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落地一把98K最新章节!

    我们队里缺个狙击手,你要不要来试试?

    听到吴宇的话,陈志飞和蒲太壮都是一脸惊讶,冉茂佟更是震惊地半张开了嘴!

    翱翔的绝地求生网吧队招狙击手,这不是什么秘密,在一楼网吧大厅的门外就有相关的海报。

    这个学期开学以来附近的大学城也有不少人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前来面试,就连刘子浪他们寝室里自称“江大第一98king”的冉茂佟也来尝试过,然而却无一例外的被刷了下去。

    负责面试的不是吴宇,而是吴宇的一个朋友。

    留着长发,看上去有些怪异,眼神更是十分冷漠。

    被他面试的人根本不用开口,基本上一看他那眼神,心里就凉了半截。

    冉茂佟当时打完一场后,也是对上那人的眼神,就讪讪地表示自己还是回去再练练...

    事后很多人都暗地里议论说翱翔这个网吧队招人太严格了,一个网吧队而已,又不是真的去打职业。

    当然也有人猜测翱翔根本就不是招人,只是想凭此作噱头,为网吧拉人气之类......

    陈志飞他们没有想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招人十分严格的网吧队,竟然对刘子浪主动发出了邀请。

    一时间,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刘子浪。

    ......

    然而吴宇那边说出这句后,心中却是立刻有些懊悔自己有些唐突了。

    因为在他想来,刘子浪就算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但以前肯定也多半是个职业选手,说不定现在还有队伍。

    在没能确定对方到底是不是没有队伍的情况下就贸然发出邀请,几乎与挖人无异,十分不厚道。

    所以他看到刘子浪转过身来,立刻摆手补充道,“哥们,我的我的,如果你现在有队伍的话,刚刚那话当我没说。”

    陈志飞他们不懂,刘子浪作为以前圈里的人,却是稍微一想就知道了吴宇前后的意思。

    “没事,我现在没队伍。”刘子浪露出抱歉的笑意,“但是我刚上大一,目前还是以学习为重,不好意思了。”

    以学习为重...

    听到刘子浪的话,陈志飞他们三人顿时傻眼了。

    要别人说这话,他们或许还能信。

    但是换成刘子浪这种“只要胆子大,一周全是假”的人说这种话,那是打死他们也不会信。

    吴宇那边听到刘子浪的回答也愣了一下。

    他又不傻,自然听出了这是人家的托词。

    不过既然人家不愿意,这种事情也没办法强人所难的。

    吴宇脸上很快恢复了笑意,看着几人道,“呵呵,那就加个微信吧,以后有机会一起玩。”

    在网吧混那么久,吴宇也是很懂人情世故的。

    这个时候只加刘子浪一人,把陈志飞他们晾在一旁显然不厚道,所以吴宇是从陈志飞开始挨个加了过去。

    这样一来大家都加了,刘子浪自然也不好拒绝。

    ......

    等到加了联系之后,几人打个招呼,便就分开了。

    回到座位上,冉茂佟有些疑惑地问道,“二哥,刚刚人家拉你进队,你为什么不去?”

    “我为什么要去?”刘子浪转过头,笑着摊了摊手。

    “呃...”冉茂佟一愣,痛心疾首道,“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错过了,要是给我多好啊!”

    陈志飞那边也笑着说道,“老二,翱翔的网吧队在附近还挺有名的,实力比周围大学城的一些校队还强,这次绝地求生分队招人,你不去确实有点可惜了,馒头这小子开学那会儿打破脑袋想往里钻呢!”

    冉茂佟赶忙点头,“没错,二哥你想想,只要你在比赛上露一次脸,名声在外了,就算拿不到名次,但以后周围网吧来玩吃鸡的小姐姐,还不是让你乱带?”

    听到冉茂佟的话,刘子浪顿时有些无语。

    他就知道以这小子不着调的性子,肯定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过说起来他打比赛的初衷好像和当初队里面的某人有点相似啊,这两家伙在一起肯定有共同语言。

    想到这里,刘子浪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到刘子浪忽然发笑,陈志飞和冉茂佟对视了一眼,也是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一旁的蒲太壮已经在催促几人快点准备进游戏,几人倒是没有就这个问题深究,很快开始了下一把。

    ......

    然而在接下来的游戏中,刘子浪倒是发挥得中规中矩,甚至有点朝着“盒子精”的趋势发展了。

    一把刘子浪落地刚进门,被一个人拿着手枪追了三个房子点死。

    一把几人商量落地抢车,去远点的地方。

    结果没抢过人家,刘子浪和冉茂佟两人直接被撞死。

    还有一把比较奇葩,几人踌躇满志地跳机场想要刚一波,结果跳高架的刘子浪挂在了上面,落地直接摔死...

    一下午打下来,陈志飞等人完全收回了对刘子浪先前的看法。

    冉茂佟更是痛骂那个吴宇“有眼不识人”,拉个“盒子精”进队。

    至于刘子浪本人,倒是玩得津津有味的.

    一下午玩下来,他也发现了这游戏原来除了杀人刚枪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乐趣。

    比如说...跳伞。

    ......

    “浪子,你真不跟我们一起去?”

    晚上,一家大盘鸡店的门口,陈志飞看到打车要回家的刘子浪,忍不住开口问道。

    刘子浪挠了挠头,“真不好意思,我晚上必须得回家,有事呢。”

    “嘿嘿嘿。”冉茂佟一把搭上陈志飞的肩膀,挤眉弄眼地说地说道,“老大你就别操心这些了,二哥肯定有‘正事’要做。”

    陈志飞点了点头,拉长语气“哦”了一声,然后挥手道,“有正事啊,那就不耽搁你了,快回去吧。”

    这两人一个明骚,一个暗贱。

    说完后,便就勾肩搭背地在那“嘿嘿嘿”了起来,看得已经上车的刘子浪顿时有种想要下来抽人的冲动。

    “有啥正事啊?”这时,嘴里叼着烟的蒲太壮插了一句。

    “呃,这个...不太好说,三哥我们赶紧进去吃饭吧,我都饿死了。”

    对于这样蒲太壮这样的‘老实人’还是不太好解释的,两人迅速转移话题搪塞过去。

    ......

    刘子浪倒是没有骗人,他之所以不和几人一起吃饭,是真的有事。

    刚一回到家,他便就在冰箱里翻箱倒柜的搜出面条鸡蛋和一些蔬菜,系上围裙走进了厨房。

    下午在玩游戏的时候,刘子浪收到了两条短信,是老爹刘毅刚发来的。

    “又死哪玩去了?赶紧滚回家!”

    “晚上家政阿姨请假了,你负责给你妹妹做好饭”

    不得不说,老爹刘毅刚发的短信还是在“简单易懂”的同时又“意蕴丰富”的。

    第一条咋看简单,但却充满了刘毅刚对于下午来时刘子浪不在家的不满。“滚回家”三字更是饱含暴力的威胁!

    第二条短信则是第一条的延伸,告诉了他暴力威胁的具体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面对着家里政策经济一手抓,同时还掌控“绝对武力”的老爹,刘子浪可不就得屁颠颠地赶紧回来。

    ......

    在厨房捣鼓了一阵子,最后倒点酱油撒上点葱花,两碗“欧尼酱牌”爱心面条便就出锅了。

    端上桌子后,刘子浪去厨房洗了下手,顺便脱下围裙,然后来到张小桐的房门前准备叫她吃饭。

    谁知手还没靠在门上,里面忽然传来一阵“蹬蹬蹬”的脚跟和地板接触的声音,偶尔还有一阵节奏听上去挺欢快的音乐传来。

    这是在干啥?

    刘子浪心中疑惑,不自觉地俯下身子,将耳朵贴近房门,想要听得更清楚一些。

    谁知他耳朵还来得及靠近门上,房间里的音乐忽然一停。

    坏了!

    刘子浪的身子还没直起,房门便就“吱呀”一声开了。

    穿着一身棕色连体树袋熊睡衣的张小桐出现在了门口,一脸狐疑地看着佝着身子,略显猥琐的刘子浪。

    “哈...那个啥...”

    刘子浪‘唰’的一下直起身子,眼睛一转,转身指着桌子挤出笑容道,“我...来叫你吃饭。”

    听到刘子浪的话,张小桐眨巴着大眼睛看了他几眼,视线挪动又看了眼桌子上的两碗面。

    随后“砰”的一声...

    门被关上了!

    ......

    握...

    了个草?

    这一刻,刘子浪愤怒了!

    劳资连大盘鸡都没吃,回来给你下面,你居然这种态度!

    不行,今天这事非得给你整的明明白白的!

    满腔欲火..不对,是怒火的刘子浪抬起手,正准备砸门。

    “吱呀”一声,门再次开了。

    张小桐手里拿着手机,有些奇怪地看了眼举着手的刘子浪,随后垂下眼睑,绕过他,朝着客厅的桌子走去。

    刘子浪愣了一下,看到张小桐手里的手机,才反应过来这丫头可能是转身去拿手机了。

    问题是拿个手机你还关门,这到底是有多不信任我这个哥哥啊!

    霎时间,刘子浪又是一阵牙疼...

    ......