐,你在空中落慢点,头别朝下。”

    听到刘子浪的话,张小桐不由微微一愣道,“啊?为什么?”

    随后她忽然反应了过来,不由气呼呼地鼓嘴道,“哼!你是不是嫌我菜!”

    “那当然...不可能!”刘子浪心中暗道好险,旋即正色道:

    “你这两天不是看过我们的比赛吗?记得阿鲁吗?”

    “那个一直在天上飘着的阿鲁?”

    张小桐脑袋不笨,很快反应了过来,“你的意思是...”

    “没错!阿鲁是我们队伍的自由人,落地前负责在空中观察,提供作战指挥。”

    说到这里,刘子浪忽然问道,“从现在开始,你愿意成为我的阿鲁吗!”

    他说的语气郑重。

    就像是在问,

    你愿意成为我的Master吗?

    “成为你的阿鲁?”

    张小桐呆呆地重复了一遍,旋即忽然脸蛋一红,轻啐道:

    “去死!我...我才不要成为你的阿鲁!”

    不过她嘴里虽然这样说着,但飘在空中的身体却还是不自觉地放缓了速度,在空中一滑一滑地荡了起来。

    飞速降落的刘子浪拖动视角,回头看了眼在挂在天上的张小桐,不由嘿然一笑。

    这小丫头还挺懂事的嘛~

    转过头,看着下方机场的几个落点。

    如果是放在以往,他多半会选择警局和C字楼或者K字楼这三个地方。

    但这一场游戏可是水友赛,

    即便开了一分钟延迟,游戏里的人却都是他直播间的观众,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他在机场常跳的几个点了,到时候上面那三个地方恐怕要人满为患。

    想到这里,刘子浪当即毫不迟疑地朝着高架上飘了过去,

    一个完美的旋转空降,

    直接落在了高架右边侧梯的顶端。

    哗啦!

    挣脱降落伞带后,

    站在高架顶端的刘子浪看了眼背后C字楼和不远处K字楼密密麻麻,

    不由嘿然一笑。

    心中暗道打吧打吧!

    只有活下来的男人,才配做我的对手。

    然而就在他低头要想先在高架上面搜一波的时候,耳边忽然再次响起“哗啦”一声。

    刘子浪抬头一看,却有些错愕地发现一个卤蛋头的黑娃,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他对面的另一侧旋梯上。

    此时两人在高架之巅的两端,

    遥遥地对视了一眼。

    目光交汇间,仿佛隐隐有火花闪现!

    哼!

    被劳资的杀气吓到了吧!?

    然而下一刻,

    刘子浪不禁嘴角一歪。

    只见对面那个黑娃居然低下脑袋,直接朝着他这里一边跑,一边捡起了东西。

    这特么是要迎男而上的节奏啊!

    刘子浪心中腹诽了一句“卤蛋黑娃”都是变态!

    旋即心下一横,却是丝毫不怂地和对面的黑娃相向而行。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我特么还就不信了!

    接下来,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只剩三四根柱子就要在高架上碰头。

    但比较悲催的是,

    刘子浪这一路过来除了捡了一个八倍镜一个二级包还有一个手雷,却是连一把手枪都没捡到...

    而对面的卤蛋黑娃似乎和他的运气也差不多,手里也一直都没摸到枪。

    眼见于此,刘子浪心中暗道是时候来一波高架之巅的拳王争霸了!

    他正想着打开公众语音和对面交流一波,没想到就在这时,对面那个黑娃忽然快步走到前面,捡起了一把喷子!

    S1897!

    这特么...不是在搞我吧?

    一时间,刘子浪顿时有些傻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