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唉!这一届的水友还是不够团结啊!”

    “不是我军不团结,而是Vic这个比太阴险了!”

    “居然把那么多水友坑在防空洞里,也只有Vic这种粗生主播才敢做这种事情了吧。”

    “最不可饶恕的是居然还欺负小桐酱!简直丧心病狂!”

    “斗鱼Vic丧天良,我与小桐共存亡!”

    “诶?不过我觉得刚刚小桐酱唱学猫叫还有些莫名带感是怎么肥事!”

    “......”

    游戏里,刘子浪已经在最后一个安全区点站好了。

    赤手空拳的张小桐却是在外面眼巴巴的望着他,一副想动又不敢动可怜兮兮的样子。

    刘子浪的目光落在张小桐身上,忽然禁不住有些心软。

    于是他转了个方向,

    心里顿时感觉好多了!

    王八蛋!

    张小桐嘴里小声地嘀咕了一声。

    她看了眼四周的越来越小的毒圈,眼睛里忽然闪动起了“邪恶”的光芒!

    铮—!

    听到耳边熟悉的声响,刘子浪顿时心中一沉!

    不会吧?

    他有些僵硬的转动了下视角,却看到张小桐像是一只小恶魔一样,手里捧着一颗雷朝着他慢慢地靠了过来。

    要知道两人眼下距离极近。

    除非张小桐主动把雷扔出去,否则就算他把张小桐“突突”了,他站在安全区点也会被雷给余波给炸死。

    刘子浪赶紧道,“你想干什么!冷静点!你再过来我要叫啦!”

    “哼!炸死你!快让开!”

    张小桐小脸一板,气势汹汹道。

    心思电转之间,

    刘子浪心中飞快地权衡利弊一波,还是觉得不能让水友吃鸡。

    毕竟张小桐怎么说也算自己的队友,她吃鸡和自己吃鸡相差不多。

    但要是让水友吃鸡的话,那这波水友赛自己就算栽了。

    “OK!成交,这个地方归你!”刘子浪赶紧屁颠颠地从安全区点溜了出来。

    “哼!算你懂事。”张小桐把雷在手示威性地扬了扬。

    随后她仰着下巴,

    一脸傲然地走了进去。

    刘子浪看着身后那圈近在眼前的毒圈,心中却是一阵蛋疼,只能默念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不过下一秒,刘子浪却忽然又睁开了眼。

    “小桐,你的雷呢?”

    “啊?啊啊啊!”

    “快扔快扔!”

    张小桐赶紧甩手奋力一抛,那颗雷一下子脱手而出!

    这一刻,两人几乎同时瞬间提起了心神,眼睁睁地看着飞出去的手雷!

    然后...

    没有了然后!

    手雷刚从张小桐的手中飞出,便就在倏然绽放出了一团璀璨的火光!

    轰隆—!

    伴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世界顿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队伍排名:第2!

    击杀数:41!

    再接再厉,下次您一定会吃鸡!

    刘子浪看着黑白屏幕上的结算统计,顿时整个人都傻眼了。

    一般情况下来说,像是那些主播杀个二十几个人最后吃个鸡屁股的话,直播间里就会哀嚎遍野了。

    但这一场比赛,

    刘子浪足足击杀了41人!

    最后却还是吃到了一个鸡屁股。

    所以可想而知,此时他的内心是有多么的崩溃。

    片刻之后,刘子浪打开直播间。

    他原本以为观众水友们会和他一样惋惜,结果没想到此时直播间里却是一片欢声笑语,水友们喜气洋洋!

    “小桐酱干的漂亮!哈哈哈,让Vic这个粗生以后在嘚瑟!”

    “41杀的鸡屁股!为什么我差点笑出了声!”

    “刚刚吃鸡的那个水友呢?不去小桐酱直播间办张卡表示一下?”

    “对对!办张卡不过分,是我就直接上火箭了!”

    “原来是羽皇,话说你们四皇小队两次出动,结果都被Vic秀成蛇皮了啊。”

    “胡...胡扯!那是互秀!互秀懂吗?”

    “.......”

    语音里,张小桐忍不住有些呐呐地说道,“对不起...我刚刚....”

    “不用解释了!我很坚强!”

    刘子浪断然挥手打断,虎目含泪道,“自己带的妹,再坑也要笑着活下去。”

    “......”张小桐。

    .......

    水友赛当然只有一把。

    这种高强度的生死大追杀,刘子浪可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接下来等到御坂琴美买东西回来后,他又拉上御坂琴美垫背和王芊芊。

    四人一起打了几把路人局,才总算结束了今晚的直播。

    下了直播后,刘子浪准备洗洗睡了。

    明天周一,他已经旷了不少课,有老爹刘毅刚坐镇,他自然不可能真的“只要胆子大,一周都是假”。

    可惜没有女老师,

    要不然或许可以从别的地方寻找出路。

    熟料他刚推开房门,就看到御坂琴美也抱着换洗的衣服走了出来。

    看到刘子浪后,御坂琴美立刻兴奋地竖起大拇指道:

    “湿乎...你刚刚真腻害!”

    “咳咳,低调低调。”刘子浪往下压了压手,“你也要去洗澡?”

    “嗯嗯。”御坂琴美点了点头,旋即反应了过来,“湿乎你也要洗嘛?你先去吧!”

    “你先来你先来。”

    刘子浪一边走一边假意谦让道。

    “不不!还是湿乎你先来!”御坂琴美摆手后退道。

    就在这时,王芊芊的房门忽然打开。

    听到两人的话,朝着冰箱走去的她冷不防来了一句,

    “要不你们俩一起洗?”

    听到这话,两人顿时一愣!

    刘子浪甩了甩脑袋,将一些莫名浮现出的画面甩了出去。

    御坂琴美则是被王芊芊这口无遮拦的话一下子羞红了脸蛋,旋即“嗖”一下子从刘子浪面前跑进了浴室,

    “啪”地一声,紧紧地关上了门。

    刘子浪见状不由一怔,心说你关那么紧干嘛?

    难道为师还真的会和你一起?

    开玩笑!

    为师是那种人吗?

    他郁闷地转过头,刚好看着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正仰头咕噜咕噜的王芊芊,视线忽然不自觉地跟着她嘴角的一滴液体,顺着下巴一起滑落了下去。

    卧槽!

    刘子浪赶紧挪开视线,

    旋即闷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他现在才总算知道老爹临走时那含义不明微笑是什么意思。

    可恶啊!

    那可是劳资早上刚买的蒙牛大果粒啊,她居然就那样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喝了!

    这尼玛还有没有王法了!

    还有御坂琴美那个傻徒弟...

    为师就是和你谦让下,没看到为师这疲惫的身躯已经难以支撑下去了?

    话说你就算哧溜也应哧溜回房间,怎么就哧溜进浴室了!

    这难道不是蓄谋已久?

    想到这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的刘子浪顿时呈现出一种生无可恋的姿态....

    而就在这时,

    他的目光又飘向了窗外的阳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